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夜百小说网
精品小说推荐网

《荣贵》五十部巅峰玄幻小说

《荣贵》小说简介: 前世馨宁谋杀亲夫后,被丈夫的好基友皇帝禁足终生。重生后一睁眼,馨宁发现那个莽夫依然是她夫君!天啊,怎样才能逃脱前世相同的命运,馨宁苦苦思索.......


《荣贵》五十部巅峰玄幻小说


第八十八章 敲打

    高媛继续道:“紧接着杜鹃就跟了上去,去的方向如今想来就是北边的偏院。我当时心中确实存有疑虑,但也不好跟上去。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回了自己的院子。不曾想杜鹃......”

    夏蝉听完出去了,馨宁知道她是去寻找高媛口中的嫌疑人去了。

    馨宁道:“表小姐你帮了很大的忙了。”他们可是在北苑和杜鹃的尸体上找不到一丝线索呢。

    高媛又和馨宁闲话了两句才走。

    .

    福敏院,琉璃双手执着托盘进来,一袭叶绿色衣裙,裙角绣着盛开的蔷薇。行动间,露出一点与衣裙同色的绣鞋。

    琉璃本就生的好看,年纪渐长,举手投足间尽显妩媚。

    高氏盯着这的琉璃,心中突然不是滋味。

    “夫人,天热了。厨房里今夏头一次做了冰粉,您尝尝。”琉璃将托盘里的瓷碗端出来轻轻放在高氏的面前。

    高氏拿着勺子吃了一口,道:“琉璃,你是太夫人给我的丫鬟,这么多年来我也很倚重你。不如给你开了脸,我们做姐妹吧。”

    高氏当初嫁到侯府时,也带着两个陪房丫头,一个就是被打发走的严妈妈,另一个在她生下修能的那一年病死了。

    琉璃闻言,脸色变了又变,跪下道:“奴婢不敢,奴婢只想伺候好夫人。”

    高氏笑盯着琉璃,分辨她话里的真假,“当个姨娘,也是半个主子。比你做丫头强上许多。”

    琉璃惊慌道:“夫人开恩,奴婢真的只想伺候好夫人,并无其他非分之想。”

    高氏放下汤匙,笑道:“起来吧。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琉璃慢慢站起来,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派出去的人靠谱吗?”高氏问的是跟踪承恩侯的人。

    琉璃忙回到:“嗯,已经安排好了,是严妈妈的儿子。”

    高氏点头,继续吃冰粉。

    琉璃偷偷瞥了一眼高氏,又低下头。

    .

    皇后看了一眼熟睡的皇上,起身走到外间的书房。

    铺开纸提笔快速书写,她要告诉齐王。皇上一切如常,并无异状。

    皇后的手停了下来,想着也不算是毫无异装,因为皇上刚才竟然叫了自己的闺命,青晚。

    这么多年来,皇上从未叫过自己的名字,她自己也快忘了自己的名字。

    想起皇上刚才柔声叫自己“青晚”,她的胳膊上再次起了鸡皮疙瘩。

    她本是秀才之女,进宫做了宫女,被分到了当年的二皇子府,在书房里做洒扫宫女。

    她从未想过要飞上枝头做凤凰,却在二皇子登基为皇时,被封了皇后。

    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能落到自己的头上。

    她很不知道如何做一个皇后。他对皇上除了尊敬之外,只能学着记忆中自己的娘对待爹那样对她的皇帝丈夫。

    多年来皇帝对她不冷不热,不好不坏。皇宫里人人都知道,皇帝最宠爱的是萧贵妃,甚至一度有传闻皇帝要废了她,另立萧贵妃为后。

    至今,她仍然是皇后。可这么多年,她从没有轻松过。

    现在她的儿子和萧贵妃的儿子要争那个位子,她只希望她的儿子......胜者为王。否则,只能是死路一条。

    想到这,皇后放下笔,伸出手掌抚平了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后,才重新提笔写信。

    .

    齐王看完信递给了陈安宁。陈安宁放在蜡烛上引燃,放到了桌子上的小瓷缸里烧成灰烬。

    齐王挑了挑眉:“你不想知道母后写的什么?”

    齐安宁道:“臣妾不敢随便看王爷的私信。”

    这是在控诉他以前提防她?齐王摸了摸鼻子道:“母后说,父皇一如从前,并无异样。心情很好,晚膳还多吃了一碗。”

    陈安宁则说起另一桩事:“宫中连续有三个宫女死了,父皇点名让祁修能来助母后查清此案。祁修能刚开始尽心尽力,可是自从被贤王中途叫走之后,再查案就不那么尽心了。”

    齐王闻言,眯眼道:“他们两个搅合在一起,意料之中的事。”

    “母后这几日传你进宫,怕也是想让你帮她。本王这厢替母后拜托王妃了。

    陈安宁得体的微笑道:“不敢。臣妾也想为那些宫女讨个公道。”

    “王妃侠义心肠。”齐王调侃道。

    陈安宁扯了一个笑,默默低下了头。

    .

    松涛苑。

    靳太夫人一脸淡然的看着站在堂中的高氏。

    承恩侯也坐在那冷眼旁观。

    “母亲,您叫我来,到底是......?”高氏有点慌。她被靳太夫人叫来,到现在有一盏茶的时间了,都没说一句话。

    关键是侯爷,怎么也在这里坐着?她都不知道侯爷回来了。派去跟踪的人也没见给她回话啊。

    终于,靳太夫人道:“高氏,你为何派人跟踪承志?”

    高氏闻言心中一紧,“母亲,侯爷,你们误会臣妾了。”

    只听见承恩侯冷哼一声,“把人带进来。”

    门打开,一个小厮被推了进来,一个趔趄跪在地上。

    高氏定睛一看,正是严妈妈的儿子严三。

    高氏匆忙看了一眼琉璃,只见她低着头看不见表情,大概也是吓坏了。

    “母亲、侯爷。妾身知错了。”严三都被抓了个现行,高氏只得慌忙认错。她忘了,侯爷也是行武出身,被一个毫无经验的小厮跟踪,怎么能不察觉。

    “高氏,你做何要跟踪我?”承恩侯双眼结冰,冷声问到。

    高氏垂着眼,不吭声。

    “你们都下去吧。”靳太夫人道。

    待屋里只剩他们三人时,靳太夫人道:“高氏,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高氏想反正事已至此,不如挑破。于是用暗中狠狠掐了自己的手臂一把,顿时眼眶湿润。

    “侯爷,可是嫌弃妾身了,在外面有了女人?”高氏哽咽道。

    靳太夫人耷拉着眼皮,似乎没听见。

    承恩侯老脸通红地怒道:“你又胡说八道什么?”

    “那侯爷为何身上又是口脂粉印子?又是兰花香?”高氏用帕子假意擦了擦眼角。

    承恩侯难堪的说不出话来,只恶狠狠的瞪着高氏。

    “高氏。”靳太夫人道:“男人家在外面难免逢场作戏,你这就又是跟踪,又是这样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

    高氏擦了擦眼角道:“侯爷以前身上就没这些。”

    “高氏!”靳太夫人扬高了语调,“你是一个人独大惯了。放眼京城,如承志这般身份的人,哪个不是妻妾成群!”

    “莫说你口中的这些个子虚乌有的事。就是承志真的再娶一个回来,你还拦着不成?”

    高氏语凝,靳太夫人这是在敲打她。

    若侯爷真要纳回来一个小妾,她还真不敢不答应。

    顿时,心酸和愤怒一起涌上高氏的心头,她手中的帕子都拧的变了形。

第八十九章 嫌疑人

    高氏带着默默不语的琉璃,满心的愤懑回到的福敏院。

    馨宁身后带着春蕊和夏蝉,并四个膀大腰圆的婆子。

    高氏记得那几个婆子,就是端午节在厨房打王妈妈的婆子。

    “陈氏,你又摆这么大阵仗想干什么?”高氏明显口气不善,也懒得装什么贤良长辈了。她在靳太夫人那受得软刀子,怎么不见谁体谅一下他。

    “二婶,府中莫名死了人。我多带几个人防身而已。”馨宁随意道。“不过......”

    馨宁停顿了一下,看向高氏身后的琉璃道:“琉璃姑娘今天这一身绿衣真的是极好看,这裙边的蔷薇也绣的精致,就连脚上这鞋子的颜色也搭配得相得益彰。”

    琉璃闻言不自在的把脚往后缩了缩,藏子裙子底下。

    “少妇人谬赞了。”

    “陈氏,你有话直说。”高氏不耐烦道。陈馨宁都夸赞琉璃,侯爷是不是也有心思。

    馨宁问琉璃:“你今天巳时左右去哪了?”

    琉璃一愣后道:“奴婢今早除了陪夫人去议事堂,就陪夫人一直在福敏院。”

    高氏冷笑道:“莫非你是怀疑琉璃杀了杜鹃,过来问罪的。”

    “二婶。问罪不敢。早上有人在临风阁跟前看见了琉璃往北苑去了”馨宁半真半假说了这么一句。

    琉璃吓得睁大了眼睛,连忙对着高氏道:“夫人,这是有人冤枉奴婢啊。您帮奴婢作证,奴婢早上一直在您身边的。杜鹃不是奴婢杀的。”

    高氏也愤怒道:“陈氏,莫非你也要老故意找茬。哪个作死的给你献殷勤,说是见者琉璃跑去临风阁和北苑了?你把他叫出来。”

    院子里的其他丫头仆妇纷纷表示,琉璃今早从议事堂回来一直在福敏院,哪里也没去。

    “琉璃姑娘,难道你这一身衣服、鞋子,府里还有其他人有一摸一样的?”馨宁故意冷笑道。

    其实夏蝉早已打听了出来,琉璃今日穿的是裙角绣蔷薇的绿裙和绿色修鞋,也知道琉璃今早除了去议事堂,就在这福敏院。

    这就奇怪了,莫非有人故意要把嫌疑往琉璃身上引?这就是要挑起她和高氏的斗争。

    馨宁思虑半天,决定“上钩”。

    “姑姑。”高媛从院子外面走了进来。

    “媛姐儿,你来干什么?”高氏没好气道。

    馨宁诧异高媛这时候会来。她没有怀疑过高媛今天给她说的话,也从未打算让高媛出来作证。

    高媛走到高氏跟前,歉意道:“是我今日在临风阁看见了杜鹃跟踪一个和琉璃姐姐穿着同样衣服的人去了北苑的方向。”

    高媛又转向馨宁,语带疑惑道:“表嫂,我见到的那人确实和琉璃姐姐穿的这身一样,可惜我没见到她的脸。但是我肯定,不是琉璃姐姐,因为那个背影比琉璃姐姐高一些,也宽一些。”

    高氏先是瞪了一眼高媛,又对馨宁不屑道:“听见了没?”

    馨宁似笑非笑,转眸望向琉璃:“琉璃姑娘,你这衣服看来有很多人喜欢呢。”

    琉璃一怔,终于反应过来:“少夫人,奴婢这身衣服是在裁衣铺买的成衣,今早起来就一直穿在身上。而且我买的那天,很多人全都看中了这个样子买了去。怕是查不到什么了。”

    馨心中一凉,线索又要断了?

    馨宁看着琉璃这身衣服,叶绿色的绸料,栩栩如生的蔷薇。

    “琉璃姑娘,你这身衣服花了多少银子买的?”馨宁问道。

    “连带鞋子,一共花了十五两。”琉璃还颇为心疼的说道。

    “十五两?琉璃姑娘花了小半年的月钱呢。”

    琉璃脸一红道:“少夫人见笑。”

    高氏道:“陈氏,你问这些干什么?既然知道不是琉璃了,你赶紧带着你的人走吧。”

    高媛放低声音软声劝道:“姑姑,怕是故意有人要挑拨您和表嫂呢。先不论杜鹃的死因。这事若真是琉璃姐姐做的,你要是护着她,必定要和表嫂争执。您如不护着她,您在侯府岂不是人心尽失。”

    高氏则眯了眯眼,她确实想对付陈氏。要不是这人想一石二鸟,她还真可以和这人合作。

    哼,高氏心中冷笑。既然这样,也别指望她帮陈氏。她为何就不能作壁上观。

    馨宁道:“再最后问琉璃姑娘一句,那家成衣坊叫什么名字?”

    “丝秀阁。就在锦华阁旁。”琉璃脸色微红低声道。

    馨宁微微点头,向高氏福身告辞道:“打扰二婶了。”

    又向高媛微笑点了点头。

    馨宁带着人刚出福敏院门口,一个丫头急匆匆跑进了院子。

    馨宁微微停下脚步。

    只听那丫头悲泣道:“夫人,前面江南吴家来人了。说是咱们大姑奶奶没了。”

    “啊......”只听高氏一声惊叫,紧接着低低的哭声传到了馨宁的耳中。

    祁连依死了?

    馨宁赶紧带着人快步离开,背后高氏的哭声越来越大。

    馨宁心中微微酸涩。她曾在嫂嫂那听闻过祁连依在婆家过的不好,却不想突然就死了。

    她最是不会安慰人,还是暂时别去高氏跟前了。

    祁修远听完馨宁在高氏那里发生的事情,沉吟不语。

    良久后,他才开口道:“阿宁,想必你听说过侯府几代人的恩怨吧?”

    “略知一二。”馨宁说。她确实是只知道一些表面的东西么。

    “别说你了,就是我,也知道的不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三岁之前,我是大病小病不断,整日病怏怏的,到最后就剩下一口气了。祖母忍痛把我送到了边关,而我的身子一天天也好了。”祁修远说起久远的事情。

    这代表什么意思?馨宁惊愕不已。

    “有人在害你!”

    祁修远道:“边关的叔伯给我找了当地的名医诊断,我是中了慢性毒。”

    馨宁倒吸一口凉气:“是......谁?”

    祁修远道:“在侯府对我下手的,除了二房还能有谁。”

    “可是你三岁的时候,还不是世子。并没有阻碍他们什么。”

    “当时我年纪小,很多事情并不太记得。只有祖母最清楚了,可是她老人家一直避谈当年的事情。”

    馨宁想着靳太夫人每每慈祥的笑容,还有高氏皮笑肉不笑的脸庞,还有承恩侯儒雅冷峻的面容。

    二房当年就他们三个主子,会是他们其中一个吗?

    “祁修远,公公婆婆是怎么去的呢?”

    祁修远皱眉摇头,“祖母从来不说。后来我年纪渐长,我想以当时侯府复杂的关系来看,最大的嫌疑人应该是靳太夫人!”

    “真相到底是什么?中元节的时候,大概就知道了。祖母答应有些事要亲自告诉你,其实也就是要告诉我。”

    “如果真的是她,我是一定要为父亲母亲报仇的!”祁修远紧握着拳头,眼睛发红充满了杀气。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夜百小说网 ,回复书名 ,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帮您找到您想看的小说找小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