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夜百小说网
精品小说推荐网

《婢女难惹:少爷请息怒》类似替嫁以后,小说推荐全文阅读

《婢女难惹:少爷请息怒》小说简介:这位少爷,您押什么?――押我自己。――赢了你能做什么?――娶你。――我输了呢?――以身相许。一次机遇流川与大小姐灵魂互换,替她嫁入冯家。面对不务正业,横行霸道的花心大少爷,她从容应对,一点一点走进他的世界……

《婢女难惹:少爷请息怒》类似替嫁以后,小说推荐全文阅读


 第一章 如梦似幻

    青色纱帐,缎子棉被,绣着牡丹的锦枕。流川缓缓地睁开眼,眼珠不停地绕着这些东西打转,难道死了以后会产生幻觉吗?

    “小姐,小姐?”一直唤自己的声音熟悉得很,等她再凝聚一下精力去看向声源时,确定了,这就是幻觉。

    不停呼唤自己的是芷香,大小姐的丫鬟,同自己一样,每日照顾大小姐的生活起居,但她比自己上心,大小姐的喜怒哀乐她全然明白。她和自己关系不错,有时喊自己名字,有时喊自己川浪子,今日她称呼自己小姐,她倒觉得有几分搞笑,嘴角不免浮出一起笑意。

    “小姐,您笑什么啊?”芷香疑惑地看着自己,突然想起什么,大惊道,“您……不会……傻了吧?”

    流川还是想笑,看到芷香的神情从焦急到惊讶,再到担忧,不断变化中,似是在演一场独角戏。

    “糟了!”芷香一拍大腿站起来,留了句话,就跑出了屋子。“小姐你等着,我去找大夫来!”

    等她出去,流川才收起笑意,伸手揉了揉眼睛,顺便敲了敲脑袋,好让这个幻觉早点消散。

    她记得昨日大小姐溺水无人搭救,无奈自己跳了下去。之后发生了什么,她全然忘记了。

    想到这里,她猛地坐起来,环顾四周无人,自行下了地。她得去看看大小姐的情况。

    路过梳妆台时,铜镜里的一个身影似曾熟悉,她突然停住,顿了顿,又退回两步,再看看镜子里的身影。安静了那么几秒。

    “啊~”

    尖叫声似是要掀翻屋顶,可这园子里除了自己和刚刚匆匆跑去找大夫芷香,并没有其他下人,园子里在这歇斯底里的一声喊叫后又恢复了平静。

    镜子里的女子,身着素白睡衣,腰带处还挂着那块儿刻着金凤起舞的白玉,手腕上也带着那只先夫人传给大小姐的翡翠镯子。

    再往上看,凌乱的发髻下一道还未开过的脸,一双杏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一只手摸上细致水嫩的脸颊,突然停留片刻,然后用力地掐了掐,差点掐出水来。

    “我是谁?”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她的记忆回放到一个月……不,她也记不清了,应该是很久以前。

    很久以前,家中经历了一场变故,养父带她出逃来了杜府为仆。她当时年幼,和杜家大小姐年龄相差无几,杜家夫人便让她做了大小姐的玩伴,虽然没有卖身在杜府,却得到夫人赐姓。自此,她便一直留在清香园。

    可能要把事情再放得近一些,她才能琢磨出个所以然来吧。

    于是,她又回想到几天前。

    “看公子印堂发黑,数日之内可不可近水。”流川正晃晃悠悠地路过一个卜卦的摊子,一老道突然提醒道。

    流川停下来扭头一看,又一个江湖骗子。不过就是骗些银子,她也懒得搭理,正要往府上走,突然听到一阵哭喊声,继而棍棒相交声响起,回头一看,十来个混混操着棍棒围着一个成年男子乱打,一个妇人跪在两位身着体面的公子面前求饶。

    上前一打听,原来是有位少爷看上了卖菜的妇人,借着其丈夫的债务强行逼迫。

    流川认出其中一位身着暗红锦缎的少爷是自家大少爷杜玄,另一位身着青色缎子一脸坏笑的男子,想也知道是冯中书令的长子冯函羽。

    市井上的人都知道这杜玄是宋州城的地头蛇,凭着自家父亲的威望权势欺行霸市,但他不好女色,每次出行也是为冯大少爷保驾,虽恶却有余地。而他身边的那位冯大少爷,吃喝嫖赌,骄奢淫逸,游手好闲,顽劣成性,指使杜玄做尽了卑劣的坏事,已经达到了十恶不赦的境地。

    “求公子饶了我相公,公子饶命啊!”妇人扯着冯函羽的锦缎袍子,苦苦哀求,“公子饶了我相公吧……”

    “饶了他?”冯函羽冷哼一声,指使手下把她拎起来,阴笑着问道,“那他欠下的债你来还啊?”

    “我……”妇人泪水扑簌簌地下落,却不知如何回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丈夫被痛打。

    杜玄在一旁帮腔道:“你要是乖乖跟我们冯大少爷回去,你相公那五十两银子也就算了。”

    五十两银子可以买十来亩良田了,对于这卖菜的小贩来说那是可望不可及的。围观的人们小声议论着这对小夫妻的命运,流川想帮忙却束手无策,实在看不下去只能转身离去。

    刚走几步,看见一汉子拉着一辆装满干草的马车过来,她灵机一动,上去把车拦下来,给了汉子几两银子,就把车借了过来。

    “驾!驾……”流川用马鞭赶着马冲过来,目标很明显,正是那群抡着棍棒的混混,她喊了一声“前面的快让开!”,希望能制造一场混乱好让他们逃命。

    但这马却突然不受控制,直直向两位纨绔少爷奔去。围观人群听到这喊声躲得倒快,

    杜玄反应也倒迅速,他看见车子飞奔而来,迅速闪开,只剩下冯函羽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

    流川勒紧缰绳时,已经晚了。马受了惊,蹦着脱了缰,直接撞上了那几个抡着棍棒的混混,车子驮着流川不受控制直接栽倒在地,车后身又翻起,“咣当”一声,车上的和车前的人都被活生生地砸在了车子下面,埋进了干草之中。

    等众人缓过神来,这里已经柴草满天,人仰马翻了。

    “大少爷!大少爷!”一个小厮意识到冯函羽被砸在车下,慌慌张张地跑到散架的车身旁大喊,“快救大少爷!”

    那些混混都赶忙拥上来救人,谁也顾不上教训那再训那卖菜的男人。

    杜玄受到了惊吓,长出了口气,也赶忙凑上前看情况。

    “大少爷!”

    “大少爷!”

    ……

    车底下的干草撑住了车身,流川才免去了被砸死的风险,可一动身子发现下面也是软软的。

    “你是个女的?”

    一个声音问了句,流川才意识到身下垫着的不是干草,而是一个活人。她记得这个活人是谁。

    “我……”流川紧贴在他胸前,上方的干草和车身让她难以挪动,她的脸面通红,不知如何回应。

    “你知道我是谁吧?”他又问。

    废话,不知道你是谁干嘛要撞过来。

    “你撞了本少爷是要付出代价的。”

    早知道直接冲你来,把你撞死,也算是除了个祸害。

    “要是乖乖给我为奴为婢,本少爷就饶了你。”

    休想。

    “大少爷!”

    眼前突然一亮,那车身已经被几个人搬走。几个人边拨开干草,边喊冯函羽,流川猛地爬了起来,吓了众人一跳。

    “冯兄!”杜玄扑上来把流川身上的草取下,流川一看是自家少爷,赶忙别过脸,瞅准个机会开溜。

    “我在这儿!”冯函羽自己拨开身上的干草,见流川想跑,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又把她拽下去。

    “啊……”流川没防住,直接扑进他怀中。

    看到冯大少爷遭了这么大的难,围观的人又增了两圈。所有人都想看看这位大少爷的惨状也担心这个车夫的下场。

    流川被几个混混围着,站在面前的是一向无情的自家少爷,一个是横行霸道的恶棍,她知道自己插翅难逃。

    “这确实是我府上的……”杜玄再次确认了一遍说,“丫鬟。”

    “带到我府上,我要慢慢审讯。”冯函羽转身就走。

    “冯兄!”杜玄拦住他,“我回去收拾她一顿就是了,一个丫鬟也没必要你亲自……”

    “我觉得有趣。”冯函羽打断他的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杜玄回头看了眼流川,指着她凶道:“等你回去我再收拾你!”

    流川苦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希望我还能活着回去。”

第二章 一赌为快

    清香园内,繁花早已安然闭目。只有那几朵牡丹还不愿收敛起自己惊艳的芳华。

    芷香坐在屋前小椅上盯着杜晴初一针一线地绣着一朵牡丹花,时不时和那园中的花朵对比一番,眼神里不断地涌出羡慕和喜悦。

    杜晴初是宋州刺史杜明德的长女,风华绝代,秀外慧中,无论是文采还是女红都堪称一绝,宋州她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繁花园是杜明德为她专设的居所,原本是废弃的园子却经她之手变成了如今这番景致。一到繁花盛开的季节,这园子里就美不胜收,令人留恋忘返。

    这园子的美景与这女子简直融为一体,同样透露着惊艳。

    “流川怎么还不回来?”杜晴初抬头看看天色不早了,带着些许无奈,问了问身旁地芷香。

    “她那么贪玩儿,不回来也倒正常。”芷香脸上划过一丝怨气,说是怨气,不过是羡慕她受到大小姐的无限纵容,平时不好好做事就算了,还随意出府,整日不归。

    “她不会闯了祸吧?”杜晴初好像有些预感,这预感总是很准。

    “不会的,”芷香安慰道,“就算闯了祸也是别人倒霉。”

    “也是。”杜晴初安心地笑笑,把最后一个尾收了,起身瞥了眼那几朵牡丹花,满意地笑笑,回身走向正屋。

    冯函羽躺在摇椅里,晃悠着身子,露出一副悠闲神态。流川就站在他身旁,被几个粗野汉子围着,心里默默祈祷可以全身而退。

    “说吧。”冯函羽毫无预兆地提点了一句。

    “说什么?”流川一脸茫然。

    “说什么?”他淡然一笑,“想说什么说什么,本少爷给你机会,求饶也好,解释也好,讲讲自己这男不男女不女的模样也好。”

    “冯大少爷饶命,小女子有眼无珠,不该冲撞大少爷贵体,实因那马儿脾气暴躁,才造成了这副局面。”流川埋头,似乎带着歉疚。其实看那对夫妇趁乱逃离时,她对这个结果还是满意的。

    “还有呢?”冯函羽不动声色。

    “还有,我……奴婢本是出府购置货物,因女子装扮不是很方便,故而女扮男装。”

    “还有呢?”他又问。

    “没有了。”流川稍稍抬头瞄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

    “机会难得,你要是不说清楚,可别怪本少爷不客气。”冯函羽正对上她的眼神,眼神犀利,语气里带着威胁。

    “我……奴婢不敢说谎。”

    “把她卖到妓院去。”

    冯函羽一声令下,不等她再做辩解,上来两个粗汉就把她擒住,往外拖。

    “大少爷饶命啊!”流川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狠绝,一个丫鬟都不放过,拼命地搬出后台,“看在我家老爷的面子上,您就放了奴婢……”这不管用,她还是一直被拖着走,毫无反抗力,“我家大少爷和您是挚友……”

    冯函羽冷淡如初。

    流川眼看着自己被拖出了园子,拼命扭着头,急迫大喊道:“这都是我家少爷指使的,有本事你找我家少爷去!”

    “等等!”冯函羽阻止道。

    几个汉子立马停了下来。他摆手示意,他们又拖着流川折回园子。

    “你说撞我是你家少爷的主意?”冯函羽从摇椅中坐起来,颇有兴趣。

    “是啊,我家少爷早就烦透了你,想着怎么教训你。”流川使劲把自家主子招供出来,哪怕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他私下里说你整齐欺凌弱小,为非作歹,早该有些报应。”

    “去把杜玄叫来。”冯函羽给身边的小厮使了个眼色。

    “你叫他他也不会承认。”流川有些紧张,毕竟得罪了两个人更惨。

    “那你还敢诬陷他?”冯函羽站起来,贴近流川,“他要是听你这么诬陷,一定比我下手狠毒。”

    “我……没有。”流川明显心虚。

    “你家少爷再怎么不济也不会找一个丫鬟来找我麻烦。你马车是临时租的,又不是车夫,那就是故意冲我来的,至于女扮男装嘛,先前在永乐坊,你可是最能赢钱的一个,我印象深得很,想必今日又赚了不少,怀里的银子刚刚还哗哗作响呢。”冯函羽说着就把手伸进她怀里,吓得她往后一缩,却没躲开,只能眼睁睁地看他侵犯自己。

    “不过,本少爷今日也开开恩,有意放你一马。”冯函羽把一包银子掏出来,掂了掂,有三十两。

    比起被人侵犯,自己的银子没了更可惜。她直勾勾地盯着那被掠夺的白银,心里着实着急。

    “你运气那么好,今日要是赢了我,我就放你回去,要是输了,就给我当牛做马,任劳任怨。”

    “真的?”流川有些小激动。

    “在这之前,你得说句实话。”冯函羽笑着说。

    “什么实话?”流川不解。

    “随意。”

    “冯大少爷是宋州城最有男子气概的最有魄力的男子。”

    “是句实话。”冯函羽点了点头,又叫人松开流川,把屋内的八仙桌搬出来,加了骰盅,园子里瞬时成了赌场。

    天色渐黑,流川一路上哼着小曲,沿着小路走到杜府边上的小巷里,顺着一个狗洞钻了进去。

    流川绕了一大圈溜进杜府的胡同里,套上藏在狗洞内灌木丛里的外衣。然后瞅瞅四下无人,钻了进去。

    她利落地换了身先前藏好的衣服,绕过后花园,穿过丫鬟、家丁住的排屋,再往前走上一段路,就是大小姐住的园子――清香园。

    大小姐平日里最喜欢料理这些花花草草,所以一入园,就能闻到花香。

    平日里这个时辰回来,大小姐都是在园子里坐着赏月,芷香也趁着悠闲,和大小姐在园子里说说笑笑。

    可今日园子里却寂静得很。她觉得奇怪,加快了步子走到小姐的闺房前,正想敲门,却看到丫鬟芷香在台阶下哭泣。

    流川低头,把手轻放在芷香肩上,心里猜到了什么,却还想确认一下,“芷香?你怎么了?”

    芷香满脸泪水地抬起头,望着流川,像是她的救星,“快救救大小姐吧。”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夜百小说网 ,回复书名 ,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帮您找到您想看的小说找小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