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夜百小说网
精品小说推荐网

重生末世之未来(白瑾言和陆景迟在末世的奋斗时光)小说全文阅读

《重生末世之未来》小说简介:末日来临,白瑾言和亲友努力厮杀拼出一条活路,但是,excuse me?我的理想型不提大长腿美女了,好歹得是个妹子吧?你这硬邦邦的汉子能离我远点么?

重生末世之未来(白瑾言和陆景迟在末世的奋斗时光)小说全文阅读


第一章 风雨欲来

    “欢迎收看本期的新闻报道,近日全国多地持续高温,气温平均在38度以上,刷新历史上最高气温,未来也会持续一段时间,市民外出要做好防晒工作……”

    白瑾言“啪”地一声关掉电视,疲惫地摊在沙发上。

    外面的气温太高,他已经在家里待了三天都没出过门了,实在闷得有些发霉了。

    “叮咚。”

    白瑾言起身去开门,迎面就是一股热浪。

    “卧槽,热死我了。”符宜一进去就直奔空调的风口,还不忘吩咐,“哎,给我倒杯水。”

    看在他顶着高温过来的份上,白瑾言大方的给了他一杯水。

    “有那么夸张吗?”

    “那是你没出去试过,也就是我听到您的一声吩咐就过来了,换做别人,谁想来。”符宜合时宜的在白瑾言面前卖夸。

    “这天气真是邪门了,”符宜灌了几杯水,感觉凉快些了,凑到白瑾言旁边,道:“网上有人说是末世来了,闹得沸沸扬扬的,我看着还挺像回事。”

    回答符宜的是一脚丫子,白瑾言皱了皱鼻子,那是被汗味给熏的,嫌弃地踹开符宜。

    符宜也不计较,白瑾言的洁癖是出了名的,自觉地离白瑾言远点的位置坐下。

    白瑾言不给面子的嗤笑一声,玛雅预言2012年世界末日到的时候,不也有人鼓吹,还不是什么都没发生。

    “少叽叽歪歪的,把你的臭味洗掉再说。”

    “待会不是要切磋嘛,迟早也是会脏的,就不洗了。”话还没说完,迎面就是一个枕头。

    好吧,您是大爷,您怎么说,小的怎么做,符宜把枕头放好,乖乖的到自己在白瑾言这住的房间里去洗澡。

    白瑾言没啥爱好,除了吃喝玩乐,就剩格斗了,而且还不是随便玩玩的那种,格斗技巧很好,除了格斗,平时也会玩下跆拳道、泰拳之类的。

    符宜不明白白瑾言怎么会喜欢玩这些,像他们这种富家子弟,会吃喝玩乐不就行了,何必把自己搞得那么累,但奈何发小喜欢,自己也得舍命陪君子了。

    好吧,符宜是个十足十的纨绔子弟。

    不过,在接触了一段时间后,符宜也慢慢从中体会到了乐趣。不得不说,符宜没有长歪,很大一部分都是白瑾言的功劳,所以符家人才安心的让符宜跟着白瑾言。

    要不然凭白瑾言私生子的身份,符家人根本不放在眼里。

    白瑾言是白家的私生子,而且是不受待见的那一种,虽然拥有白家的姓,却没有进入族谱,没有进入族谱,就意味着没有人承认他的身份,所以他一直被养在外面。

    从他有记忆以来,他都是自己一个人过的,对白家人并没有多少感情,很多时候他都忘了自己是白家人,只有每个月收到银行卡到账信息的时候,他才会想起自己原来是白家人。

    白家在m市是名副其实的豪门贵族,底蕴丰厚,虽然白瑾言是私生子,就算暗里看不起,但是明面上还是得给白家的面子,所以白瑾言在圈子里还算吃得开,不过是他不想去凑热闹而已。

    符宜洗好,出现在训练房的时候,白瑾言已经换好衣服在等着了。

    经过一番软磨硬泡,符宜扶着腰,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从训练室里走出来,和白瑾言切磋,他只有挨揍的份。

    等他们两收拾好,外出觅食,已经是八九点了,走在路上,仍能感受到从地面上升起的热浪,闷得难受。

    在晚上很多人都外出活动,实在是白天太热了。

    大多数都是三三两两的,或者是一家人,白瑾言不想出门,就想去超市买点东西。

    超市里人蛮多的,受最近的末世传闻,人心惶惶,虽然政府出面澄清,但只起到了一点效果,很多人都选择去囤物资,毕竟多囤点也没花多少钱,东西就放在那,给自己一个心安。

    白瑾言逛了生鲜区,买了不少鲜肉,又去零食区买了一袋零食,又拿了三箱矿泉水和一听啤酒。

    如果是平时,这些事情是不用白瑾言干的,不过是最近高温,白瑾言看家里的保姆一把年纪了,不想让她顶着高温作业,就给她放了假。

    符宜在后面推着购物车,看了一眼白瑾言放进去的啤酒,道:“听说酒庄那边进了一批好酒,待会要不要去那边看看?”

    闲着也是无聊,白瑾言没反对,结完账,就奔着酒庄去了。

    去那边挑了两瓶葡萄酒和一瓶威士忌,都是有些年份的。

    白瑾言和符宜是老面孔了,是经理接待的他们。

    在看酒的时候,有人急匆匆的跑进来,神色慌张,衣服有些凌乱,见到白瑾言他们愣了一下。

    经理的脸色也是一僵,歉意地对他们说:“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一下。”

    进来的那人在经理耳边不知说了什么,经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哎,你觉得这瓶怎么样?”

    半响没得到回应,符宜歪过头,见白瑾言一直盯着经理那边,拉了他一下,“看什么呢?”

    “没什么。”白瑾言感觉到有些异样,眼皮一直在跳,直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发生了这个小插曲,白瑾言也没心情继续看了,拿了看好的酒去结账,路过那人的时候,白瑾言似乎无意的扫过那人的手。

    白瑾言看着眼前的夜色,感觉风雨欲来,压得心沉沉的。

    或许是多虑了,回到家后,白瑾言总觉得身上有一股火要冒出来,口干舌燥的,灌了几瓶水都没得到缓解。

第二章 风雨来临

    白瑾言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嗓子干哑,浑身没有力气,屋里也是暗暗的。

    想坐起来喝口水,挣扎了半天都起不来,头又晕晕的了,只能在床上歇着。

    快睡过去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一些响动,走进来一个人。

    不是保姆,是符宜,白瑾言才想起来昨天符宜在他这。

    符宜进来就在床边坐着,一声不吭的。

    嗓子干得冒火,白瑾言张了张嘴,声音果然很难听。

    “我想喝水。”

    符宜好像被震了一下,才试探地问:“瑾言?”

    “嗯。”

    符宜坐着不动,隔了一会,猛地扑到白瑾言身上,“你终于醒了,你再睡下去,我就要被你吓死了。”符宜的声音带着哭腔。

    白瑾言一时不防,咳嗽了好几声,用尽全身的力气吼道:“给我滚开。”

    符宜收敛了下情绪,意识到了自己的动作,赶紧爬起来,给白瑾言拿水。

    喝了一杯水,恢复了些力气,语气恶劣地说:“瞧你那点出息。”

    白瑾言是很少生病的类型,但一生起病来就来势汹汹的那种,以前也不是没试过,这次符宜居然哭了,在白瑾言的意料之外,虽然被关心的感觉挺好。

    “瑾言,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了,你的体温一直降不下去,我都要以为你要烧傻了,你都不知道我这两天是怎么过来的。”

    “少他妈的废话,去把灯打开。”

    符宜捂着被踢疼的地方,有些委屈,“他停电了。”

    白瑾言咒骂一声,身上黏腻得厉害,感觉很难受。

    “喂,扶我起来。”

    符宜扶着白瑾言坐起来,问:“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没胃口,我现在只想洗澡,扶我一把。”

    见符宜久久没有动作,“该不会连水都停了吧。”

    “那倒没有,”符宜迟疑了下,“不过那些水已经不能用了。”

    黑暗中的符宜神情纠结,不知道怎么向白瑾言说。

    “瑾言,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要不你自己去看吧。”

    现在是下午四五点钟,透过厚重的窗帘,洒下一丝丝光线。

    外面应该是人头出动的时候,现在却安静的出奇。

    白瑾言狐疑。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这种类似生化危机的场面,如果是正常人都会觉得像是做梦或者害怕之类的反应,白瑾言却很平静,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好像预料到了会发生一样。

    “就在前天,那时候我看你晕倒还想送你去医院来着,幸亏你一直抓着我不让我去。”符宜的语气透着庆幸,幸亏他没送,要不然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了。

    刚发生这种的时候,符宜差点没吓到半死,白瑾言又高烧不退,昏迷着,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这两天过得心惊胆战的。

    昨天打电话回符家,没说两句话,通信就断了,不过幸好知道父母是安全的。

    符宜习惯了以白瑾言为主,所以一开口就问:“瑾言,我们现在怎么办?”

    “凉拌。”

    符宜气急,这都什么时候了,能不能正经点。

    “我说真的。”

    “我也说真的。”白瑾言揉了揉太阳穴,“给我拿些吃的。”

    刚醒过来,身体还很虚弱,稍微想多了,太阳穴就疼得厉害,所以白瑾言确实不知道怎么办,起码现在不知道。

    符宜久久地盯着白瑾言,然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任劳任怨地下楼去给大爷拿吃的,可不就是大爷嘛。

    这都要大难临头了,居然还这么风轻云淡,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这真是误会,白瑾言觉着,既然事情来了都来了,那就接受吧,事情总是会有转机出现的。

    事实证明,只要事情没危及他,白瑾言都觉得无所谓,他向来推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那瞎操心,不过是平添烦恼罢了。

    吃了点东西,又休息了一晚,感觉身体恢复了不少,白瑾言慢悠悠下到客厅。

    符宜从厨房里出来,一脸愁绪,见白瑾言下来,说:“瑾言,我们的食物没有多少了,而且冰箱里的肉都臭了。”

    早知道之前有人鼓吹末世论的时候,他应该相信的,现在好了,什么都没准备,符宜悔得肠子都青了。

    白瑾言没回答,走到窗边看着外面。

    “没有了,那就出去找。”

    “出去?你疯了吧,你昏迷的时候不知道,那些怪物是会吃人的,抓着你了也会变成怪物。”

    符宜想到之前看到的画面,脸色都变了,现在看到肉就想吐。

    “难道我们要在这里饿死?”白瑾言说着,就开始寻找趁手的武器了,他记得以前好像有人送给他一把唐刀来着,好像放在储物室了。

    “政府啊,他们肯定会来救我们的。”

    “嗯。”白瑾言淡淡地应了一句,不明白为什么符宜这么崇拜和信任政府,确切地说,是军队,虽然他们的确值得崇敬,不过对白瑾言来说,军队离他太远了。

    符宜不高兴了,对白瑾言的态度很不满,“难道你不相信军队会来?”

    “我相信他们会来,不过我们要保证在他们来之前,不会先饿死。”

    见白瑾言真的在准备了,“真的要出去?”

    “比珍珠还真。”

    “要是被抓到怎么办?我可不想被那些恶心吧啦的东西吃了,也不想变成怪物。”

    “你放心,如果真有那时候,我会杀了你。”白瑾言定定地直视符宜。

    符宜一愣,半响后回过神来,笑道:“那我们说好了,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们要亲手杀了对方。”

    男人间的感情,总是来得真诚而干脆。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夜百小说网 ,回复书名 ,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帮您找到您想看的小说找小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