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夜百小说网
精品小说推荐网

重生之嫡女上位(含恨而死的她以为这辈子就全心全意报仇了,没想到还能遇到个他)免费全本小说

《重生之嫡女上位》小说简介:兄嫂惨死、家族灭亡、所有的亲近之人接二连三的死去,这些原来都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为之,她在她生前的最后一刻才知所有的一切是拜谁所赐。  重生醒来,竟然回到要嫁给他的那一年。

重生之嫡女上位(含恨而死的她以为这辈子就全心全意报仇了,没想到还能遇到个他)免费全本小说


 第一章  痛苦的回忆

    “谨非,你亲自帮我端药过来,谢……咳咳……谢……”躺在床上的沈宛新,看到严谨非端着药推开门。她费力的爬起身,苍白的脸上费尽全力扯出一丝笑容。要知道她已经有三个月没见到过自己的相公了。

    原本灵气的眼睛,因为久病缠身眼眶凹陷,双眸无神;曾经挺翘的鼻子,因为双颊无肉显得更加的突出;小巧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尖尖的下巴越发的尖耸。

    “宛新,你的药,被我倒了……”严谨非把药碗端平在沈宛新的眼前,慢慢举高,倾斜下去,一碗药完完全全倒在点燃的熏香上,俊俏的脸毫无表情。

    “你,你为什么……大夫说,今天的药……”

    “对,大夫说今天的药特别重要,所以我才要倒了它!沈宛新,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严谨非伸手捏住沈宛新小巧的下巴,迫使她不得不抬起头。

    “我听不懂你在……咳咳……说什么”

    “听不懂?我已经明示暗示你多少次,而你,依然顽固不灵!”

    “谨非,你在说什么?”

    严谨非用力甩开她的下巴,使得宛新瘦弱的身子哐的一声撞到身后的墙。巨大的疼痛袭来,宛新忍住痛,奋力的想要起身,无奈柔弱的身子无法支撑起她的重量。

    一丝腥甜从胃涌到口腔,并开始止不住的咳,宛新伸手捂住嘴。待咳声结束,她摊开手掌,鲜红的鲜血染红了整个掌心。

    严谨非看着嘴角,手心均沾满鲜血的沈宛新,双眸没有一丝感情,“沈宛新你不觉得你很多余么?。”

    “严谨非,你什么意思?”宛新伸手抓住严谨非的衣襟,因为久病越发纤细的胳膊显得苍白的毫无血色。

    “什么意思?你就是我的绊脚石,我已经给过你太多次机会。我说抬你的嫡妹为平妻,你不同意。你根本不识抬举,除掉你也是我无奈之法。沈宛新,你不要恨我,要恨就恨你自己!”

    说罢,严谨非狠狠地抓住宛新的胳膊,宛新因为吃痛,贝齿咬住下唇,她昂起头与眼前的男人对视;炽热的目光像是要把对方看穿,看他是一个怎样的恶魔。

    这时门外施施然走进一位女子,身穿一袭水绿底绣翠竹的月华裙,一张肤光胜雪的娇艳脸庞,正在低头看着她“姐姐,你怎么吐血了?”

    “沈如菲,原来是你!”

    “姐姐,你现在才明白是我么?”沈如菲歪头轻轻依靠在严谨非的肩上“姐姐,你说你是蠢?还是天真?谨非要的是什么你到现在也不明白,你的存在只会让他成为同僚的笑柄。只有我可以祝他在仕途一臂之力。姐姐,你说你是不是应该让位呢?”

    沈宛新突然笑了起来,她平时的笑是温柔,现在她的笑狰狞的像个巫婆,自己最亲近的人同时背叛了自己。她笑自己的愚蠢,笑自己相信的爱情。

    “姐姐,你也不是完全没有为谨非出力的。”如菲鲜红欲滴的双唇说出让宛新彻底崩溃的一句话,“你的女儿——萱儿,已经许配给三王爷了。”

    “什么?不!为什么!她才八岁!”宛新不相信这个事情,她失控的摔下了床,爬到严谨非身边拼命拉住他裤腿,“为什么,为什么璇儿是你的女儿啊!”

    “我的好嫡姐,她并不是谨非的女儿,她只是严家名义上的女儿,顶着严家嫡女的名头,就要为严家出一份力,不是么?我相信三王爷会好好疼爱我的外甥女的。”

    “啊……”宛新撕心裂肺的嚎叫起来,像一只失去了幼崽的猛兽,三王爷的恶好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他府邸消失的女孩不计其数,萱儿必将被蹂躏致死。

    “求求你们,不要这么对待萱儿,求求你们!我同意如菲做平妻,甚至你可以休了我,只要别让我的萱儿嫁给三王爷。”宛新一边抓着严谨非的裤腿,一边磕头,她头发蓬乱,声泪俱下的给这个曾经的枕边人磕着头。

    严谨非大力的甩开宛新的胳膊,嫌弃的看这被扯皱了的裤腿,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睥睨的神色说:“晚了,昨天萱儿已经被三王爷迎娶进门,你身体不适就没有通知你。”说罢,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门。

    看着远去的相公,沈宛新一口鲜血喷出口腔,染红一地石砖,她无力的瘫在地上。回想起这一生所受的折磨与委屈,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宛新凄惨的趴在地上,她痛恨自己,萱儿是哥哥的女儿,哥嫂临死前把萱儿托付给她养大,宛新便收了萱儿为自己的女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落入火坑却无能为力,她是全天下最失败的母亲。

    “嫡姐,你不要在装出这种可怜兮兮的模样”沈如菲长叹一口气,不屑地说道。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沈宛新抬起头,绝望的看着自己最相信的嫡妹。“你说你不想嫁给旁人,我都同意你嫁入严府,而你……”

    “而我?”沈如菲缓缓蹲下身子与她平视,并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纸包慢悠悠的打开。“姐姐,你的一生真的是一个笑话啊,你我姐妹一场,妹妹不忍看你被病痛折磨,还有你这个病不是病,而是中毒。而这一切你猜是谁指使的呢?”说罢,如菲捏住宛新的下强迫她张开嘴,把致命的毒药倒了进去。

    宛新在听到自己是中毒时已经放弃了反抗,她像个没有生命的木偶一样,慢慢吞下塞入口中的毒药。

    她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结束,可笑的是,她不知道为何曾经相公怎么就变成一个要她性命的魔鬼。难道自己身边离奇事情的发生,至亲挚友的离别,自己所蒙受的冤屈都与严谨非有关?

    “如菲,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我的娘亲、哥哥……”因为药效发作,宛新的口鼻甚至眼中开始缓缓流出鲜血,像是一个从地狱归来的恶鬼之态。

    “姐姐,你终于聪明了一回。”如菲看到满脸鲜血的犹如恶魔般的宛新,心底不由得一惊,她不敢再往下看,衣袖一摆逃出房门。

    随着药效的发作,宛新的神经渐渐麻痹,她不甘,她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空洞无神的眼睛盯着房顶。她不想就这么死去,她要报仇,她所受的痛苦都要成倍的还给加害她的人。如果能让她报仇,哪怕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她也甘愿。

    如果能再来一回,她必将不再是那个以夫为天的沈宛新!

第二章 前世过往

    三月是初春的季节,万物复苏,北梁荒芜的大地终于有些许绿色冒出,在这个乍暖还寒日子。沈宛新突然高烧不退,远近几十里地的大夫通通束手无策,每个都是背着药箱摇着头离开。

    就在沈宛新高烧的第十日,她奇迹般的退烧了。清醒过来的她,很奇怪自己怎么没有走在黄泉路,而是躺在一个很破旧的木床上。她睁眼看到身边丫鬟明月、夏天欣喜的表情,她疑惑的伸手摸向明月,眼泪刷的一下子流了出来。她的明月还活着,“小姐,你终于醒了,可急死我了。小姐,你怎么哭了?”明月攥着宛新的手,掏出手帕给她拭泪。

    冷静下来的宛新,询问明月如今的年月,明月全当小姐发烧烧糊涂了,宛新惊喜的发现,自己重生了,回到还未嫁给严谨非的年纪,离回沈府还有半年。今年的她十四岁,还未及笄。

    她心中暗暗的窃喜,这是老天听到她的心声,给她重来一世的机会,她一定抓紧这次机会,让所有伤害她的人都付出血的代价!

    沈宛新虽然身为沈府的嫡女,在自己出生的当日,母亲冷氏难产过世。二姨娘在当天也生了一女便是沈如菲。因正房冷氏突然离世,沈老爷便抬了二姨娘柳氏为当家主母。

    沈老爷第一次当爹,所以姐妹俩在沈府可以说是呼风唤雨,一呼百应。在沈宛新长到四岁之前,她都是无忧无虑的生活,不仅有奶妈、丫鬟、父亲、柳氏的疼爱。宛新的性格比较乖巧安静,而且聪明伶俐,三岁的时候就像模像样的跟着府上的刺绣丫鬟学习刺绣,虽然经常两双肉嘟嘟的小手都被扎出血,宛新也从不哭喊。

    这一切就在宛新五岁生日那天打破了,那天沈老爷照旧给一对女儿办生日宴,宴席中柳氏,邀请了一个道士赴宴。这位不知哪里来的道士看到沈宛新和沈如菲就大叫不妙。

    有模有样的拿出摇铃,并掐指一算,脸色大变:“沈老爷,你府上这四年有无亲人离去,钱财损失?”

    沈老爷听到道士此番言论低头开始沉思,“无量天尊,这位道长怎知我沈府这四年有这些事情发生?不瞒道长,我的娘亲在四年前因病去世,而后又发生水灾虫灾,导致我的粮田产粮只有往年的三成,上缴税项之后,只剩下不到一成。这几年我沈府自己的粮食都不够吃,还要外买啊。”

    “这就对了,你的命中不得有八字相同儿女的出现,如果有了,从此你诸事不顺!”

    “啊?”沈老爷看向一旁玩耍的女儿“道长,我该如何化解呢?”

    “沈老爷,你这个可不好化解啊,双生儿必须少一个,方能顺遂。”道士缕着自己的胡子,慢悠悠的说。

    “少一个?这两个娃娃活蹦乱跳的,那不成道长让我杀掉一个?这万万不可!不可!”沈老爷虽然爱钱自私,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对自己亲生骨肉下手,他也是狠不下心的。

    “沈老爷多虑了,贫道怎能出如此狠毒的主意?出家人乃慈悲为怀。沈老爷送走一个女儿便是,送到离府中至少50里远的距离。找个院子让小姐好生生活,今生不在踏入沈家半步方可。此女的生活也不要跟沈家有任何牵扯,否则不算送走,而沈府的劫数还要继续。”

    “多谢道长赐教!救我沈府命运!”沈老爷在原地深深地鞠躬拜谢无名道士。

    还在不远处与玩耍的沈宛新,并不知道她的命运就因为一个道士的几句话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二姨娘是沈老爷心头爱,不停的给沈老爷吹枕头风。沈宛新便以沈家嫡女应照料妹妹以及整个家族为由,被自己的亲爹赶到乡下。她在这个乡下小院与丫鬟明月、夏天独居十年,期间没有人对她有过过问,仿佛沈家的大小姐已经死了。京城中众人只知沈二小姐,并未有人记得沈家大小姐。

    现在想来,自己被赶出沈府可能也是一个阴谋。

    严府是京城中响当当的镖局世家,严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曾闯荡江湖,如今年事已高,早已退隐江湖已久,但江湖上依旧流传着他的故事。正是因为如此,无论是山贼还是草寇都对严家的镖队给三分薄面,严家镖局的生意也是最做越大。

    严家大少爷严谨非,子承父业接管了镖局生意。在严谨非的管理下,镖局生意没有任何退步反而比严老爷管理的时候更加蒸蒸日上。

    严谨非不仅有经营生意的才华,长相也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京城中不少的小姐都心系与他,沈府是水运世家垄断京城水运,俩家强强联手决定联姻。

    沈如菲和严谨非的庚帖早在两年前就做了交换,准备沈如菲及笄之后便嫁入严府。谁曾想,严谨非在一次押镖途中中了埋伏,奄奄一息,远近的大夫都束手无策。得知严家大少爷命不久矣,沈如菲哭哭啼啼的要退婚,口口声声说不想过门便成寡妇。沈老爷心疼二小姐,但严家也是得罪不起的,这时柳氏提醒沈老爷还有个大女儿在乡下院子。既然大女儿跟沈如菲的生辰八字相同,并且也是嫡女的身份,嫁入严府也未尝不可。

    上一世的沈宛新便因此回到了沈府,代替沈如菲嫁入严家,可曾想没过半年,严谨非神奇的痊愈。因在生死线走过一遭,从此不再押镖,弃武从文,没曾想在殿试中考中探花之位,被当今圣上封为三品郎中,随即被当今二皇子青睐,成为二皇子非常信任的幕僚。

    沈如菲见此,懊悔当时为何没有嫁入严府,成为当朝探花郎诰命夫人。家宴中,沈如菲告知严谨非,原本嫁入严府的应是自己,而长姐欺她弱小,夺她姻缘。沈如菲最擅长楚楚可怜之态,严谨非不疑有他,从此对沈宛新心生隔阂。

    沈如菲使劲浑身解术助力,设计爬上严谨非床榻,祥装可怜,假意轻生保全严谨非的名誉。并制造怀孕的假象,在与沈宛新独处之时摔落楼梯,并且小产。

    从此严谨非对沈宛新深恶痛绝,在旁人面前奚落她,并且决定娶沈如菲过门,抬为平妻。沈宛新沦为京城中最大的笑柄。京城中有很多关于她的传闻,夺人姻缘,害人子嗣,妒妇毒妻都成为沈宛新的代名词。

    在她跟自己的相公诉说这一切的时候,严谨非不带感情的跟她说:娶她只是为了家族的生意,以及自己的仕途顺利。

    宛新不敢相信,自己深爱的男人对她竟没有一丝一毫的爱。直到她被亲妹下毒,命丧黄泉的那一刻,她才真正认识到,这个男人对她没有爱,有的只是利用,沈如菲的所作所为,严谨非不但没有阻拦,反而推波助澜。

    既然老天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必当不辜负老天,势必血洗所有的仇人!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夜百小说网 ,回复书名 ,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帮您找到您想看的小说找小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