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夜百小说网
精品小说推荐网

《贵女纪事》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贵女纪事》小说简介: 重活一世林清浅成了爹不疼娘不爱命带灾星的林府七姑娘。她已不是“她”!什么身世灾星云云的不找上她,也懒得管,只想吃好喝好活好,顺便做点小生意!再顺便捡个人或者狗回去也是可以的。奈何……东方玉貌似除了身子不好,什么都好!自从遇到她,看她发育,伴她成长慢慢成了他的正经事!腹黑中带点幼稚,吃起醋来猫狗都不放过!我的人生出现了bug,但你成了我生命里开的挂!

《贵女纪事》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第001章 初入林府

    “浅浅,醒醒,不能睡啊孩子”,是谁在黑暗中呼唤?

    醒来就到了这个壳子里,说得惊悚点那叫借尸还魂,说得时尚点得称穿越。

    林清浅这个名字是取自她母上大人喜欢的一句写梅的诗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还是林家拐着弯的老祖宗写的呢。

    没有想到的是,她现在这个壳子的主人也叫林清浅。

    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现在天龙皇朝睿皇二十三年,林清浅印象中它从没出现在中国历史上。

    林家兴起于江南,祖上也连着出现过太师、太傅等随王伴驾的能人,三代之后便不大争气,直到这一辈出了个二品大员和四品文官,这林氏一门才又兴旺起来。

    林清浅祖父早逝,是祖母一手拉扯大两个儿子,老大从军显少在家中;老人家也命苦,还没有怎么享清福就撒手人寰,现在小儿子林甫,已然是从四品的京官-翰林院侍读学士。

    而身子的主人是林府唯一的嫡女,差两月才到十四岁,排行第七,兄弟姐妹奇多原主都没有完全分清谁是谁,她爹光小妾就两个,上一世就是遭了类似小妾的道,现在倒好来到一个小妾横生的地。

    林清浅正惊魂未定之际,擦床椽的丫鬟便见着主子睁着的双眼,大叫一声:“啊,七姑娘醒了!”然后就跑开了。

    林清浅知道,她叫二丫,直性子,大大咧咧的,与那个叫大丫的丫鬟,都是从江南丰州外祖家带来的。

    “做什么大呼小叫的,仔细吵着姑娘。”说着便已到了床前,大丫喜极而泣道:“姑娘你可算醒了。”

    “大夫都说今日醒不过来便不会醒来了。”二丫又抢白道,被大丫剜了一眼才住嘴。

    “姑娘你别听她胡说。”又对二丫道:“还不去倒杯白水来。”

    林清浅虚弱道:“我这是怎么了?”

    大丫回道:“自打半月前姑娘来府中,便身子不适,前日起更是高热不退。”

    林清浅一分析,大概就是水土不和引起的,这样就要了人命?

    林清浅的性子与这壳子的主人委实不大同,本着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的原则,在情况不明之际,又说了一个字“饿。”

    只见大丫愣了一下,接过二丫递过来的青花瓷杯道:“奴婢知道姑娘你两日未进食了,先喝口水润润口吧!”

    喝了几口热水,林清浅感觉身子暖和了不少,然后又安稳的躺在黄花梨木月洞门架子床上,对着大红色的纱帐发呆。

    大丫业已安排二丫去厨房找些易于下咽的吃食来,而她自己则去禀报太太,临走时还吩咐外面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小丫头们不要吵闹。

    大约两刻钟后大丫回来,挤出些笑容来道:“太太知晓姑娘你醒来很是开心,便要来看你,可巧有婆来请太太示下,这会子却脱不开身,不过已着人去请郎中,让奴婢好好照顾姑娘。”

    哎,谁不知道这府里实际管家的人是那许姨娘,太太不过是担着管家的虚名,哪里又会婆子来请示?

    “晓得了。”大丫那表情似极为心疼,如果是原来的的身子主人这会是该伤心来着,可这已经换了芯子的林清浅倒没甚感觉,只是奇怪这母亲的态度。

    之后二丫才到门口,林清浅就闻到香气,大丫扶她起来倚床坐着,拿来一个如意双花团枕垫在背后,又放了个小几在床上,二丫才把托盘端了过来。

    还道是做了什么好吃的呢,结果是青菜瘦肉粥和两样小菜,不过现下也不宜吃那大鱼大肉的。

    吃饱后,林清浅觉得睡意袭来,便想着小憩片刻,别看她什么也没有做,光想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就很是伤神,还别说总是提心吊胆的。

    林清浅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梦里是她原来的世界,那时妈妈还在,她多想一直在梦里,却被惊醒,因为梦里出现了让她丧命的那杯牛奶和那个人。

    梦醒时汗水已湿透那的鬓发,没有人知道她有多害怕,害怕这个未知的世界,却还要故作镇定,在那个世界她也才二十一岁而已,连大学都还没有毕业。

    大丫的声音适时响起,打破了这一沉静,“姑娘可是做恶梦了?”

    “没……没有”。

    大丫问完也没有闲着,而是用巾子为她擦汗,林清浅还能感受到那巾子的温热。

    晚些时候,太太房里的一个丫鬟带着郎中前来为林清浅把了脉,又嘱咐了几句才离去。

    林清浅来这世上的第一天便安静的过去了。

    第二天她还是没能改掉懒床的习惯,那十多二十年养成的,哪能说改就立刻、马上能改,这才一天心情都没有能好好平复。

    可天还未大亮就被丫鬟叫醒,然后眯着眼任由两个丫鬟捣饬,好在都是手巧之人,精致的垂鬟分肖髻,月白色中衣,外罩一件绯红色绣白玉兰薄缎褙子,下头一条油绿百褶如意月裙才算打理妥当。

    正要走出院门时,遇到太太房里大丫头见了礼,言说:“彩萍这厢有礼了,太太体恤七姑娘,近来就不用去太太房里请安,待姑娘身子大好了再去。”

    林清浅心说太好了,又不能过露喜悦之色道:“此行本是去给母亲请安,虽是病中亦不可不行孝道,可经彩萍姐姐提醒,顿觉大为不妥。本在病中,此去没的把病气过给母亲和兄弟姐妹们就是我的罪过了。”

    又给大丫使了眼色,她会意拿出一个绣玉兰小钱袋塞与彩萍手中道:“这是我们姑娘的心意,姐姐且拿去买茶吃。”

    彩萍亦是再三推辞,林清浅观其颜色,并不是假意推让,道:“彩萍姐姐切莫推辞,只觉姐姐面热心善,又伺候母亲多时,见着便有亲近之意!望姐姐替我向母亲转达,不能在跟前伺候,也会日日在院里向她住处方向磕三个响头,尽尽孝道。”

    彩萍是个心思剔透之人,也不再扭捏,道:“七姑娘不必言谢,奴婢领了这份差事,自然是要尽本分,姑娘的心意想来太太也不会不知,奴就告退了。”

    “大丫,送送彩萍姐姐!”

    “是”

    林清浅退回院里,选了个干净光滑的地儿,屈膝跪下磕三个响头,二丫扶她起来的时候在耳边小声道:“姑娘这是何苦来哉?太太她又不知道你如此做了。”

    “古语有云‘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第002章 意外访客

    “奴婢听不明白”,这话差不多就那意思“姑娘你说人话。”

    大丫回来的时候,正听着这话茬子,也靠了过去,林清浅道:“就是说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一个人的所作所为最能体现她的本性。一个人只有将真诚置于心底,融于骨血,才能表里如一,言行一致,才能做到人前真诚,人后也真诚。”

    二丫听得似懂非懂,大丫倒是十分捧场,“咱们姑娘就是有学问。”

    林清浅的小尾巴也翘了起来,继而道:“如果假装真诚,总有一天会东窗事发,遭人唾弃。正如方才我按你的说法,不去做,被有心人发现,那我不成了两面三刀的小人了吗?二丫,你这是陷我于不孝,当然还有不义。”

    这帽子扣得,二丫骨头一软就跪了下去,连说“奴婢知错了!”

    真是头疼,她们怎么老是动不动就跪呢,林清浅瞄了眼那些彩萍都走了才来的院里做活的丫头们,伸手扶二丫起来,附在她耳边道:“以上仅供参考,不可全信,亦不可不信”之后抛出个明媚的笑容。

    转而又问大丫:“刚刚那钱袋子里是多少?”

    大丫一愣道:“一贯”

    这下轮到林清浅愣了,因为她对这里的钱没有概念,算了送都送了,多了也不能去要回来,又想到大丫二丫这名字委实朴实了些,但又不能直接点破道:“大丫二丫,你们认为彩萍这名字好听不?”

    二丫嘴快,道:“算不得多好听,不过总比我与姐姐的强多了,我们爹爹就是村里的庄稼汉子,识不得字,我们修了几世的福才能伺候姑娘,才能识得些字,要不姑娘赐个名儿。”

    “这样啊,让我想想”这诗经什么的可取的倒是多,好多都给别人取了,要不就草药名字吧,实用以少见,“要不大丫叫紫苏,二丫就叫青黛,怎么样?”

    “谢姑娘赐名儿!”她二人双双道,眼里尽是欢喜,又合力搬了个藤编躺椅来,主人坐定还殷勤的盖上锦烟薄毯。

    林清浅若有所思的望着天边刚冒头的太阳,心里想的是那个世界的林爸,不该与他斗气……太多不该了。

    她作梦都没有想到作为患有武侠小说癌晚期的自己,会被穿越这波泥石流淹埋,如果早知道就多看看穿越小说,也不至于现在无从下手,至少学些套路也好。

    既然有这样的机缘,至少要好好活着,定不能让前世的悲剧重演,没吃过猪肉还能没有见过猪跑吗?

    林清浅想得头疼,记忆本身就有限,且大多还与想要不对口,想想当然自己换学校换专业换兴趣班之类的频率,至少入乡随俗,模拟着原主的生活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她哪里明白以前无论在何处她都是做的自己,要做别人谈何容易?

    以前听室友们讨论穿越那些女主角都是什么公主郡主身份,当家主母都是厉害的角色嫡出小姐都是过好日子的料。

    怎么到了林清浅这里就变了个样,貌似母亲不但对子女淡漠,连那管家的权力都下放给姨娘,这个当家主母真是消极怠工,得减鸡腿!

    午饭后,林清浅又在原来的位置沐浴着阳光,眼见着眼睛那条缝儿要闭合,被一个温润的声音惊醒,“七妹妹可大好了?”

    林清浅转头一看,那人生得唇红齿白的,身穿缥色绣竹枝细缎衫,束以湖蓝丝绦,清新雅致间夹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这位是秦姨娘所生养在母亲屋里的四哥林清风,果真是人如其名,如沐春分,来得也无声无息,

    “七妹妹莫不是看得痴了吧?”

    林清浅才反应过来,不禁轻笑来遮掩方才的失态,又打趣道:“是呢,谁叫我四哥哥生得如此丰神俊逸呢,也不知道外面那些姑娘扔了多少手帕果子给你。”

    算起来前世自己还比他大六岁呢,这样装嫩真的好吗?转而又小声埋怨,“那些个丫鬟也不知道通传一声。”

    他倒也不脸红,只道:“不怪她们,是我不让的。昨日就该来探望你的,可母亲不许,怕我们吵着你,郎中回去后她才放下心来。”

    “真的?”她怎么有点不相信呢。

    “骗你做甚,母亲她对谁都如此,你别往心里去。”他为何要说这些,之前两人的交集也并不多啊。

    青黛搬来的如意高脚圆墩他也没有坐,只呷了两口茶,然后静静的打量她,眼神里流露出揣度。

    林清浅被看得心头发毛,一边想着自己是不是哪里露馅了,一边觉得这个哥哥有点邪性,便借用他方才的话问:“四哥哥莫不是也看得痴了?”

    许是没有想到她会把这话还给他,随之爽朗一笑,道:“八九不离十,不过我可不会夸你长得好。只是没有想到你这性子似变了个人似的!”

    果然还是被看出来了。

    “有什么不一样?”

    “现在成了伶牙利齿的丫头,虽然你来不久,为兄与你也有几面之缘,总是病恹恹的不多言不多语,被别的姐妹欺辱也只会退让。如若说她们是斗鸡,你就是病猫。”

    真不知道斗鸡和病猫的兄长能是个什么?

    “四哥真是体察入微,我算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人,稍微有点不同也正常吧?”

    “嗯,正常,我瞧着七妹妹精神头也好,不如去园子里走走?”

    他的提议,林清浅很是心动,又担心出去再被他抓住什么把柄,让她一个现代人怎么能一下就有古人的思维嘛。最后她的担心还是不及想放飞自我的心活跃。

    难怪之前青黛她们出去要很久才回来,这林府还真大,她所住的院子是府里西北角,那地方像个无毛的鸟屁屁,林清风还带她去看了院后面的那棵大榕树和桃树。

    据说那桃树是很久很久以前那位当过太傅的祖宗,在榕树下乘凉,吃桃子时吐的桃核,也不知道是不是林清风在诓她。

    出来之后有大片的空地,再往外走就类似园林,花园里姹紫嫣红、池塘里游鱼涌动,假山林立,亭台楼阁伫立。有几条通往东西两侧姐儿姨娘住处的路。

    多亏祖上在皇城根下得了这么好一块地,还多亏大伯父有皇上赐的府邸,不然林甫爹爹还得奋斗大半辈子才有可能,京都的地可不是有钱就能得的。

    林清浅二人从大道出来,外面是三进院落,还好它与现代的家比不算大,可也走得腿软。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夜百小说网 ,回复书名 ,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帮您找到您想看的小说找小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