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夜百小说网
精品小说推荐网

《月懒云疏》小说排行榜2017前十名

本文讲述沉稳踏实十项全能的男主不幸拜入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能睡着绝不躺着的女主门下而后展开的一段狗血小白的爱情故事。

《月懒云疏》小说排行榜2017前十名


 楔子
  
  黄昏之时,山岭之间,忽起了一阵浓雾。雾气如潮,没过林木,模糊景物。本该是倦鸟归巢的热闹时刻,却静得听不见半分响动。很快,那雾气似凝固住了一般,将整片茂林牢牢冻结,化出可怖阴郁,掩去生机。
  
  突然,一道明光绽开,冲破死寂。刹时间,浓雾泄散。鸟兽骤然嘈杂,无数雀鸟扑翅而起,直冲天宇,似逃命一般。
  
  只听数声巨响,夹杂着猛兽嚎叫,连绵回荡。片刻之后,一只巨兽嘶吼着冲出了浓雾,腾身在了林梢。
  
  但见这巨兽身长十丈有余,其形如蛇,却生六足,一身黑鳞微泛青光。头上犄角如剑,口中獠牙似刀,双目赤红,闪耀如炬。如今,这怪物盘踞在林梢之上,真如一座小山一般。它目露凶光,狠狠盯着林中,张口吐气。那气体赤红,所过之处林凋叶落,想来是剧毒。
  
  眼看那红气猖狂弥漫,又有数道明光从林中窜起,转眼将那红气驱散。几道人影随之而起,轻盈落在了树梢。细看去,那几人皆是二十上下的男子,青衫持剑,端严肃穆。
  
  众人站定,斥道:“大胆妖孽,还敢顽抗!”
  
  那怪物听得此话,眯了眯眼睛,猛然起身,长尾一甩,扫向了众人。众人见状,慌忙闪避。有灵敏者趁势挥剑,欲斩那怪物的长尾。却不想,那怪物的鳞片坚硬无比,竟生生将剑锋震开。那怪物显然知道这一点,攻击愈发肆无忌惮,迫得众人不得不避让。
  
  便在众人无措之时,有人纵身而起,越过那怪物的巨尾,直切其内围。许是那人手上剑光引了那怪物注意,怪物长尾一收,反抽向那人去。
  
  但那人的身法极快,翩然疏忽,将袭击一一避过。那怪物见敌人不弱,竟有一丝惶恐,长尾的攻势愈发急躁。
  
  众人见状,无不惊讶担忧,虽想协助,却无法近前,只得暗暗着急。
  
  可那突入之人却依旧镇定自若,无论怪物的攻击多快,他都轻巧避开。数番下来,毫发无伤。眼见那人越靠越近,怪物也愈加惶恐。它大口一张,直接向那人吞去。
  
  便在它张口的那一刻,那人起剑,直指那怪物,令道:“苍涛!”
  
  话音一落,剑气如波,直冲进那怪物的巨口。怪物全身一震,竟被死死定住。
  
  众人欢呼一声,正要上前。那怪物却拼着最后一股劲,甩起长尾,袭向众人。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剑光一凛,那条巨尾竟被一把精钢长剑贯穿。怪物悲号一声,再无力举动。
  
  众人还未看清事态发展,就听一个沉缓平和的声音响起,道:“开匣。”
  
  众人之中有人反应过来,忙取出一个木匣来。匣盖一开,便见明光四溢,皎洁璀璨。那匣中的,是一面明镜。镜面如水,晶莹含光,恰似一轮明月。众人让开几步,将明镜对准了那怪物。光辉一闪之后,那庞然大物竟被收入了镜中。众人盖上匣盖,敛去最后一丝光辉,这才松了口气。
  
  怪物消灭,山林中的浓雾渐渐散去,弦月当空,皓然高洁。先前那勇战怪物的男子飞身落地,拾起了自己的剑,拭干血痕,收入了鞘中。他轻轻吁了口气,抬头看着那轮月亮,默默掐指算起了什么。
  
  众人也都随着他落了地,欢乐地围到了他身边,七嘴八舌道:“霖川师兄好身手!方才多亏了师兄,才能顺利捉到这妖物呢!”
  
  听得这般夸奖,那被唤作“霖川”的男子只是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嗯。”
  
  见他一脸若有所思,众人中有人开口,笑说:“师兄是惦记着仲秋试剑大会吧。师兄放心,我们日夜兼程,一定赶得及。”
  
  霖川闻言,一脸茫然地转头,望着那说话的人,“试剑大会?”
  
  他的反应让众人也都茫然了。
  
  “哎?师兄难道不是在算试剑大会的日程么?”
  
  霖川一笑,摇头说:“不是啊。你不提,我都忘了还有试剑大会这回事了。”
  
  “那师兄是……”
  
  霖川轻叹一声,脸色忽然变得无比沉重,他望着天空中的皎月,用无比无奈而又烦恼的口吻道:
  
  “……只怕我再不回去,她就饿死在床上了。”


  她觉得她快死在床上了……
  
  现在是什么时辰?天色有些暗,是破晓之前,还是日落之后?
  
  身体,沉重得无法动弹。她仰面躺着,无力地看着房顶。一只蜘蛛拖着长长的丝慢慢坠了下来,眼看就要落在她的眉睫,不知何处而来一丝微风,将细丝曳动,牵着那蛛儿飞到了一旁。
  
  好轻……
  
  她不由暗自感叹。天地之间,充盈大气,可承万物。而如今,这无形空气,却如同大石一般迫压着她。胸中的沉闷窒息已是难耐,而腹中的空虚刺痛,更是雪上加霜。她的目光轻轻移动,望向了床边的小几。几上,放着一碗白饭和几碟小菜,因已放了半日,早已凉了。她静静看了片刻,决心起身。但这个念头,终究是被困意战胜。她闭上了眼睛,起身的打算再无半分。正当她死了吃饭的心,准备入睡的时候,房门猛地被推了开来。她一惊,睁开了眼睛,望向了门口。
  
  日光透进,映出一片飞舞尘埃,蒙蒙如雾。尘埃之中,有人缓缓步入,他显然已经料到了这般景况,早早掩住了口鼻。他径直进门,一语不发,放下行囊和佩剑后,便又走出了门去。
  
  她住的这间是单室,房内唯有床铺、桌椅、柜子这些基本器物。厨灶设在户外,平日甚少动用。但如今,砍柴之声渐起,片刻后,哗哗水流注入了锅中,继而火燃烟升,晕染出世俗气息来。
  
  她看着这般景象,油然而生一股紧张之情。这时,他拿着扫帚又走了进来,用十分的严厉,对她道:“起床。”
  
  她一脸哀怨,诚实地回答:“动不了……”
  
  他蹙着眉,一边扫地一边道:“再给你一刻时间。”
  
  她愈发哀怨,长长地叹了口气。一刻是多久?她这么想着,就见方才被风吹走的那只蜘蛛又爬了回来,正轻轻攀上她的肩头。抬手赶走它对她来说有些困难,她索性侧着脑袋,跟它大眼瞪小眼起来。
  
  他也不催她,继续自己手上的活。待扫完全屋,他收起垃圾走了出去。舀水声起,片刻又停。他又走了进来,从柜中取出了一块三四丈的青纱。一番忙碌,待他再走进来时,脸上已露出了些许疲惫。
  
  他站到她床头,道:“一刻到了。快起来。”
  
  她移开了看蜘蛛的眼神,无辜地望着他,“真的动不了……”
  
  他狠狠叹口气,俯身掸开那只蜘蛛,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大步往外走。她懒懒地靠在他的肩头,一副任由摆布的模样。
  
  门外,青纱挂起,垂如帷帐。帐内早已放好了浴盆,注满了温热的水。他冷着脸将她在浴盆边放下,撂了句狠话:“别逼我给你脱衣服。”说完,他挑起纱帐走出去,端了清水,继续回屋打扫。
  
  她靠着浴盆,静默良久,才开始慢慢地解衣裳。泡进热水中的那一刻,难言的舒畅随着热水熨入四肢,那让她动弹不得的沉重似乎缓解了下来。她笑了笑,趴在了浴盆边。青纱轻薄,纵然隔着,也能看见依稀的身影。她带着笑意,看着他忙碌。
  
  清水换过几盆,他终于打扫完毕。他捶了捶肩膀,从包裹中拿出了一些食材,准备煮东西。走到灶前时,他觉得有些太过安静,便抬眸看了一眼纱帐后的她,继而训道:“好好洗!别泡着不动!”
  
  她不禁笑了出来,轻轻叹了一声,幽怨道:“霖川,你似乎是我徒儿吧?怎么反倒更像我师父呢?”
  
  那名唤霖川的男子皱着眉头,应她道:“既然知道自己才是师父,就拿出点师父的样子来。”他说着,又想起什么来,声音里又添了几分严厉,“我走之前托云婵师姐每日给你送饭。你倒好,连吃东西都懒。还要人喂不成?”
  
  她无辜地回答:“放太远,够不到……”
  
  这句话,让他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手中的菜刀狠狠砸进了砧板里,吼她一句:“亏你说得出口!”
  
  她微微一惊,心里升起一丝惶恐,忙扯开话题,哀怨道:“……水有点凉。”
  
  “凉死你算了!”他说完狠话,稍敛了怒气,道,“就烧了这些热水,快洗完起身。我替你拿衣服来。”
  
  听到这样的回答,她有些失落。她展臂,轻轻抚着水面,满心留恋,只想永远泡在这温水里。这时,他已经拿了衣物站在青纱之外。他凭着依稀的人影判断她的动作,但静等了片刻后,他咬着牙,忿然道:“是不是要我帮你穿衣服啊!”
  
  纱帐内响起一声哀怨的叹息,她磨磨蹭蹭地从水里站了起来,接过他递进来的衣物和布巾,慢慢地收拾起来。
  
  眼看她动作极慢,他又好气又好笑,只得再斥:“现在是什么天气,还不赶快擦干。若是病了看谁管你!”
  
  她又叹了一声,稍稍加快了动作。她刚要穿衣,却不防踩上了积水,脚下一滑。所幸她反应及时,稳住了身形,但手臂却还是磕上了浴盆边,撞得生疼。
  
  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不由得扶额叹气。也不知是哪里出了错,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师父。但话又说回来,拜入门派也不是他自己的意愿。二十多年前,他尚是襁褓中的婴儿,便被易水庭收养。这易水庭乃是赫赫有名的修仙门派,与另外八个门派并称九嶽仙盟,除妖伏魔,福泽百姓。能入门修炼,也算是幸事。可不知为何,他尚不知事之时,已成了她的入室弟子。
  
  她俗家姓景,号为“芳青”。乃是掌门亲传弟子,道行精深,年纪轻轻便已任坛主之位。昔年魔教祸乱天下,与易水庭数次冲突,皆以她为先锋。后来,更奉她为“易水五贤”之一,为众弟子师范。他能入她门下,在众人看来无疑是天大的好事。可待他年纪稍长,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她的身上,哪里能看到一点点与传言相似之处啊?!
  
  记忆之中,她几乎永远都一派倦怠之态,大部分的时候都赖在床上。小时候心思简单,还以为她是生了什么病,只想着要好好孝顺她,让她快些好起来。等长大了,他才沉痛地发现,她患的是天下最难治的病——懒!
  
  他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照顾她的,但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过着。传授武艺什么的,他已经完全不指望她了,平日跟师伯师叔学也不差。比起武学,这些年来他在织补、浣洗、厨艺方面的造诣,才是真的出类拔萃。不管是不是本末倒置,反正他已经完全习惯了。
  
  只是,几年之前,她执意搬出门派,住到了僻静的后山。这样一来,若他奉命出门办事,便有些照料不及。虽能托同门代为看顾,但终究不能太过劳烦……
  
  他正想得心忧,就见她已穿好衣裳走了出来。他打住思绪,松了口气,继续去料理灶上的食物。
  
  她慢悠悠地跟了过去,靠着灶台,问:“今晚吃什么?”
  
  “知道这会儿是吃晚饭,看来已经睡醒了啊。”霖川调侃她一句,继而回答,“回来的匆忙,只有些莲藕,再煮点粥罢了。”
  
  “好。”她点头应了一声。
  
  两人皆不再言语,待粥滚藕熟,两人吃罢,已是日落月升。她心满意足地趴在桌上,看着晃动的油灯,只觉困意浓浓,不由得要睡去。他伸手拉起她,柔声劝道:“上床睡。”
  
  她懒懒爬上床,正要合眼。却见他挪开了桌子,在地上铺了条席子,又取了枕头和薄毯出来。
  
  “你不回门派?”她问。
  
  “嗯。”他又收拾了一下,阖上了房门,略微漱洗,道,“我是先赶回来的。师兄弟们大概还有一两天的路程。捉到的妖物在他们手里,我也不好一个人回去复命。再说……”他长吁一口气,又捶了捶肩膀,“我哪还有力气回去……”
  
  “捉妖可辛苦?”她关怀了一句。
  
  “还好。”他轻描淡写地答了一句,吹了油灯,躺下身去。
  
  她起身坐在床沿,看着他,又问:“可有受伤?”
  
  他笑着,应她:“我好歹也是你的徒儿,岂能那么不中用?”
  
  “这就好。”她笑着点了点头,又道,“再过几日就是仲秋,试剑大会你准备得如何了?”
  
  他听到这话,笑说:“你既然不放心,还不赶紧传我几招绝技?”
  
  “已经全传给你了……”她笑得诚挚,如此说道。
  
  他一听,眉头微皱,半撑起身子抱怨道:“我的剑术是天云长老教的,凝镜之法是仪萱师叔所授,也蒙掌门传过几篇内丹心法。你什么时候教过我一招半式!”
  
  “全传给你了哦。”她又重复了一遍,神色无比认真。
  
  霖川满脸挫败,重又躺了下去,翻身背对着她,嘟囔道:“唉……怎么就入了你的门下……”
  
  她坐在床沿,笑意温柔,一双眸子亮如夜星。她安静了一会儿,却又忍不住问他:“你的凝镜之术如今修到第几重了?”
  
  连日奔波,他早已疲乏。只片刻的功夫,便是半梦半醒。听得她问,他语速缓慢,模糊应道:“……六重……”
  
  “六重功力,怕是不能得胜呢。”她又问。
  
  “不用得胜……”他的声音慵懒遥远,“……应个景而已……”
  
  她的神色有些凝重,道:“只怕别人不是这么想。”
  
  “随他……”
  
  她还想再说什么,却听他呼吸匀长,想是已经睡着了。她垂眸一笑,收起了所有的言语。她转头看着窗外,就见月华如霜,清丽非常。
  
  她慢慢站起身来,走到了柜子前,从最底下的抽屉里取出了一个剑匣来。她带着十分虔诚,指尖轻轻拂过匣盖,继而慢慢打开。
  
  匣中的,是一柄二尺七寸的宝剑。黑檀剑鞘,缠一段青穗,清素端庄。
  
  她提剑出门,沐在一片月光之下。秋风清凉,携着若有似无的桂香,沁入肌骨。她缓缓拔剑,看着那如水剑身映出她的脸庞。她虽有年纪,但自幼修仙,早已习得驻颜之法。然而,她怠于饮食,脸颊不免有些削瘦,眉宇间更有着掩不住的倦色。
  
  她又叹了一声,执剑在手,轻轻一挥。剑身引流光一道,翩然划过夜色。她举剑对月,笑说:“也是,似乎这个还没有传你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16k小说网 ,回复:月懒云疏,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帮您找到您想看的小说找小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