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夜百小说网
精品小说推荐网

《厨娘王妃》全本小说网

《厨娘王妃》小说简介: “你这女人,居然敢用5两银子买下本王!?”他额头青筋跳动。“本王是个好名字,以后你就跟着本姑娘洗菜端盘子吧!”盛玉袖拍拍手,将新买的男奴拖回酒楼。谁知他不仅惹是生非,还胆大包天地对她这个老板娘动手动脚,还说要娶她当王妃?

《厨娘王妃》全本小说网


第4章

    盛玉袖又转头面对牙贩,快速从怀里掏出银锭,抛到牙贩的手上,“呐,这是五两白银,人我带走了!”

    牙贩眼前突然旋起一阵烟尘,迷得他睁不开眼睛,待他揉掉眼中的脏东西后,眼前哪里还有盛玉袖和玄靳的身影。

    “跑得可真够快的!”牙贩啧啧称奇,掂着手中的银锭。“这姑娘,根本不知道自己请回家的是什么样的瘟神啊!”

    “你还好吗?”盛玉袖一边喘气,一边不停回看,好像深怕牙贩会追上来似的。

    玄靳喘得根本无法回话。

    他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他这头强龙根本压不过人家小小的一只地头蛇,可气啊!

    盛玉袖见无人来追,立马松了好大一口气。

    她拍着胸口,不忘看看玄靳的反应。

    玄靳的身子微晃,盛玉袖撑住他的身体,“喂,你可别在这里倒下啊!”

    玄靳瞅了她一眼,毫不客气地把全身重量都转移到她的身上。

    这小女人软软的身体,靠起来挺舒服的!

    不过,这女人个头小,力气还真不是普通得大。

    玄靳一边等待胸口因狂跑而引发的疼痛消除,一边拿眼睛打量身侧的小女人。

    这女人长得一点都不好看!嘴巴大、鼻梁扁、眉毛粗、脸颊上还有小雀斑,而且穿得很进宝,明明超不出二十岁,却穿着一身褐色的衣裙,一看就是平时疏于打扮的笨女人。

    玄靳嫌弃得撇撇嘴巴,一径盯着盛玉袖瞧。

    盛玉袖因为刚才跑得有些热了,现在身上又负担这么大一个包袱,浑身香汗淋漓,一张小脸红红的,她取出随身携带的手绢,擦拭额上的汗。

    看着他的玄靳,突然觉得胸口有点怪怪的。

    盛玉袖擦好了,向来没心眼的她转着乌溜溜的眼睛瞄了一眼玄靳。

    瞧那张脸脏的!根本不能看。

    很自然的,盛玉袖伸出小手,也想给他擦一擦。

    玄靳直觉一挡,“喂……”

    后面的话,他没说得出来,因为这女人手快得很,早拎着帕子,踮着小脚尖,给他擦脸。

    她的脸突然在他眼前放大,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任她在他脸上胡作非为了。

    这要在平时,是根本不可能有的事,要是哪个奴才敢不经过他的同意,随便碰他,他非把那个奴才劈了不可,可是,现在……

    她为他擦拭的动作,是那么温柔小心,他们离得如此之近,他闻到她身上有一股很香很香的味道,像小时候偎在胖胖奶娘怀里时,闻到的香味。

    就是这似曾相识的熟悉味道,让他说不出制止她的话来。

    也因为如此之近,他不可避免把她看得更加仔细。

    这女人丑归丑,皮肤还真是白,看起来嫩嫩的,嘴唇儿水润润,脸颊红嘟嘟的,还有身后那条又长又黑的大辫子,如果披散开来的话,肯定是乌溜顺滑,比丝缎还好摸。

    想着想着,十三爷的手忍不住就要伸出去,往那束着一头黑发的锻绳探去――

    停!

    他到底在干吗?

    他现在是怎样?不过几天没女人,就饥渴到这个地步了吗?连这种要漂亮脸蛋没漂亮脸蛋,要丰腴身材只有排骨身材的女人,都能把他勾引到失魂落魄?!

    混蛋!

    “喂,滚开!”玄靳猛然把没防备的盛玉袖推开。

    “你一个姑娘家,离男人这么近干什么?”玄靳没好气地瞪了盛玉袖一眼。“还是你平时就习惯跟男人这么亲近?对谁都不挑?”

    要是别的女人被男人说了如此恶毒的话,还早不羞愧痛哭?偏偏盛玉袖不会!

    这臭小子,她救下他的小命,他不懂说声“谢谢”就罢了,还敢给她耍大牌?

    他以为她是谁?她可是他的女、主、子!

    因此,盛玉袖对眼前这男人唯一的一点同情心――消失了,她动作利索地把手帕收进襟口,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玄靳,“你敢让我滚?你可别忘了,我是你的主人,主、人!知不知道?”

    盛玉袖狠狠用手指戳玄靳的额头。

    这女人力气真大,好痛!玄靳抚着脑袋,大声骂道,“你这女人,竟然戳本王的额头,你知道本王是谁吗?你不想活命了?”

    “我知道你叫‘本王’啦,有必要一直重复吗?”盛玉袖更大声地吼回去,开玩笑,她在客栈里就是靠着这把金嗓子招呼客人的,跟她比大声?她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啦!

    耳朵聋了!玄靳捂住耳朵,只觉得耳膜阵阵发疼。

    “服了吧?”盛玉袖嘿嘿一笑。“还有,你那个名字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啊,你就叫盛进宝吧,给我们‘福来客栈’招财进宝。”

    盛玉袖沾沾自喜地点头,“这名字好记,而且‘进宝’这个名字贱,人好养。”她可不想千辛万苦把他拎回去,他过不了几天就嗝屁。

    “什、什么?”玄靳简直快气到头昏眼花,“你这个疯女人,你不但给本王乱起名字,还敢让本王从你的姓?你――”玄靳喉口突然涌上一口血,他捂住腹上的伤处,意识模糊。

    “怎么样?我这个名字起的好吧?”有人还在那边天真地自鸣得意。

    “你――”玄靳软倒下来。不行,他撑不住了!等他醒过来,等他醒过来,非给这小女人来个震撼教育不可!

    “我跟你说,我既然已经是你的女主子了,你可什么都得听我的,我说东你不能往西,我叫你买小黄鱼,你不能买大黄鱼,我……唉,唉啊,你怎麽了?”盛玉袖正想把家规跟自个儿的小男奴好好说说,可这男人竟然挑节骨眼儿上给她昏死过去!?

    哎!

    盛玉袖抓抓后脑勺。

    “我好像忘记他有重伤在身!”盛玉袖点点头,开始自我反省。“我真不是个好主人!”

    “下次不可以这样!”还不忘警告自己一记。

    “应该不会死吧?”盛玉袖毫不费力地拖着玄靳向自己的小驴车行去,还不忘嘟嘟囔囔。“看进宝刚才这么有精神地跟我吵,肯定死不了!”

    七天前。

    京城,六王爷府。

    十五月圆,月光如皎,硕大的月盘儿上不见半丝阴影,星光灿烂,举头便是一川银河,月景很是怡人。

    如此佳景,本该是齐家赏月、和乐融融的温馨场面,偏偏在京城内的六王府上空,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阴云,偌大的王宅静悄悄的,竟然连一丝光亮都没有,远远看去,像是一座死寂的空城,让观者胆战心惊。

    王府前院的空地上,画着太极图形,阴阳两极泾渭分明,在两级交接的中心点上,盘腿坐着一个老道,双掌一横一竖,手腕交接处,夹着一颗硕大的月明珠,他嘴巴里不知道在咕哝些什么,一副很认真的表情。

    近看些才发现,这片空地极大,中间虽走阴阳图,外框却是一个八角形,每个角上都震着一只瑞兽不让真气走掉。这些瑞兽虽只有六寸来高,却雕刻得栩栩如生,像是真的一样。

    老道紧闭着双眼,嘴巴里咕咙着听也听不懂的话,表情虽严肃,但额上却滑下了汗。

    这老道似乎是在做法。

    可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老道竟然偷偷睁开一只眼睛,左溜溜、右溜溜。

    待与黑暗中一双闪着野兽光芒的狠戾视线对上时,他赶紧装回一脸严肃的表情,继续呜呜呀呀地喃唱起来。

    在这做法的道场边上,雅廊下站着两三个人。

    “六爷,这道士能成事吗?”六王爷玄庸的心腹还是不太放心那个道士董华投,听听这臭老道的名字――懂滑头?!谁没事取这么个名字?不明摆着是打着“半神仙”的名号出来招摇撞骗的吗?

    偏偏六爷还就是信他!

    “这道士能让人起死回生,你说能不能成事?”玄庸冷厉开口,以眼神警告属下不要再乱说话。

    记得三天前,他领圣旨去皇家寺院――法华寺宣诏,不经意路过一家农庄,当时董华投恰好在做法救人,明明刚才还躺在地上僵硬的死尸,不过眨眼功夫,又活蹦乱跳起来,当下他便称奇,立刻把董华投请回了自己的王府。

第5章

    “你们好好看着,不许再多说一个字。”玄庸下完命令,立刻转回头,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董华投做法。

    “董道长,究竟什么时候这法术才能起作用?”玄庸终于等得有些不耐,开口问了老道。

    董华投煞有介事地捻指一算,大声回道,“六王爷莫心急,贫道已经问过天机,你所求之事,月光之神必会为你实现,待贫道念出咒语……”

    董华投双手做开弦状,硕大的月明珠在他分离的双手间滚动,见到的人都啧啧称奇。

    唯有董华投心中有数,这哪是什么真的月明珠?只不过是他的道具而已,中间穿根丝线,平时练练指法,自然可以做到他想要的任何效果。

    而玄庸给他用来做法的夜明珠,早已落进了他的口袋,他只待胡乱做法一番,觑准了时机,偷溜了事,这几年来,他就是靠此法,中饱私囊,赚了不少钱。

    而这一次……

    嘿嘿!

    董华投在心中暗笑,那个被嫉妒和仇恨冲昏了头的六王爷,骗他上钩,还不是信手拈来?

    “董道长,你为什么还不开始?”玄庸心急的声音传来。

    董华投表情一整,开始大声念道,“月光之神听我命令,速速打开重门,让我明珠使者进入!”然后董华投暴呵一声,月明珠陡然射出一柱强烈的光波,向着皎洁的明月冲去。

    “哗!好厉害!”玄庸的心腹惊叹。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一定会成功!”玄庸掩不住满脸喜气,摩拳擦掌,好不兴奋。

    而正在做法的董华投也呆了。

    他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难道说……难道这次做法真的成功了?

    “董道长,你还在等什么?”见董华投迟迟不反应,忍不住心急的玄庸拼命催促。

    “噢,是!”董华投赶紧收敛心神,继续念道,“咪哩睰哄巴拉乞……巴拉咪哩睰哄般若波罗咪……”

    董华投还没念完,只见月亮也射出一道更为巨大的光束,两者的光芒相接、融合,周围蹿升出激烈的火花。

    董华投蓦然睁大双眸,“就是现在!六爷,快!说出你的要求!”

    玄庸脚步一蹬,上前两步,他抬头仰望此时光如白昼的半空,大声而狠戾地说道,“我要玄靳和玄玥两兄弟从本王的生命中消失,滚回他们该在的地方,我要他们生不如死,像狗一样活着!”

    光束周边的火花跳动得越来越激烈,最后一声巨大的鸣呜在半空中轰然响起,几个人吓得立即卧身抱住了脑袋,深怕自己被伤到。

    因此,谁也没看到,光束投射到京城的某个方向,不过眨眼功夫,随即消失,夜空再次恢复为一片岑寂。

    现在。

    窗外的半弯月儿闪着如丝的光华,斜射入半扇敞开的窗牖,方桌几上一灯如豆,盛玉袖趴在床边睡得正香,而躺在床上的正主儿却睡得很不安稳。

    玄靳的额头上,不停向下流着硕大的汗珠,一头黑黑的长发,如散乱的羽鸦毛,揉满了整个枕头,他来回摇晃着脑袋,眉头紧皱,不知是被噩梦缠身还是被病痛折磨着。

    迷糊的梦间,想起那几天的遭遇。

    那伙人把他劫走后,不停给他灌药,让他空有一身功夫无法使出。即便是这样,他也会拼力反抗,这样做的结果不错,没人敢近他身半步,不过,也让他成了一个烫手山芋,刘妈连哄带骗地把他卖给一个花楼的老鸨,老鸨本来打着如意算盘,想在他身上大赚一笔,不想,他却害客人断子绝孙,老鸨大怒,动用关系抓来刘妈,刘妈不但大陪了一笔,还险些送了性命,恼羞成怒的刘妈,在他身上用尽了酷刑,把他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最后像扔块破布一样丢给牙贩。

    混账!

    想他玄靳养尊处优二十二年,何时受过这等待遇?而最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是怎么在一夜之间,从自己的王爷府来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南方小镇?难道自己现在还是在梦中?为什么他解释了上千遍,自己是当朝十三王爷,父皇最最宠爱的宝亲王,却没有一个人相信?

    玄靳咬牙切齿地醒来,全身痛得要命,偏偏还有一处痛得有点奇特――他努力把脖子偏过去,这才看到某个丑女,正朝天张着一张大嘴巴,呼哈呼哈睡得好不香甜!

    而且――

    那颗脑袋无巧不巧正压在他这个病患的手臂上,最最可恶的是,她的嘴边还留着一道口水?!

    玄靳心头猛蹿起一阵火。

    这个女人他记得,就是当天从牙贩手中买下他的人,当时还把他气昏过去!真是太有能耐了!

    他想把她推开,可无奈手臂被她压着,身上又痛得要命,不能做太大幅度的动作,幸好他的脚没受伤。

    玄靳一只大毛脚使力踹过去――

    “哎呦!谁?是哪个瞎眼的混蛋敢踹我盛玉袖?我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盛玉袖猛然被人家从美梦中一脚踹出来,那多不甘心?正梦着遇到一个俏郎君呢,是哪个该杀千刀的?!

    “是我!”阴森森一道男声蓦然在耳边响起,盛玉袖一回神,这才想起自己是来照顾病人的,自己倒先睡到天昏地暗了。

    “丑女人,本王渴了,给本王拿人参茶来!”玄靳趾高气昂地吩咐。

    “进宝,你身子还没好,不能喝那么好的东西。”盛玉袖开始啰嗦起来,“再说,我也没有那么好的东西给你喝。你这几天,因为睡睡醒醒,没怎么好好吃东西,先吃点稀粥开开胃就可以了。病人要吃得清淡些!”

    “你这笨女人,本王说要喝人参茶,你就拿来,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玄靳皱着眉头,觉得自己跟这个女人说话,比跟一头牛说话还费劲。“还有,不准你再叫那个名字。”

    “我说你啊,当病人就要听话。”盛玉袖边说边卷起袖子,帮玄靳把枕头垫高些。

    甭看这女人动作粗鲁,但几乎没碰到他的伤处,看在她这么用心的份上,他就委屈点,不再骂她了。

    盛玉袖帮玄靳掖好被脚。

    “你等一下,我去帮你端点东西来吃。”

    转眼功夫,盛玉袖就端着一个食盘走进来,人还未到,粥的香味就先传到玄靳的鼻中。

    玄靳吸吸鼻子,肚子咕噜噜地响了。

    他现在饿得可以吞下一头牛!不过,这女人做的东西能吃吗?

    玄靳用挑剔的眼神,看着端到他眼前的那碗淡粥,大爷他向来是五体不勤、六谷不分,自然搞不清那碗粥里煮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但香味他可是闻得出来的,冷眼这么瞧着,粥里红红、白白的,食相倒也不错,可这丑女人,不过乡野一村妇,能煮出什么东西来?

    搞不好随便吃下去,他矜贵的胃会受不了。

    还是不吃了!

    玄靳冷下脸,故意对盛玉袖放到他唇边的粥视而不见。

    “怎么,你不吃?烫口吗?”说着,盛玉袖就把粥送到自己的嘴中。“不会啊,不热也不冷,还挺好吃的呢!”

    玄靳斜了她一眼,淡道,“本王不吃这些乡野村夫吃的东西。”

    盛玉袖眉头一皱。“进宝,这我就要说你了啊!做人就是要认命,你本来就是个乡野村夫,还不要吃这些粗茶淡饭,来来来,吃了病就会好,伤口就不会痛,来,张开嘴,把这些吃光……”

    当他是黄毛小孩吗?随便哄哄,他就会吃啦?玄靳生气地想着,虽然肚子饿得咕咕叫,但不想吃就是不想吃。

    眼见着丑女人把盛满了稀粥的勺子往他的嘴巴里塞,他想躲,但床就那么点大,他还行动不便,再说,这粗鲁女人要是不小心把粥洒到他身上……

    “喂,不准拿你用过的勺子……”伺候本王……咕噜咕噜,玄靳像是被人灌药似的灌进了一口粥。

    “你……咕噜……这个……咕噜……丑女……咕噜……”嚼一下,嗯?味道好像还不错!粥吞下,舌尖在嘴巴里溜了一圈。

    玄靳的眼睛蓦然睁大。这粥……简直是齿颊生香、回味无穷也!

    盛玉袖得意地看着玄靳。“怎么样?很好吃吧?”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16k小说网 ,回复:厨娘王妃,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帮您找到您想看的小说找小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