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夜百小说网
精品小说推荐网

《兽世萌宠:原始老公,不像话!》免费全本小说全文阅读

《兽世萌宠:原始老公,不像话!》小说简介:南陵一朝醒来,却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小白团子,来到了一个奇异的地方,这里的人却是动物变的。她神秘的血统给她惹了很多麻烦,总有妖怪要吃她。

《兽世萌宠:原始老公,不像话!》免费全本小说全文阅读


 第一章离奇世界

    南陵头晕乎乎的醒来,缓缓睁开眼,眼前是是如海一般的蓝天,澄澈空明。

    好美!南陵叹息,什么时候,这个被污染的不成样子的地球居然还有如此美景?

    南陵准备抬手擦擦眼,好仔细欣赏一番。

    一只白色的小爪子映入眼帘,诶?这是谁的?好漂亮的爪子,白色的细毛,看起来软软的,如玉色温润晶莹,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光,随风而微微起伏,荡起光圈似的斑斓。

    锋利的爪子藏在白毛下,红色如血,红色浓郁,一丝亮光也透不进去,与白色形成鲜明的对比,那根根红爪坚硬如铁,爪尖似针般,轻轻一戳,就可以捅破皮肤。

    肉垫是玫红色的,软软的,梅花瓣,看着就像,就像一块漂亮的糕点。嗯,真想吃一口。

    用手揉了揉肚子,诶,等等,这个触感,毛绒绒的,圆滚滚的,好小啊!

    她不敢相信,准备起身,可是为什么起不来,她努力抬起了腰,眼睛瞥到什么,两眼瞪圆了!

    这是什么??

    她把爪子举起,短小粗壮,这爪子是她的?

    嗷呜~南陵一口咬上去,她忘了此刻她已经变了模样,牙齿自然也不可能是原来的样子了。

    好痛!南陵连忙把自己的爪子拿出来,白色的毛掉了些许,上面沁出了刺眼的红色血珠,把周围的白毛都染红了。

    南陵眼里生理性地冒出了眼泪,她不过轻轻咬了一口,怎么就流血了?

    她磨磨自己的牙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

    天啊,自己到底变成了什么样的怪物!

    前面有湖,南陵顾不得自己的爪子疼的要命,一瘸一拐地靠近湖面。

    碧水似青玉,清亮清亮的。南陵够着脑袋,向水里看。

    水面倒映出了一个白色的,圆滚滚的身子,全身的毛发光滑顺贴,跑起来时,似有水波在身上荡漾。

    身后居然有条长长的梅红色尾巴,毛绒绒的,此刻正小幅度地摇晃着。

    脑袋也是圆圆的,长了两个梅红色的耳朵,此刻微微动着,本能地留意着四周动静。眼睛大大的,圆碌碌的,是一双蓝色的眼睛,似天空一般澄澈,湿漉漉的,好像蕴着一片天。

    没有胡子,不是猫,张开了嘴,一看,怪不得只是轻轻一咬,爪子就流血,原来这牙口这么厉害,一颗一颗白色如玉,却锋利似箭,冷森森的。

    南陵瘫倒在湖边,脑子里已经乱了,她怎么了?不过是睡着了,怎么就来到这个鬼地方,还变成了一只四不像的动物。

    脑袋无力地耷拉着,怎么办?回不去,自己要以这个样子生活一辈子吗?不行,自己得好好思考下人生。

    不知道伤心地躺尸躺了多久,南陵肚子又叫了起来,她牙痒难耐,本能地把脑袋伏地,用牙咬扯着草地上的植株,狠狠地拽着。

    南陵脑子里却在尖叫,这不是她本意啊!这完全就是兽的本能,她不能被同化了!她的灵魂可是一个人类啊喂!

    脑子发出指令,艰难地阻止了这荒谬的举动。

    她得去找些吃的,不能就这样饿死了,虽然自己变成了动物,可是蝼蚁尚且偷生,自己也得努力活下去啊!

    这是个树木茂盛的森林,这里的草都有着一人高,树木简直就是遮天蔽日,树冠似伞,葱葱翠翠,在天际边撑开来,一颗连着一颗。

    南陵那小身子淹没在了草丛中,草丛形成了一个天然壁障,把危险拦在了外面,保护了南陵。

    这里的食肉动物绝对不少,仿佛就隐藏在暗处,寻找时机,一举捕获猎物来饱餐一顿。

    所以南陵不敢松懈,自己的小身子碰到了任何一个动物都毫无悬念地被秒杀,即使是只老鼠,也有可能,谁知道这里的老鼠会不会也变异,长成了牛鼠,况且她可不想和老鼠打交道。

    走了半天了,没找到一颗长有果子的树木,也没有看到一颗有果实的灌木丛,可是南陵喉咙火辣辣的,干的冒烟。

    这里的阳光太辣了,恨不得直接把人给烤成熟肉,给这里的动物一顿美餐。

    南陵累瘫了,不行,得找个阴凉处休息一会,这儿的温度比起撒哈拉沙漠白日的温度不遑多让。

    树木下通常都是阴凉的,南陵美美地蹦哒到一个靠近地面的树枝上,喟叹一声,挂在了树枝上,圆脑袋搁在树枝上,活像一块肥肥的嫩嫩的肉,忽略那条尾巴的话。

    先美美睡一觉,然后傍晚再去找吃的吧,南陵向来喜欢睡觉。

    浓密茂盛的丛林里,有着无数危险却又充满着机遇的地方,那些地方险中之险,都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

    浓林深处,一片紫色的昙花围着一个绿色的湖泊,像是守护,不让任何人和物靠近。

    一只大鸟企图越过湖泊上空,刚刚靠近昙花时,出现了变故。那些昙花似活物,从地上旋转而起,向大鸟飞去,一个闪现,大鸟不见,那朵昙花紫色变得更加深郁。落在地上,恢复成原样。

    “主子,幸好我们没有贸然过去,刚刚那只大鸟被花给吞了,那可是以速度著称的电鹏!”

    湖边站着两个人,噢,不对,是两条蛇,他们却有着人的上身。

    其中一个的蛇尾明显比另一条要大很多,粗壮很多,光滑的鳞片摩挲着,沙沙作响,在太阳下,紫色的鳞片闪耀着一轮一轮的紫色光圈,他的上半身裸露,肌肉光滑,一块一块泛着玉色光芒,精瘦有力,呼吸起伏间,鼓鼓的胸膛,肌肉张驰,蕴含着恐怖的力量。

    他的头发也是深紫色的,垂至腰间,柔顺如瀑。**般白嫩的皮肤,最显眼的,是一双紫色的眼睛,那双眼睛似揉碎了满天的星辰,闪耀至极,紫葡萄般的眼眸犀利,邪魅,轻轻一扫凛然的气势把人压的喘不过气,绚丽妩媚的眼睛里蕴含着致命的危险。

    嘴唇菱角分明,阴柔的勾着不屑的笑,“本座对于这些,什么时候怕过?即使受了伤,就凭这些花,也休想伤到我!那生息水,本座泡定了!”

    漫不经心的言语中,却充满着浓浓的杀意和不容轻犯的尊贵,那是王者的不屈的意志!

第二章突如其来的背叛

    另一条蛇通体绿色,绿的晶莹剔透,身子比紫色的蛇小许多,蛇尾轻摆,在地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上半身也裸露在外,白玉般的胸膛,绿色的长发,阴柔的面庞上,嫣红的唇,一双寻常阴翳的蛇眼,此刻更是微微眯起,蛇眼瞳孔竖起,带着诡异的恶毒。

    “嘶嘶”

    蛇信子吐出,带着点兴奋,这是迫不及待想要猎食前的信号。

    九尧看着眼前碍事的昙花,紫色的竖瞳聚成一条光线,微微眯起,蛇算计的本性显露,他正在观察周遭的地形,想找到一个更好的突破点,毕竟受了这么重的伤,不能强行动用能量。

    “主子,要怎么做?”

    阴翳男人吐了吐鲜红的信子,撇过头看着九尧。

    “你先把昙花的防御打破,开一个小口,剩下的交给本座。”

    九尧的眸子闪着莫测的光,看着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身子微微弓起,不动声色地做着防御状。

    阴翳男人走到昙花包围圈外,双手成爪,双尾试探地朝着昙花甩去。

    昙花在他的尾巴靠近的那一瞬间,离地而起,旋转上升,没有丝毫损伤,而空缺的那一片,新鲜的昙花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替代了原来的,又形成了一个紧密的包围圈,把他们拦在外面。

    “主子,是属下无能,帮不了您了。”

    阴翳男人摆动着双尾,游到九尧旁边,头低的很下,都可以搁在胸膛上了。

    九尧转过优雅的脖颈,看着他绿色的发顶,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他瞬间从心底深处升起了一丝危险。

    周遭有淡淡的杀气,九尧全身渐渐蔓延着寒气,化成了利刃,游走在血液里,刮的他生疼。

    他忍住了,不动声色地咽下了一口血沫。

    “那你再去试试。”他淡漠,却又不容拒绝地命令道。

    看着苍林不动,九尧冷笑,施展了血脉威压,这种威压是血脉里的,能够对低他一级的血脉造成杀伤力极大的威压,不管你是否愿意臣服,血脉都会让你为最尊贵的血统下跪!

    因此只有拥有最尊贵的血统的妖,才是王者。

    苍林闷哼一声,嘴角留下一行刺眼的血,缓缓抬起头,苍白的脸,殷红的唇勾起一抹诡异得意的笑。

    “你难道就没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里,有着密密的刺痛吗?”

    他艰难地抵抗着这股王者霸道的威压,一子一句地说道。

    九尧心坠入崖底,看着已经陷入半疯狂的心腹,心底涌上一股悲凉。

    作为无情无欲的动物,从小兄弟姐妹的尸体就告诉他,不能看重任何情意,因为那只会让你陷入深渊,被曾经的亲人兄弟咬死。

    这个以杀戮为主的世界,从来都只有通过杀戮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领地,美妖,奴隶。从来没有任何动物能够完全压抑他们的本性。而蛇是最无情的,他们可以一出生为了生存而吃掉自己的亲人,即使是亲生的幼崽,有时也会丧入父母的嘴里,他却可笑地心存希冀。

    心蓦然变得冰冷,如浸入寒潭,他闭上了眼,好像要阻断心里最后一丝情意,再睁开眼时,已是彻底的冰冷无情。

    “再给你一个机会,自尽吧,别让我动手。”

    苍林听到这句话,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你都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中了对于蛇类,最致命的至寒刃,有什么资本来对我叫嚣?”

    他强忍着血脉的逼迫,调动起全身的力量来抵抗。

    九尧看着他,眼里已经淡漠一片,只是眼底深处却有着背叛的痛苦羞辱。

    “你为何等到现在?几百年的机会,这期间,本座很少防备你,你为什么不动手?”

    苍林绿色的瞳孔一缩,兴奋即刻压住了那侵入骨髓的痛苦,本能地吐了吐信子,“不为什么,只是,现在……才是最好的机会……不是吗?不费丝毫力气。在你身边,潜伏这么些年,对于,对于我来说,你只是一,一块大肥肉,可以满足我的,咳咳……我的私欲的机会而已。你也从来,都没有……降低对我的防备,不是吗?”

    九尧眼里弥漫着嗜血,杀意裹着全身,眉宇间阴冷,嘴角勾起了不屑的笑。

    “你以为,本座会全意地信任你吗?即使是在本座最虚弱的时候,你也别想做梦地除掉本座。这么些年,你的所做所为,以为本座不知道?”

    苍林惊愕地盯着,似是不可思议,瞪大了绿色的瞳孔,激动地身子乱颤,可笑至极“怎么,怎么可能?你,你,为什么……为什么?”

    九尧嗤笑,“为什么会容忍你吗?那是因为本座太无聊了,终于出现了一个好玩的小家伙,本座可不想轻易地把他给弄死了!每次感觉像是猫抓老鼠一般,有趣极了!”

    苍林白玉色的脸涨得通红,自己被戏弄了几百年,还自以为是地把任何事都算计到了,都掌握在手心里,却没想到,这些动作全在一个早有准备的王者眼里。

    多么可笑,自己在别人施舍的生命中,费劲了心思,弄出这么些自以为是的厉害的把戏,被真正的王者当成一场打发时间的游戏,太可笑了,太愚蠢了!

    他看着对面那个长相妖孽至极的男人,心底泛着深深的无力与自卑,到底是蛇族里,有着恐怖天赋的强者。

    但,他不甘心,被戏弄了几百年,这个耻辱已经刻在了骨髓。就这样死了,他不甘心啊!他还有机会,九尧中了毒,受了伤,自己即便是以死,也要拉着他。

    “想和本座同归于尽?你还不够格!”

    “是吗?那就来试试吧!”苍林眼里疯狂肆虐,咬破信子,调动生命本源之力,斩退了自己所有的退路。绿发无风自动,全身绷的紧紧的,伺机给敌人致命一击。

    九尧早已蓄势待发,变回原型,身子弯成一条弓,如闪电一般弹跳向苍林。

    两条蛇扭在了一起,死死缠绕着对方,一条绿色,一条紫色,紫色的蛇身比绿色的要大,他全身的鳞片都鼓起,蕴藏着庞大的张力。

    两条蛇都努力地占尽上风,想要立起身子,咬碎对方的头部。

    九尧即使是王者,但是,他受了重伤,只能勉强坚持着,又重了对于蛇类来说致命的毒,血脉威压在这种激烈的厮杀中,已经分不出心思去调动能量了使用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夜百小说网 ,回复书名 ,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帮您找到您想看的小说找小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