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夜百小说网
精品小说推荐网

《搞事拼图》小说排行榜2017前十名

酷爱搞事的女主在各个世界作死的故事~
本文又名《可惜男主死的早》/《男主死了以后》/《女主她起飞了》。

《搞事拼图》小说排行榜2017前十名


  ——想要,想要活下去。
  ——无论如何,都想要活下去。
  
  +++
  
  火辣的刺痛从脊背上传来,浑身上下都是痒刺的疼痛感,就好像被无数的针捅穿而过,被绑缚住的双手被粗糙的绳子摩出钝钝得生疼。因为这样痛苦的折磨,她不停地低喘着,像是缺氧的鱼,想要借此缓解身上的痛感。
  
  原本空无一物的视野中渐渐浮现出了分离重合的轮廓。
  
  ……鲜红色。
  四下都是诡异的鲜红色。
  
  她终于能看清自己的周遭是一副怎样的景象——一间宽敞的和室,四角放着火光暗暗的烛台。山吹茶色的障子纸门上描着群山奔马,透着富贵考究之气。
  
  她的身前卧倒着一个男人,穿着灰色的浴衣,身下是一片弥散开的血泊。烫热的血液还没有失去温度,粘稠地向四处蔓延,将原本干净的榻榻米染成一片脏污的颜色。
  
  看清这幅可怖的景象,她轻轻地倒吸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纸门外也响起了奇怪的声音。不是脚步声,只是金属摩擦的响声。刷刷几声轻响,几个男人便如同影子般落在了她的面前。
  
  “殿,刚才的声音是……”
  “——殿?!”
  
  这几个男人统统作盔甲打扮,额头上绑着刺有族纹的白布。他们见到那伏倒在血泊之中的男子,顿时便如同炸开了锅般喧沸起来。
  
  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不明就里地看着他们反复地查看着尸体情况,四处奔走。因为无法理解眼前的景象,她干脆地陷入了自己的沉思。
  
  她叫做佐藤泉,是一个被创作出来的、空虚乏味的角色。为了创造者的愿望,她不停地收割着别人的好感度。当别人对她的好感度上升时,她能够获取属于自己的记忆与情感。曾经的她疯狂地追逐着所谓的“记忆”,最后却阴差阳错地被人以药剂杀死在警署之中。
  
  本以为伴随着死亡,她的使命已经结束。现在看来,并非如此。记忆倒置流转,她又回到了脑海空无一物、只有基本生活常识的状态,就像游戏存档清零,回到序章界面。曾经在现代东京生活的记忆变得恍若隔世,就像已经过去了数百年一样。
  
  ——又要,重新来一次了吗?
  她在心底喃喃自语。
  
  “是这家伙干的么?”
  “只有她在这里了吧…可是她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喂!你是怎么回事!”
  
  有两个人在大声地质问她,但是她正在愣愣地出神,只用茫然无措的面色应对这两个人。眼前的人来来去去,最后变成一个二十岁上下的黑发男人。他蹲下身来,用正气阳刚的声音问她:“这里发生了什么?”
  
  他的声音,终于让佐藤泉回过了神。然而,即使是清醒了,她也做不出有效的回答,只能茫然地说:“……不知道……嘶,好疼。”
  
  当她的神思回到身体中时,身上伤口的痛觉也在同时一并归来,齐齐发作,让她皱起眉头,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曾经的她可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伤痛,顶多只是摔跤和扭伤罢了。这样的痛苦,让她痛得几乎要流出眼泪来——只可惜,她是不会流泪的。
  
  “不知道?”面前的黑发男人闷闷地重复了一声。
  
  这个男人蓄着齐整的黑色长发,五官端方刚毅,一看便是个正直坚毅的人。他的额头和其他人一样缠着白色的布条。不过,他显然比其他人更有地位,因为他被称作“柱间大人”。
  
  “……不知道。”佐藤泉低下头,实话实说:“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什么也不知道?”柱间露出了困扰的神情,摸索着下巴:“那看见了什么吗?比如说我的委托人,大名殿下怎么会死在这里,是谁动的手,你怎么会在这里,一副刚接受了严刑拷打的模样……之类的,看见了吗?”
  
  “……我不记得了。”她的声音愈发轻了。
  
  “麻烦了麻烦了。”柱间走到大名的尸体旁,说:“委托人竟然在我们的重重保护下死了。宇智波一族已经厉害到这样的程度了么?斑来过了?”
  
  眼看着自家首领又要开始一波吹斑,柱间身旁的其他忍者不由提醒说:“这个女孩子未免太可疑了吧?”
  
  柱间将视线投到了那少女的身上。
  
  她被绑着双手和双脚,像是一条被迫搁浅的鱼,曲着双腿半瘫在地上。简陋的白色浴衣上有着无数撕裂的豁口,背部和小腿上都有鞭打的痕迹。刺目的血色与并不纯洁的白,形成鲜明的对比。
  
  “看绳子的绑法,绑她的人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啊。”柱间严肃起来,训斥说:“这样一个被绑的严严实实的小姑娘能做什么呢!大名是被冰锥刺死的,这很明显是忍者的手笔。”
  
  柱间的部下也知道,他们的首领是个仁厚的人。面前这个小姑娘就算有一万分的嫌疑,只要还有一分的清白可能性,柱间也不会随意给她扣上罪名。
  
  他们千手一族在忍界是数一数二的忍者家族,从来接到的都是护卫大名这样的重要任务。在忍界唯一可以与他们一较高下的,便是宇智波一族。而现在宇智波一族没登场,委托人大名便不明不白地死在了重重的护卫之下。这要是说出去,宇智波一族恐怕是会冷笑奚落不止了。
  
  “柱间大人。”一名忍者走进了和室,凑到了柱间的耳旁。
  
  “我问过大名府的侍臣了,这个姑娘好像是……好像是……大名殿下的业余爱好。就是……”忍者的视线落在她被鞭打得一片狼藉的背上,有些不齿于说出这个事实:“她是大名殿下的女人。”
  
  随着更多情报的获得,柱间的面色严肃了起来。
  
  忍者们可以将大名府的四周保卫得严实无比,但他们没资格阻止大名和自己的妾室玩耍。
  
  同柱间说话的忍者拧紧了眉头,朝着佐藤泉举起了匕首,做出警戒的姿态:“这个女人……”
  
  佐藤泉能够感觉到,此刻的氛围着实紧张。他们并不是在说笑而已,是真的动了警惕与杀意,正如倒在地上的那个男人也确确实实是一具尸体一样,这一切都是可怕的事实。
  
  她僵硬着身体,瞳孔因为恐惧而略略地缩起。
  
  因为惧怕,她的身体产生了不可控制的变化。她周身的空气干燥起来,水分凝为细碎的冰锥,乱七八糟地朝着各个方向飞射而去。一时之间和室内的忍者们连忙上蹿下跳地躲闪着冰锥。
  
  看到那熟悉的冰锥,忍者们呼喊起来。
  
  “就是这家伙——”
  “她就是杀死大名的人!”
  
  耳旁的呼喊,让佐藤泉的心底愈发慌乱。她勉强维持着镇静,重复着一句话:“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什么也想不起来!”
  
  原本落到地上摔碎了的冰锥们又彼此拼接凝结起来,在房间里四处乱撞着。
  
  柱间懵逼。
  
  他本来还考虑着小姑娘清白无辜的可能,可现在看来杀死大名的人就是她。
  
  大名私下的兴趣爱好确实令人不齿——从附近的村庄里强迫式地购买漂亮的少女,美其名曰迎娶回家作为妾室,实则是用鞭子和针虐待她们。为此而死的女孩,已经不下五位。如果眼前这个少女没有杀死大名的话,恐怕就会成为第六个了吧。
  
  “算了。”柱间对自己的部下说:“我们的任务只是保护大名,并不负责追缉凶手。这个小姑娘,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柱间大人——”
  
  部下们不满的呼声,没有让千手柱间回转心意。他一向是个宽厚仁慈的人,对非正常的死亡最为痛惜不过。委托人大名这样轻贱生命的行为,让他极为不齿。他自认不是妒恶如仇的激进派,但最基本的黑白认知还是有的。
  
  这个少女记忆混乱,神志不清,对忍术毫无掌控的能力,一紧张便一阵胡来。很有可能她是在被虐待的时候受到过多的刺激,因此暴走失手杀死了大名。
  
  摆在千手柱间面前的,是两条选择。
  
  将她交给大名的人,任由他们处罚。或者,当做什么也不知道,将这件事掩盖过去。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第一个,但千手柱间却选择了第二个。
  
  也许,只是因为不小心多看了一眼她手上被扎出的血痕,那些刺目的痕迹便挥之不去了,让他做出了这样的抉择。
  
  至于大名那里——交还委托金便算完事。毕竟,忍者们虽然看似听从于政权,却拥有不容小视的力量。因为任务的失败而惹怒千手一族,并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柱间让同行的女忍者收拾了她的伤口,再给她找一件衣服。过了小半天,这个引发骚乱的少女才重新回到柱间的眼前。
  
  她的手上脸上绑了不少绷带,走路摇摇晃晃的。不知道是哪位好心人捐献的男式羽织披在她的肩膀上,看起来空落落极不合身。
  
  “你的家在哪里?”
  “不记得了。”
  
  “父母的名字呢?”
  “不记得了。”
  
  “大概是什么时候被带来这里,路上的风景呢?记得标志性的东西吗?”
  “不记得了。”
  
  柱间露出无奈的神色,哈哈干笑了几声,说:“那你还记得什么?”
  
  “我叫泉。”
  “泉……噢,泉啊。”
  
  柱间瞬间想起了宇智波斑的弟弟。
  那位宇智波的族人也有一个类似的名字,只不过末尾的发音不同。
  
  作为杀死委托人的嫌犯,这个没有去处的女孩不适合被带回族中,只能在族地外的某处安置下来。当她的伤口渐渐复原,脸上的绷带也拆解开后,柱间才后知后觉地感到幸运。
  
  ——那个时候,在千手一族众人的面前,她用绷带裹着脸、使别人无法看见她的容貌,对于她来说,对于千手一族的人来说,这都是一件幸运的事。
  
  她的容貌太过耀眼,一定会让人无心任务吧。

002

和佐藤泉曾经生活过的时代相比,这个世界显得极端的复杂危险。战争、忍者、家族,这些好像只会在传奇话本里出现的词汇,全部进入了佐藤泉的认知之中。
  
  在这个世界里,她并没有悠闲生活、游乐人间的资本。除了美丽的面孔与不知该如何使用的力量,她别无所有。既无家族归依,也无钱财傍身。
  
  现在的她想要在这个乱世里活下去,最好的选择便是拽紧千手一族这棵大树。
  
  所幸,千手柱间是个极为仁厚的人。他没有将失手杀死大名的佐藤泉交出去,反而给了她安置之所,让她暂时地居住下来。
  
  房屋很简陋,仅仅只能提供遮风避雨的作用。但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已经是最好的选择。骤然从生活娇贵的千金变成了在战国时代里流离失所的普通人,佐藤泉花了很久才适应身份的变化。
  
  在佐藤泉来到这个世界之前,这具身体被虐待得不轻。但是她却意外地拥有很强悍的愈合能力,无论多么可怕的伤口,都无法在光滑的肌肤表面留下痕迹,最后都会愈合得完好如初,让可怖的伤疤不见踪影。
  
  短短半个月后,泉已经可以揭掉脸上的绷带了。
  
  柱间来看望她的时候,她终于可以用自己的面孔直面这位千手一族的首领。
  
  柱间虽然是一族的首领,但却是个会将心底想法表现在脸上的直性子。因此,在看到佐藤泉的面貌时,他毫不吝啬地给出了一副吃惊的表情。
  
  “噢……”他摸摸自己黑色的脑袋,讪讪说:“我算是理解为什么那位大名那么爱重你了。”
  
  他说完这句话,想到大名和泉之间的事情,顿时觉得自己失言,连忙补救说:“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提起这件事的。”
  
  他没有穿着执行任务的盔甲装束,只穿着浅葱色的齐腰羽织和豆色的甚平,很是简单随意。只不过他皮肤黑,再穿浅色,就显得自己更黝黑,仿佛一颗从地里挖出来的土豆。
  
  佐藤泉用简陋的茶具替他沏了茶,恭恭敬敬地表示了自己的感谢之意:“柱间大人愿意出手帮忙,实在感激不尽。”
  
  泉一低头,黑色的头发便晃晃悠悠的,一缕一缕亮的像是丝锻。柱间盯着她的头发看,脑海里竟然蹦出一个荒唐的念头来——这样粗鄙简陋的屋子,怕是埋没了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她这样的人,就该用富丽堂皇的屋宇珍藏起来。
  
  不过,柱间也只是想一想而已。
  
  不顾族人的反对之声将泉救下来,已经是很出格的行为了。要是再在她身上花过多的钱财,恐怕他就要被自己那个严苛无比、整天没什么好脸色的弟弟狠狠地教训一顿了。
  
  “你以后有什么安排吗?”柱间问。
  “……”泉沉默了。
  
  柱间露出了凝重的面色,心里也知道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现在的泉什么都不记得了,家人、故乡、姓氏,一概都不知道。离开了自己的庇佑,她根本无处可去。如果仅仅只是一个流离失所的普通人就算了,她还长了一副这么危险的面孔,简直是在不停地散发着“来欺负我”、“来绑架我”的信号。
  
  柱间认真思考的时候,面孔就会帅气一些,多了几分男子汉的坚毅。但是更多时候,他看起来都很傻白甜,透着一股淳朴耿直的气息。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柱间没思索出什么好的方案,大手一挥,说:“你这样离开这里,太危险了。总之,先跟我学一些基本的忍术吧。这样,出门在外好歹有自保能力。”
  
  泉具有提炼出冰锥的能力,这样的能力恐怕是她与生俱来的血继限界。因为她不记得自己的家族和姓氏,柱间也不好推测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血继。但是,有查克拉终归是好事,这说明泉可以成为一名忍者。
  
  泉露出了感激之色,十分谦敬地伏下身体行礼。
  
  看着她这幅礼貌的模样,向来很随和的柱间觉得很不自在。他伸出手拍了拍泉的肩膀,说:“不用这么见外,忍者不太在意这种虚礼。”
  
  他手掌下的身体软软的,柔弱无骨,却又像一团初初融化的冰。柱间愣了一下,才想起来面前的少女不是他那可以一起赌骰子喝陈酒的部下,也不是整天板着面孔一副冷淡模样的弟弟,而是佐藤泉。
  
  于是,柱间迅速地收回了手。
  
  柱间客套归客套,佐藤泉却没有因此对他亲近起来。
  
  她是个很软和温雅的人,说话做事都是温温柔柔的,无论柱间怎么强调“不用见外”,她都会谨守着礼节,该说、该做的一样不落。柱间甚至怀疑她是哪位大名流落在外的公主,因为她那说话做事的妥当斯文好似已经锻进了骨子里,良好的教养可见一斑。
  
  时间久了,柱间也就不再纠正她。
  
  她用温柔的嗓音喊自己一声“柱间大人”,比族里那些五大三粗的忍者喊出来好听多了,比弟弟扉间喊的“闭嘴大哥”更是好听上十万倍。
  
  柱间是现下忍界中数一数二的忍者,幼时也时常在忍术方面给弟弟们指导。他教给佐藤泉一些基本的忍法,但对于泉那血继却是毫无办法。
  
  “我的家族里没有类似的忍术,我也不好说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忍法,还是你自己揣摩掌控。”柱间对她说。
  
  一边说,一边在心里感慨着,擅长水遁的扉间应该能够教她一些有用的东西,但扉间八成是不愿意教她的,恐怕还会把她直接赶走,再把自己训一顿。柱间甚至都想好了,扉间会说出怎样的话来教育哈哈干笑的自己。
  
  “大哥你真是越活越不像样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外族女人,你竟然……”
  
  “柱间大人?”
  
  泉轻软的呼唤声,让正在屋檐下发呆的柱间回了神。他露出了笑容,说:“刚刚走神了。”
  
  正值梅雨季,屋外正下着牛芒似的细雨。青翠的叶片被雨水洗刷得干干净净,山野里弥漫着一股朦朦胧胧的水雾。
  
  佐藤泉看这雨势,便拿来了屋里唯一的一柄伞,替千手柱间撑开。
  
  有人帮自己撑伞,柱间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他回头看一眼,更觉得不自在了——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小姑娘柔柔顺顺地替自己撑着伞,秉着优雅谦逊的姿态要送他出门,这不就像是一位已婚的妇人送她的丈夫出门吗?
  
  柱间过意不去,就迅速地告辞了,不顾豆大的雨点,穿着羽织就往山野里蹿。
  
  柱间走了,佐藤泉便淡定地回家。
  
  她并不是很想如曾经的自己那样,如完成任务一般引诱着男人,以获得自己的记忆。现在的她,对于“记忆”这样的东西并无追求。
  
  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她已经不太记得清了。甚至于曾经喜欢过的男孩的模样,在脑海里都已经模糊了起来。
  
  在生活安逸的时候,她可以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嗔痴撒娇,成天揣摩着别人是否嫉妒或者喜欢自己。可是一旦来到这个战火纷飞、混乱动荡,人命毫不值钱、犹如草芥的世界,她没有了优越的家境、安逸的生活环境,她的所有期愿干脆统统变成了“活下去”。
  
  因为经历过死亡,她才更渴求生存。
  
  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睁开眼睛便要面对一副血淋淋的凶案现场,自己还很有可能就是凶手。换做是谁,都无法继续保持着单纯的心态。
  
  柱间时常来教她忍术,起初还只是教习而已。后来他就忍不住顺道带些吃的喝的用的给泉,有一次甚至买了一套略显华美的衣衫给她。要知道柱间自己都没几套衣服,常年穿着同一个款式的服装。
  
  千手柱间想,自己这种行为大概算是怜悯——泉这样的小姑娘,正是十七八岁最爱美的年纪,整天穿着别人穿剩下的男装,多蹉跎啊。
  
  佐藤泉领了他的意,把柱间送来的那一身和服穿上了。这一身虽然不如她上辈子曾经穿过的那些振袖和服华美精致,在这个时代里却已经是极为精细的衣装了。
  
  要是走出这座屋子,村里的村人穿的可都是单色的布衣,看上去像是一大片无聊的背景布。柱间送的和服有刺绣又有鲜亮的颜色,活泼多了。
  
  佐藤泉穿这身衣服,更衬得她艳丽夺目起来。她送柱间离开的一幕,落在路过的村人眼里,便显得别有深意。奇奇怪怪的流言四处传着,什么样的都有。最后传入千手一族的二首领千手扉间耳中时,已经大变模样。
  
  “千手一族的首领千手柱间偷偷在族外养了一个人。”
  
  扉间听到这句话时,正在用手刀切着入夏来的第一批西瓜。他听着这句话,登时愣住了,暗红色的眼眸刷刷结起一片寒冰。
  
  他觉得自己十分头大。
  
  前要对付终生宿敌宇智波,防止他们在休战时搞什么小动作给族人添麻烦;外要对付野心难测的大名,替千手一族在火之国里谋一席之地;内要帮他那过于天真好骗的大哥处理政务,免得千手一族被坑得一穷二白。
  
  结果,大哥还挺悠闲的。
  他这位好大哥又路见不平救了哪儿的孤儿?
  
  给扉间传情报的部下咳了咳,说:“不是孤儿,是柱间大人……养了一个漂亮的女人。”
  
  当时,当着部下的面,千手扉间手里的瓜啪嗒掉在了地上。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16k小说网 ,回复:搞事拼图,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帮您找到您想看的小说找小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