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夜百小说网
精品小说推荐网

《威武不能娶》小说推荐

《威武不能娶》小说简介:前世,将门出身的顾云锦一心慕书香,哪怕把自己拧成了蕙质兰心、温柔贤淑的款儿,还是别庄病故的命。再睁眼,一切从头来,从拳头来。顾云锦:去她的读书人,姑娘我要用拳头说话!众人:姑娘威武,无人敢娶。蒋慕渊:我敢!

《威武不能娶》小说推荐


第七十一章 能屈能伸(求月票)

    杨氏倒抽了一口气。

    徐令婕凑过来,道:“母亲,上头说了什么?”

    杨氏捏着烫金的帖子,稳了稳心神:“平远侯府的长平县主五日后设赏花宴,请你们三姐妹一道去。”

    五日,也就五日而已。

    她必须在把顾云锦稳在侍郎府里五天。

    等那之后,顾云锦想回哪儿就回哪儿去,杨氏就不信了,等满京城都传徐氏体弱时,顾云锦还能说到什么好亲!

    转过头来,也就只有姻亲家里不嫌弃药罐子了。

    徐令婕一心都在帖子上,没留心杨氏铁青的面色,她指了指徐令意和顾云锦,又指了指自个儿:“县主请我们去?我又不认识她。”

    “县主下帖子是给你们体面!”杨氏一面让邵嬷嬷去打听县主给哪些人家下帖子,一面又嘱咐她们,“去的都是官家女,务必谨慎仔细,不要失了礼数分寸。”

    邵嬷嬷走到门边,刚掀了帘子,突又想起一桩,转过身来道:“太太,莫不是前回小公爷来了府中,外头都说咱们府里体面,县主下帖子就没有漏了咱们。”

    杨氏眼睛一亮,而后又暗了暗。

    体面?就因为那些流言,现在外头可没说徐侍郎府体面的。

    可撇开这个,县主下帖子还有其他理由吗?

    杨氏反复琢磨,还是没想出来,便点头道:“你说得在理。”

    顾云锦亦在思量。

    蒋慕渊与永王府小王爷走得极近,长平县主是小王爷的表妹,邵嬷嬷的说法不是说不通。

    只是,那三人都是矜贵出身,长平县主颇受永王妃喜欢,与人往来交际无需看哥哥们的脸色。

    顾云锦从前在京里时与她有过几面之缘,印象里,县主爽朗又大气,喜恶分明,她不像是会为了那么个理由就给不熟悉的徐家下帖子的。

    况且,顾云锦刚刚才问过蒋慕渊的,他明明白白说过跟杨昔豫并不熟悉,按说小王爷也会知情。

    这帖子来得稀奇,又不得不接。

    不过,接了也好,让医婆在市井里传些话,哪有她本人在贵女圈里指名道姓说得真切呢。

    吴氏在内室里想了许久,事关顾云锦的将来,杨氏又一副警告态度,她不如暂且虚与委蛇,与顾云锦商量了再定。

    谁知她刚走出来,就见外头的气氛都变了。

    吴氏给顾云锦递了个眼神。

    顾云锦浅笑,朝杨氏的方向努了努嘴,示意吴氏看过去。

    吴氏一眼就瞧见了杨氏手上的帖子:“哪家来的帖子?舅娘要准备人情,我就不打搅了,和云锦先回去。”

    回兰苑还是回北三胡同,吴氏故意没说透。

    杨氏却真怕顾云锦抬脚就走了,忙伸手拉她坐下,道:“不着急,你也要去赴宴的,想好要穿什么戴什么了吗?”

    “新做的春衣还有呢,舅娘那天又给我们裁了新的,首饰嘛……”顾云锦眯着眼笑,“舅娘送我的镯子,我会戴的。”

    闻言,杨氏略松了一口气,道:“那些哪里够,舅娘再给你们备些。”

    “玉扳指碎了,太太多少都要伤心的,我与嫂嫂回去劝劝她,说说来龙去脉,舅娘给姐姐们备吧,我那儿,太太会准备的。”顾云锦说完,推开杨氏站起身来。

    杨氏一怔,这会儿哪敢再提让杨昔豫去陈情,只能一把揽了顾云锦过去,红着眼睛哑声道:“我的儿,你现在搬出去,是要跟全京城的人说舅娘没有看顾好你吗?

    一直好好住着,说走就要走,你舅舅回来,舅娘怎么跟他交代呀?

    你便是不心疼舅娘,也想想你舅舅吧,他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仕途,再添流言,你舍得吗?”

    看似掏心掏肺的话,顾云锦面无表情。

    杨氏是暂时无招,只能先稳住她,这份能屈能伸的应变,连顾云锦都不得不说声佩服。

    只是,她就是巴不得满京城都晓得杨氏不好。

    但可惜,今日让杨昔豫寻到了脱身的说辞,没有一棍子打死,大抵后患无穷。

    顾云锦没把话说死,和吴氏先回了兰苑,她前脚走了,徐令意也回去了。

    杨氏疲惫地揉了揉眉心,让画梅使人悄悄去盯着兰苑,一旦顾云锦有动作,务必要拦住了。

    等处置好了那些,杨氏打发了徐令婕和徐令峥,独独留下杨昔豫。

    “人都走了,”杨氏看了眼地上还未来得及收拾的碎玉,道,“你跟我说句实话,这玉扳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跟石瑛有没有往来?”

    杨昔豫面上早没了游刃有余的笃定,被杨氏这般问了,他垂着头道:“姑母,你别听表妹胡说,这玉扳指绝不是府里丢的那枚。”

    “那是从哪儿来的?收起刚才的说辞,我要听真话!”杨氏咬着牙道。

    杨昔豫道:“是一熟人送的。”

    杨氏再问那熟人名姓,杨昔豫就一个字都不肯吐露了。

    如此一僵持,杨氏也失了耐心,挥手让杨昔豫出去,独自在屋里生闷气。

    天色渐晚,杨氏坐了许久,等屋子里的油灯亮了,才意识到邵嬷嬷回来了。

    “太太,怎么也没留个伺候的人手?”邵嬷嬷道。

    “刚都让我打发了,”杨氏叹了一口气,哑声道,“我是为他好,是他嫡嫡亲的姑母,我为了娘家费了多少心思,他却不跟我说实话。

    无论这扳指怎么个来路,他与我交个底,我也好替他周旋。

    什么叫熟人送的,那人姓甚名谁,他怎么就不能告诉我?

    那扳指里明明有两道痕迹的,云锦压根没瞧见过就说得明明白白的,我便是要信他,也无处信啊!

    还说不是府里丢的,还不承认跟石瑛有关,要真没关系,石瑛什么都交代了,为何就瞒下了这一桩?

    我还在哪儿教训石瑛,只怕石瑛背地里早就笑死了吧?

    笑我什么都不知道,笑她把我的侄儿迷昏了头!”

    杨氏极少抱怨娘家,邵嬷嬷一时之间也安慰不能,只能让杨氏把脾气都宣泄出来。

    等杨氏说够了,邵嬷嬷才俯身道:“太太,现在与其揪心那些,不如想想仙鹤堂。”

第七十二章 傻子

    事情状况,定然瞒不过仙鹤堂里。

    哪怕杨氏能让清雨堂里的一个个都闭嘴,但徐令意、顾云锦的嘴,她堵不住。

    杨氏啐了一口:“想老太太做什么?整日里就会大呼小叫砸东西,能的她!石瑛竟敢往昔豫这儿扑,我还要跟她算账呢!”

    “话不是那么说的,老太太无理都要闹三分,”邵嬷嬷道,“您知道是石瑛拉扯豫二爷,老太太一张嘴,准成了豫二爷哄骗石瑛,您若不顺着她,她瞎嚷嚷起来,豫二爷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杨氏气闷。

    这一招“我不好你也别想好”,看得是自损八百,但只要能伤敌一千,就足够让人投鼠忌器。

    刚刚,她就是拿这一招对付吴氏的。

    哪知道风水轮得这么快,又转到了她头上。

    “行了,我琢磨琢磨,再去跟老太太说说。”杨氏靠着引枕闭目养神,到底不放心顾云锦,又叮嘱邵嬷嬷道,“盯好兰苑。”

    兰苑里,灯火通明。

    吴氏一口气说完了在内室里的状况,气得一张脸通红:“云锦,那婆娘是真的歹毒,这样的法子都能说出口!我们今儿个回去,她明天就能传得满京城沸沸扬扬的,你还怎么说亲!”

    顾云锦给吴氏添了茶。

    她就知道,像杨氏和杨昔豫那样的人,不斩草除根,是没有清净日子的。

    不过……

    “嫁不出去,也比跟杨昔豫凑作堆强!”顾云锦冷哼,“他乱七八糟的事情又不止石瑛这一桩,我就不信我寻不到他其他的错处!”

    顾云锦说完,就见刚还气得发抖的吴氏的面色渐渐缓和了,杏眼直直看着她,眼神都温柔了几分。

    “怎么了?”顾云锦奇道。

    吴氏扑哧就笑了:“好看是真好看,连撅着嘴哼人都好看得不得了。”

    娇娇俏俏的小姑娘,一颦一笑都跟画一样,使起性子来都叫人转不开眼。

    本该好好让家里人捧在手心,却被杨氏用婚事拿捏,吴氏真的是心疼得不得了。

    “就这模样,当娘娘也是不输阵的,却要被她……”吴氏嘀咕着。

    顾云锦听了个明白,忍不住弯着眼睛直笑:“嫂嫂,我真嫁不出去,你留我呀?”

    “说的什么混账话!”吴氏伸着指尖去戳她的额头,“不留你,你还想去哪儿?”

    话说到了这儿,吴氏便道:“云锦,不止我,太太也是真疼你的,只是你们相处得少,往后你就知道了。”

    顾云锦愣了愣,笑意凝在了唇角,眉眼低垂,叹道:“我知道的,我已经都知道了的。”

    从前懂事得太晚了,还好,今生还有时间。

    姑嫂两人又说到了请帖上。

    “我想啊,就去宴会上说故事,看看是她会讲,还是我能编。”顾云锦道。

    吴氏点头应了。

    既然要在宴席上说道,顾云锦也不急着回北三胡同了,免得杨氏防她跟防贼一样,反而弄得她束手束脚了。

    吴氏要回去,顾云锦送她到院门。

    守在不远处的小丫鬟见吴氏孤身离开,松了一口气,转头就去给画梅报信。

    画梅心不在焉,她还在琢磨杨昔豫和石瑛的关系。

    听了回禀,只让小丫鬟往杨氏屋里递了信,自个儿转身走了。

    避开了人,画梅直直寻到了杨昔豫的书房。

    为了避嫌,她之前极少过来,眼下一迈进来,就四下打量,恨不能火眼金睛能看穿杨昔豫的秘密。

    杨昔豫抬头看她:“是不是姑母又寻我?”

    画梅几步上前,道:“是不是我不如石瑛能耐?我只能在太太跟前替你多说说话,石瑛却能从老太太的库房里给你拿好处,除了那玉扳指,怕是还有不少东西吧?这么一比,我真是比不上了。”

    三分恼三分闹,看着是冷言冷语,却别扭得厉害。

    杨昔豫却喜欢她口是心非的样子,一把搂住了画梅的腰身,凑过去偷了个香:“这醋吃的没道理,扳指当真不是她给的,她能耐不能耐,我不知道,我只知你能耐极了,眼睛一瞪就勾得我心慌。”

    画梅被他说得面红耳赤,伸手推了杨昔豫一把,力气没多少,跟欲拒还迎似的:“真与她不相干?”

    “只跟你相干。”杨昔豫含糊道。

    等画梅整理了衣衫,趁着夜色离开时,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了。

    凉风吹散了情郎在耳边的私语,叫画梅打了个寒颤。

    她不信杨昔豫说的。

    杨昔豫是她将来的寄望,她这样的身份,不能强硬地质疑他,画梅顿了脚步,干脆转身去了另一个方向。

    看守石瑛的婆子见了画梅,只当是杨氏吩咐的,便开门让她进去。

    画梅带上门,看了眼精神不济的石瑛,咬牙道:“豫二爷都交代了。”

    石瑛愕然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交代了什么?”

    “你心里明白!”画梅一字一字道,她没有证据,就是来诈一诈石瑛,怕说多了露马脚,干脆含糊带过。

    石瑛缩了缩脖子,心中擂鼓一般。

    杨昔豫真的说了?不可能吧?

    石瑛竖耳,外头安安静静的,就只有画梅一人来的,她不由松了一口气,是了,若杨昔豫都招了,杨氏铁定雷霆手段处置她,哪会只让画梅来问话。

    再说了,只要没被当场逮住,好歹不都凭一张嘴吗?

    不管杨昔豫认不认,反正,她绝对不能认。

    见石瑛还是不松口,画梅跺脚,道:“你跟豫二爷的事儿,真以为能瞒天过海?”

    石瑛蹭得站起来,青着脸道:“你的意思是,豫二爷说我跟他有什么?

    我做错了事,我认错,太太怎么处罚都行,可这算什么?

    我清清白白的姑娘家,要背这种污名?

    我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你也要名声?”画梅嘲她,“监守自盗,你那名声还值几个铜板?”

    石瑛抱着膝盖,哭得撕心裂肺,翻来覆去就是这么几句话。

    画梅拿她半点办法没有,只能气恼地回了清雨堂。

    刚一进去,画梅就与画竹打了个照面。

    画竹似笑非笑:“去找石瑛了?”

    画梅皱了皱眉头。

    “要我说,你与其折腾她,不如讨好了表姑娘,你这心思呀,往后就要指着表姑娘过日子了。”画竹道。

    轻轻柔柔的声音落在画梅耳朵里,却跟雷鸣一般。

    她不敢问画竹从何得知,只能斩钉截铁道:“你浑说些什么东西!”

    说完,不敢多留,快步回了屋子。

    画竹看着她的背影,勾了勾唇角,骂了句“傻子!”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夜百小说网 ,回复书名 ,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帮您找到您想看的小说找小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