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夜百小说网
精品小说推荐网

《琉霞瓷生》小说阅读网

《琉霞瓷生》小说简介:看穿越后的孤女如何从玩泥巴的变成天梁朝第一所陶瓷学院山长,看前世的状元郎如何成为这世的大将军,三包子:这不就是我阿爹阿娘的故事吗?

《琉霞瓷生》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零八章 茶艺表演(今日上架,五更,第一更)

    唐芯袅袅转身进入后台,她原本走路风风火火,可现在心上人就坐下面,又穿着这么淑女的衣服,整个人风格完全不同,走路姿势都不一样了因此很吸引众人目光,尤其是七皇子慕容庭,灼热的眼光一直追随着她。只见她不一会儿就提着一个漂亮的包缓缓走到台中央正对着众人站定,身后几个侍女搬椅的挪桌的捧茶具的有条不紊,动作迅速利落,很快就在台上摆好一切。

    站在台下的众人听到古琴声起,都安静下来,坐在空椅上,好奇地望着台上的唐芯,尤其是坐在第一排的七皇子慕容庭,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唐芯,微风扶过她的裙摆竟然让这位俏皮女子美若天仙,仿佛一朵白莲花缓缓盛开在荷池碧浪之中,慕容庭低眉掩住及眼的惊艳,开始筹划怎么让父皇应允这桩婚事。

    唐芯轻松随意优雅入坐,从那个漂亮的包中取出茶盒郑重的放在矮桌左边上,将茶具一一摆放整齐,古琴停顿一会儿,众人皆静下来,落针可闻,一阵悠扬的《高山流水》随之传出。旋律时隐时现,犹见高山之巅,云雾缭绕,飘忽无定。

    随着琴声响起,唐芯双手翩飞舞动,手舞衬着精致的小脸得宜的笑容无比的圣洁美丽。随着翻飞的手舞,后面有一道清爽柔和的声音悠然传出:“茶艺表演!”

    唐芯的动作缓而不慢,素手执起一件小东西,后面那声音仿佛长了眼睛看着这一切:“茶则,由茶罐中取茶置入茶壶的用具。”

    原本顾春衣是想让唐芯自己解说,但由于时间紧迫,唐芯又是第一次接触茶道,她一分心就手忙脚乱,加上她声音活泼有力,和柔和的曲调不太适合。顾春衣只好让冬梅边弹琴边解说,并教她们取巧办法,就是冬梅弹到哪个音节唐芯做什么事冬梅解说,这样肢解的结果反而无须两个人练习配合默契,只需要练习几遍知道在哪个音节做什么事,立码就有双簧的味道了。

    这个时代没有相声,也没人演双簧,而且京城勋贵名流都知道开国侯儿子沉稳,女儿活泼单纯,而今唐芯显示了另一面,自然水涨船高。何况这又是新的众人未见过也闻所未闻的表演,一下子吸引了台下所有人的目光。

    唐芯随即放回原位动作一转执起另外一件,微笑依旧:“茶匙,将茶叶由茶则拨入茶壶的器具。”

    ......

    唐芯双手舞动,换一件物品后台介绍一件,看着女孩的双手舞动就好像在欣赏一件绝美的艺术品。台下的人这才知道那些物件是做什么用的,尤其是介绍到茶具时,琴声急变,清澈的泛音,活泼的节奏,息心静听,愉悦之情油然而生。声音也适时响起:“血玉鲤鱼化龙茶壶,为祝贺宋锦瑜少爷考中状元特地烧制。”

    “哇,真是精工巧匠,你看看,那鲤鱼的肚子刚好是茶壶肚,嘴是茶嘴,两叉尾鳍稍微接触成了茶柄,妙妙妙呀,这设计这想法比你那个满京城寻找的瞎子不遑多让吧?”角落边一五十左右的男子翘着二郎腿,慵懒地问旁边一个须发全白的老头。

    如果那个卖春桔的贩者在这里,肯定拨腿就走,因为这个须发全白的老头三不五时地缠着他要买那对联。

    “哼,这算什么,你没听卖桔子的老板说了吗?那姑娘眼睛看不见,而且年纪很小,谁知道这个人多大了,而且我问问你,不是说鲤鱼跃龙门化龙吗?那龙在哪里?还有那茶盖上那手抓的那圆圆的一粒,是什么鬼?水珠还是珍珠?”

    须发全白的老者看了一会儿,心里不得不承认这茶壶设计和工艺的确是一件艺术品,但因他最近这段时间全京城几乎翻了一遍,却找不到写书法的那位姑娘,正浑身充满怨念,早上睡意正浓时却被逍遥王爷硬拉着过来参加什么文武状元答谢宴,文武状元是什么东西,他表示不知道,京城谁都知道,他连皇帝都不用跪的人,怎么会屈尊纡贵主动来看一个刚入官场的新官蛋子。因此嘴硬梗着脖子吹毛求疵。

    “这你就没体会到这茶壶的精髓呀,要是真敢雕了龙,那就僭越了,这状元,不用去兵部报到,直接去诏狱报到了。再说了,你仔细瞧瞧,那鲤鱼嘴已经不完全是鲤鱼的嘴,已经有点龙嘴的形状了,最关键的是壶盖上你说的圆圆的那粒,就是龙珠,鲤鱼只有跃过龙门有了龙珠才说明化龙成功呀。”

    逍遥王爷耐心解释,包神医有的好东西一般都是民间淘的,见识比不上他,而他当时放下皇位后,父皇和皇兄为了补偿他,国库里的好东西任他选,就是现在的皇帝侄儿,一有好东西也习惯孝敬他。加上这几十年他的正事除了玩就玩,他的眼睛见过太多好东西了,象开过光一样,见识自然比包神医高。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要是顾春衣此刻听了,也只有一句话:“知我者也逍遥王爷也。”

    “那茶杯为什么画桃花瓣?”包神医不服气,反问道。

    比起茶壶的繁杂华丽,茶杯就朴素许多,只简单勾画一枝桃花。

    “说你见识比不上你大哥你还不信,要是你大哥在,一眼就看出来了。”逍遥王爷失笑,也不再解释,出口吟:““象曰”游鱼戏水被网惊,跳过龙门身化龙,三尺杨柳垂金线,万朵桃花显你能。”

    包神医一听恍然大悟,他不是不懂,而是一时没想起来,原来这一副茶壶是根据泽地萃:鲤鱼变龙之卦而设计的,萃者升聚也,万物萃聚,故有鲤鱼化龙之象也。夫鲤鱼化龙者,乃是一个鲤鱼被网惊走,游至龙门之下,急忙跳跃而过,身化成龙,占此卦者,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之兆也。班超应试不中,投笔于地,曾占此卦,弃文就武,后得万里赴候,即应了鲤鱼化龙之卦。

    知道了其中奥妙,再一看,就觉得这茶具整套设计浑然天成,有说不出的韵味。四周听到他们二人谈话再看茶具就懂得,就象现代风景人文,如果没有导游的解说,很多人都不明白观赏的价值在哪。

第一百零九章 茶艺表演(二更)

    来参观的众人第一次见到此类表演,无不觉得惊奇,有人开始揣摩起来,也有一些豪饮人士刚才嫌茶杯小,无法牛饮,现在才知道原来饮茶还有这么多门道,一举一动有说不出的风雅,即使不知道那泡茶的水为什么与众不同,至少知道通过闻香、观色、品味体会到饮茶的乐趣。

    只有唐博远眼神跟着顾春衣转,好像粘在她身上一样:“你不值勤过来作什么,有什么事情?”

    他早就看过顾春衣示范几遍,在他眼中,妹妹这表演虽然成功,可还是及不上顾春衣的百分之八十。

    顾春衣本来就不想出风头,即使她不是盲人也不想出这个风头,她个性喜静,不爱应酬。而刚好,唐芯想成为七皇子妃,需要这风头吸引七皇子和京城人士,两人一拍即合,由唐芯来表演是最好的。

    连雨泽嘿嘿一笑:“今天哪里也不会有这里重要,全京城的达官贵人都在这里呢,听说皇上等下也会微服前来。”

    唐博远嗯哼了一声,没有多大的反应。

    连雨泽顺着他眼光看去,无语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不就是一个小瞎子吗?有什么好的?天天看着你也不腻啊,一刻都不愿意放过?要不要这样如胶似漆的?”

    唐博远叹了一口气,垂眸安静,好半天才说:“你觉得,她不好吗?”

    连雨泽怔了怔,这什么情况:“我又不熟悉她,怎么会知道好不好的。刚才进来听说这些都是她布置的,一个小瞎子能做到这些,倒是挺厉害的。”

    唐博远点了点头,有点茫然的眼睛瞬间发亮:“你也这么觉得的?她是真的很厉害,画画厉害,陶艺也厉害,你没看过她的作品,充满灵气,性格也好,被人推下悬崖双目失明都不自暴自弃,她真的……找不到什么缺点,比起你妹妹,或我的妹妹,甚至我们认识的女子中,没有人能比得上她,别的不说,天下有几人忽然双目失明能做到这样吗?”

    连雨泽看着顾春衣,小丫头一枚,要胸没胸要腰没腰的,根本就是一个没发育的小孩子,至于脸蛋,蒙着一块大白布能看出什么,即使有几分姿色也没用,一个瞎女而已,真不知道唐博远的眼光怎么如此奇葩。

    他纳闷地看着唐博远:“你是欣赏她还是真的喜欢她呢?要知道,我们认识的女子都有家庭可以依靠,自然不需要象她那样,而且这世上的,几个人不努力呢?别的不说,就是我们这些勋贵子弟,不也是挣扎地活着......”

    唐博远看着连雨泽,星眸微闪:“她给我的感觉真的不一样,你会心疼田间劳作的女子吗?或街上负重的少女?我不会,可我每次看到她,有说不出的心疼……”

    连雨泽轻笑出声,唐博远是把怜悯当成喜欢吧,不过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哪会纯粹就喜欢上呢,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男人最容易的就是由怜生爱,只是这种感情能维持多久呢?

    他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这种事讨论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情不知所起,不知所终。他转移了话题:“刚才在那个小瞎子旁边的男子就是今年的文武状元宋锦瑜吧,他和顾春衣很熟?”

    刚才他可是观察许久,发现宋锦瑜看唐博远的戒备眼神完全就是情敌的模样。没想到,这小瞎子还挺热门的。

    “什么小瞎子,她只是暂时失明,你别乱叫,要是她听到了会伤心的。“唐博远不满地说。

    ”他们合建一个山庄,又有合伙生意。”唐博远不确定的问道:“你也认为春衣对他是不同的吗?他们……我还有机会吗?”

    连雨泽眯下眼,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唐博远,京城最吸引女子的唐博远,十八岁就从三品的北镇司抚使,对女人永远淡淡的唐博远,竟然有如此不自信的时候?

    男人的感觉,顾春衣绝对对宋锦瑜是不同的,虽然他们现在看上去淡淡的。但要不要打击自己的兄弟?万一有机会呢?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人,何况这是唐博远第一次明白地说喜欢一个女子吧。

    “那又怎么样?如果没机会难道你会放弃吗?”连雨泽看唐博远一直跟随着顾春衣的眼神,紧盯着,就象狼看上肉一样,便试探地问。

    “当然.......不会。”唐博远握紧拳头:“春衣看似性情温良,芊芊文弱,实则坚强疏离,不想被人勉强也不想让人注意,更不想连累任何人,连她的婢女她都很少叫动,但一个人哪里不需要关心?尤其她年纪那么小,又是一个孤女。只是得按照她能接受的,自然地循序渐进地照顾,宋锦瑜心思不细腻,别的不说,这次春衣失明后他根本没有亲手照顾过她,他和春衣不合适。”

    说着突然突然回过神来,“你刚才说什么?皇上也要来?为什么要来?那你还不去盯紧点?”

    这算什么?你自己盯美人却叫我盯皇上,连雨泽心里哀怨,却不敢反驳,只好摸了摸鼻子,拿起旁边一块点心扔在嘴里。悻悻离去。

    唐博远离开一会儿,宋锦瑜从不远处的树后面闪身而出,一脸的震惊和若有所思......

    宋锦瑜即使经历过两世,前世也只有十八岁就入狱了,即使有两个老婆,也很少在一起,而且原本也是她们主动贴上,所以他脑中也的确没有追求女人的想法,即使没有因为家世,就是他个人外表、能力他也一直认为他足以匹配任何女人,前世还有一个九公主哭着喊着要嫁给他呢。

    至于说照顾,他有钱,也有婢女、小厮,买下冯妈妈和四婢就是要照顾顾春衣的,可原来,这个照顾和他个人照顾在别人看来是不一样的,也是,这怎么会一样呢,顾春衣对他而言,任何语言、行为都是不同的,所以,别人的照顾和他照顾怎么会一样呢。

    此刻他很感激唐博远,他一直认为他和顾春衣的感情不深一是因为顾春衣年纪太小,二是她不懂风情,可现在他才知道,自己何尝懂得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夜百小说网 ,回复书名 ,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帮您找到您想看的小说找小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