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夜百小说网
精品小说推荐网

《极品毒妃:腹黑王爷宠上瘾》小说排行榜2017前十名

《极品毒妃:腹黑王爷宠上瘾》小说简介: 她是荣银笙,堂堂相府嫡女,一朝为庶妹所害,惨死新婚前夕,一觉醒来却意外重生至六年前。  既然老天爷都为她感到不公,她又怎能浪费这大好的复仇机会?

《极品毒妃:腹黑王爷宠上瘾》小说排行榜2017前十名


第57章    五十大寿

    平西王府的丧礼办了月余,当今圣上感念亲弟为国捐躯又接连发了三道圣旨,好一通追封。只是逝者已矣,再多风光也不过是活人看见罢了。

    圣上思及自己的弟弟只留下了司徒辰这么一个嫡子,再不愿冒险把他放回西北去。于是,另派朝中武将去接管了西北二十万大军。

    至于司徒辰,则继承王位,留在了京城里。

    老王爷的死再轰动也不过是一时的,日子却还要继续过下去。朝廷上下在沉寂了一个月后,又恢复了往日里歌舞升平的模样。

    胤城的酥风早已吹软了名流富贵们的骨头,又岂是死一个平西王就能唤醒的?

    银笙站在窗口,遥望远方一片灯火通明的景象,想到京中那些依旧醉生梦死的贵族,不禁对大梁的前景担忧了起来。

    “小姐,夜已深了,明天一早您还要早起呢。”绿染走过来,朝银笙的身上披了一件银鼠毛斗篷。今夜是绿染值夜,方妈妈带着红嫣已经下去歇着了。

    明日就是老夫人的五十大寿,银笙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早已准备多时,想到一早还有客人要招待,银笙转身回床上歇下了。

    一夜无梦。

    第二日,银笙寅时一刻便醒了过来,想到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立马叫醒绿染,翻身下床洗漱。

    “今年不同以往,是老夫人过的整寿,自然格外隆重些。待会儿吩咐下面的人,做事都仔细着点,不要出了岔子才好。”银笙边让红嫣梳着头,边在一旁叮嘱绿染。

    而方妈妈则是在衣柜前捣腾了好久,才拿来一件桃色绣蔷薇花锦衣,一条霞彩千色梅花裙,道:“小姐今日就穿这一套吧?看着喜庆些。”

    银笙回头看了一眼,笑着点头道:“妈妈挑的自然是好的。”其实,银笙很少穿红色的衣服,但偏偏老夫人很喜欢,说女娃儿就该穿得活泼些,看着也讨喜。如今,既是去给老夫人贺寿的,银笙自然要按着老夫人的喜好来了。

    方妈妈尤嫌银笙穿得不够厚,临出门时又往银笙身上罩了一件妆缎白狐肷褶子大氅,这才满意。

    银笙内里一身红色衣裳,往外是一件白色的大氅,加上银笙为了贺寿特意略涂了些脂粉,如此打扮起来越发衬得银笙娇艳可人了。

    果然,荣老夫人见着银笙穿成这样进来,当即笑了起来:“笙儿,来来来,快到祖母这里来。”老夫人瞧见银笙像个粉妆玉琢的瓷娃娃一般,连带着心情更好了不少,连连向银笙招手。

    “小女娃儿嘛,就该穿得这般活泼可爱些才好。你平日里啊,就是穿得太素净了些。”老夫人一边上下打量着银笙,一边牵起了她的手。

    自从银笙从国公府回来以后,老夫人对银笙是越来越满意了,连带着对她的态度也越来越好了。

    这可就让一直以来最受老夫人宠爱的静淑不爽了,明明自己才是第一个过来给老夫人贺寿的,而银笙一来,老夫人明显就把她晾在一边了。

    想到这里,静淑不由得悄悄对着鸣岐使了个眼色。

    鸣岐在接收到自己胞姐的目光后却将头偏向了一边,只作没看见,把静淑气得半死。

    最后,还是刘姨娘推了鸣岐一把,鸣岐这才不情不愿地走了过去。

    “祖母,您别光看着大姐姐呀,我们也给您准备了贺礼呢!”鸣岐今日穿着一件天青色的长衫,上好的织锦配着墨色的滚边,显得身材也高挑了不少。

    荣家现在就鸣岐这么一个庶子,老夫人自然是疼爱得紧,瞧见鸣岐过来了,连忙回应道:“岐儿几月不见又长高了啊!快过来,让祖母瞧瞧。”

    鸣岐还未走上前,静淑便顺势走了过来:“祖母,淑儿也长高了呢。”

    银笙眼见刘姨娘带着一双子女凑了过来,干脆懒得再站在老夫人旁边,他们不觉得挤得慌,自己却是怕把好好的一身衣裳给挤皱了。

    到头来,反而是静娴最可怜,因为柳姨娘被禁足,再加上自己本就不太讨老夫人喜欢,所以这会儿完全被冷落了。

    只是,令银笙感到奇怪的是,静娴的脸上并没有丝毫不满的样子,相反的,今天的静娴安静得有些不正常了。

    这头,老夫人正好好享受着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另一头,荣道轩却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边跑边道:“母亲大喜,荣家大喜啊!”

    荣道轩一身朝服,显然是刚下早朝,还来不及换衣服就跑到松鹤居来了。此刻,他的额头微微沁着汗,眸子里却分明透露着兴奋。

    “母亲,圣上知您今日五十大寿,特加圣旨,封您为一品诰命夫人呢!”荣道轩一边喘着气,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这会儿,传旨的公公就快到了!”

    松鹤居众人听到这个消息,立马齐齐拜下:“恭喜老夫人,贺喜老夫人。”

    荣老太太显然也是十分惊喜,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牵起沈妈妈的手道:“既是如此,大家快快随我一起去前门迎接圣旨!”

    一切果然如荣道轩说得一般,众人前脚才刚到相府花厅,后脚传旨的公公就来了。只是,令荣道轩没料到的是,这次不光来了位公公,连四殿下司徒烨也跟着一起来了。

    司徒烨笑道:“本殿听闻父皇赐了相府老夫人一品诰命的封号,特意来相府讨杯喜酒,右相不会不欢迎吧?”

    荣道轩因为自己母亲过寿而受了皇上封赏,本已十分高兴,如今更是迎来了当今的皇子过府,顿觉脸面有光,又哪里会有不高兴的道理?自然满面带笑的回道:“哪里哪里,四殿下肯移驾寒舍为微臣的母亲贺寿,这是微臣的荣幸,又哪有不欢迎的道理?”

    司徒烨见着荣道轩这么说,笑得更明显了,他拍了拍手,底下便有一群小厮拿上来好几样贺礼。

    “既是如此,区区薄礼还望右相能够收下。”

    司徒烨的到来让荣道轩和老夫人都欣喜不已,连带着面上都更有光了,这可是证明右相府在京中极具影响力的好时候。

    只是,有一个人却不高兴了。那个人,正是荣银笙。

    银笙本将寿宴筹划得好好的,因为司徒烨的突然到访,一切布置又需要临时改动了。好在银笙本就准备得充分,这会儿倒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司徒烨真是个灾星,只要是他出现的地方,自己准没好事!银笙眼见司徒烨被荣道轩迎了进去,忍不住朝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

    只是银笙还没来得及走呢,就听见门外又有小厮来报:“老爷、大小姐,幽王过府贺寿来啦!”

第58章    幽王过府(首推求收)

    幽王者,何许人也?

    正是继承了平西王爵位的世子司徒辰。因当今圣上怜惜自己的亲弟弟就剩下了这么一个嫡子,所以特意将司徒辰留在了京里,连带着封号也一并改成了“幽”。

    银笙听了小厮的回报,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这会儿荣道轩刚迎司徒烨进去,所以,这接待幽王的任务自然落在了银笙这个嫡女的身上。

    “哟,荣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呢,还真是有缘啊。”司徒辰一见着银笙就笑了起来。

    有缘?你都进我家了,能见不到我吗?银笙见司徒辰瞎扯起来还能这么脸不红心不跳,只觉得这个笑容十分欠扁,面上却还要一脸恭敬地回道:“幽王殿下大驾光临,实令寒舍蓬荜生辉,里面请。”言毕,将手一伸,做了个请的动作。

    不知为什么,司徒辰一见着银笙这种心里不情不愿,嘴上却还要客客气气说话的样子,心情就变得莫名大好,于是,嘴角忍不住勾了勾,将袖摆一拂,真的就势走了进去。

    其实,就连司徒辰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出现在了相府门前。等他醒悟过来的时候,小厮已经在请他进去了。不过,当他一进门就看见荣银笙身影的时候,他又觉得这次是来对了。

    司徒辰在前面走着,嘴上却没闲下来,边走边说道:“本王听闻今日是荣老太太的寿辰,怎么荣小姐身为孙女,好像看起来并不高兴啊?口口声声最讲孝道的荣小姐,莫不是心中也并没多孝顺你祖母吧?”

    不知为什么,司徒辰一见着荣银笙就忍不住想和她拌嘴,心里也特别想看看她吃瘪的样子。

    银笙听司徒辰这么说,心里忍不住暗暗吐槽,果然是堂兄弟,这姓司徒的还真没什么好货,自己这是和他们司徒家命中犯克吗?

    银笙想归想,嘴上却是丝毫不让,回了过去:“祖母寿辰,银笙自然是高兴的。却也知道像在接待客人,尤其是王爷您这种贵客的时候,更要紧的是注重礼仪。只是,银笙十分好奇,既然王爷是来贺寿的,为何却并未见着带来的寿礼?”

    “这……”司徒辰被银笙这么一问,顿时语噎了,自己不过是在朱雀大街上闲逛,来相府还真是临时起意,所以事前并没有任何准备。

    司徒辰想了想,笑道:“我的礼物让随行的小厮先一步送了过来,只是不知那群小厮是不是又偷懒了,竟然到现在还没把它们送过来,回去我一定要好好惩罚他们。”

    银笙听了司徒辰这番话,突然有点佩服起他来了,睁眼说瞎话还能做到这般自然,一般人还真是做不到呢。

    “哦,那王爷还真是应该好好管管手下的人了。这送寿礼是小事,改明儿再延误了大事,那可就不好了。”银笙只当没听出来司徒辰的谎话,认真接下了话茬。

    司徒辰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附和道:“哈哈,荣小姐说的是。”

    银笙真不知道京中关于幽王那些所谓的高冷、杀伐果断的传闻都是从何处得来的,在她看来,这司徒辰明明就是个傻的!

    就在司徒辰和银笙一来一回的谈话间,相府的大厅已经到了。

    银笙朝前方指了指,说道:“王爷,前面就是大厅了,臣女还有其他事情要去处理,恕银笙不能相陪了。”

    司徒辰这回倒是挺干脆,只是点了点头,自己就朝里走了进去。

    银笙望着司徒辰远去的背影,这才长舒一口气。突然间,多了两个贵客入府,从坐席到酒宴安排,少不得都要变动了。银笙揉了揉太阳穴,转身去内院安排起来。

    因着司徒烨、司徒辰两位贵客的来访,直接就把荣道轩给拖住了。而老夫人本来就是这次的寿星,这会儿自然没有再去麻烦她的道理。因此,相府的所有事情都落在了银笙一个人身上。

    上到接待客人,下到安排院里各处的丫鬟,每一项都得银笙亲力亲为。至于府里其他姨娘,且不说她们没有这个资格,即便是有也巴不得躲起来乐得个清闲。

    银笙虽忙着,却并没有放松警惕,这会儿见绿染走了过来,突然问了句:“绿染,你可见着二小姐了?”

    绿染也是刚从厨房那边回来,听银笙突然问起静娴来,回道:“回小姐,奴婢并不曾留意。想来二小姐这会儿应该是待在内院吧。”

    相府今日大宴宾客,来得都是京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会儿在内院里的定是各府的小姐、夫人,因为银笙这会儿忙得还没过去,少不得还要静娴和静淑帮忙在招待。

    银笙点了点头,站起身道:“都安排得差不多了,我们也赶紧过去吧。”

    银笙才进花园,就见到小姐们正一群群地分散在花园各处,而夫人们则大多数都围坐在老夫人旁边。

    这些人的夫家也多是朝中要员,所以也都知道了今早陛下封赏相府的事,再加上又听到了这次连四皇子和幽王都来相府贺寿了,自然从中听出了些弦外之音,这会儿对于荣老太太也更热络了。

    “啊呀,你可终于来了!”眼尖的尉迟惠月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银笙,连忙朝她走了过去。惠月早就在等着见银笙,却没想到等了这么久。后来,还是打听了才知道,这次相府的寿宴竟是由银笙一人全权负责的。

    惠月拉过银笙的手,体贴问道:“怎么样?今天有没有很累?”

    银笙听见惠月这么问,连忙笑了笑:“也还好啦,只是没想到四皇子和幽王会来,所以又去重新布置了一番,这才来晚了。”

    惠月见她衣饰整齐,发髻纹丝不乱,确实是从容不迫的样子,当即笑道:“没想到你现在都管起府中中馈来了,还管得有模有样的,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月表姐又来取笑我!”银笙跺了跺脚,转而看向了一旁。

    惠月见银笙往别处望,不禁有些好奇,问道:“笙儿,你在看什么?”

    银笙又四处看了两眼,这才有些迟疑地反问惠月:“表姐,你可有看见我的两位妹妹?”

    惠月跟着四处望了几眼,这才说道:“静淑好像是去陪今天过府的几位庶小姐了。至于静娴,好像刚刚还见着她了,怎么这会儿不见了?”

    银笙听到这里,心中不由得沉了沉。从今早起,银笙便觉得静娴不大对劲,所以一直留心着她。这会儿,果然不见了她的踪迹,银笙不知道她又会想出什么幺蛾子。

    “别管她了,倒是你,跟我说说看,回府之后都发生了些什么?怎么突然就变成你执掌中馈了?”惠月显然并不关心荣静娴去了哪里,拉着银笙就朝一旁的小亭子上走了过去。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夜百小说网 ,回复书名 ,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帮您找到您想看的小说找小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