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夜百小说网
精品小说推荐网

《射雕之风起梅落》小说排行榜完本前十名玄幻

其实就是一个叫梅超风的女人

——在游戏里挂掉之后穿越到射雕的故事。

《射雕之风起梅落》小说排行榜完本前十名玄幻


 关于穿越

梅超风感觉十分的……不可思议。
  刚刚的国战中她不幸被邻国的玩家一刀砍死了,没有峨眉来复活,她以为自己会死回复活点。哪知竟然会被传送到燕京,天知道燕京是个什么地方,地图上连影儿都找不到。
  莫非是副本?
  但游戏公司不是说副本要等下个星期维护后才会推出吗?
  莫非她遇到bug了?
  给GM发消息询问,结果系统说:对不起,系统繁忙,请稍后再试。
  
  梅超风先从包里拿出活血丹服下,将自己的血给回上去,不然你让她顶着只剩下一格的血条和副本里的怪血拼,纯粹是找死。
  确定自己身上的伤好了以后,梅超风打开地图,她估计是副本还待开发的原因,地图上只有她走过的地方,最上面标注着四个字——燕京郊外。
  剩下的全靠玩家自己开发。
  梅超风打开通讯器,找到好友温青青,发送信息:我在副本,燕京郊外,国战完快来接我。
  系统:对不起,该好友不在线。
  倒!青青你是我们国战中血最厚的,也挂了?
  继续给剩下的好友发消息,系统皆回复相同的一条信息:对不起,该好友不在线。
  不对呀,大家都在国战,怎么说也会有人在线。全不在,难道说他们代表的大宋已经被契丹给打败了?不要啊不要,为了让玩家真实体验宋朝战乱的悲苦,系统允许战胜国在胜利后打劫战败国玩家的财产。梅超风想都不敢想,如果大宋是战败国,那她在杭州置办的那些房产该怎么办?
  
  看来要早点从副本出去赶回杭州,并且在24小时内抵抗住契丹玩家的劫掠。站起身,梅超风沿着南方向行走,她要走出这片小树林,找到最近的NPC才行。一路走来,梅超风心里暗自生疑,竟然没有怪?
  这么大的一个树林竟然没有怪?
  太奇怪,难道是怪的等级太高她不能感觉到?
  她现在的等级已经120了,在玩家排行榜里也算前十了,加上她手里的仙器秋水剑的辅助,只要隐藏度不高于她50的怪她都能感知到。
  现在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
  
  怀着疑问,梅超风沿着林间小路一路走来,小心翼翼。到了尽头,一家茶寮映入眼帘,茶寮里三三两两的坐着人。梅超风看了一下那些人的打扮,上衣短打青布衣服,无属性。不是玩家的新手装备,那么他们就是NPC了。
  
  走进茶寮,原本说话的人都噤声了,看着这个突兀出现在茶寮的女人,虽然这个女人面如寒霜,但是她却十分美丽,肤如凝脂、面若桃花,黑发垂腰,一袭红衣张扬飞舞。这些人都是来往于金宋的商人小贩,哪里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不免看得有些呆了。
  
  梅超风径直坐到茶寮里,心里感叹这些NPC的敏感度太高了吧?以前在杭州临江仙里吃饭,NPC对他们玩家从来都是不理不睬的。
  此时梅超风并不知道,她所处的地方已经不是游戏了。
  茶寮的店家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是生意人,一切以赚钱为先,他端着茶壶走到梅超风的身边,问:“客官要些什么?”
  “一壶茶,两个馒头。”
  
  吃掉馒头后,梅超风的饥饿度立刻上升到满点,游戏里饥饿度为零时,玩家死亡,梅超风刚进游戏那会儿就差点给饿死。
  端起茶,梅超风还没开始喝手上的动作就顿住了,她竟然在茶里看到了一根长约半寸的黑色不明物体,这绝对不是茶叶。抽搐着嘴角梅超风把茶杯往桌上一放,然后问店家:“劳烦店家,这里到杭州还有多远?”
  “杭州?姑娘是说临安吧,那可是宋国的地界。”店家本来在打扫一边的桌子,听到梅超风问话他忙转过身回答,“从燕京骑马过去大概要走半个月的时间。”
  “最近的城镇在哪儿?”
  “往南一里地就到。”
  
  得到答案,梅超风立刻离开茶寮,脚下用起轻功往南赶去,只留下一道红影在众人眼里翻飞,看得茶寮里的那些商人小贩又是一阵目瞪口呆。
  
  “这么美丽的一个女人竟然会武功。”
  “这世道不太平,没有武功她敢来往于金宋两国?”
  “原来是位侠女,可惜了,要是我家里的老婆有她一半的美貌就行!”
  “宋老三,亏你说得出口,你那婆娘,啧啧”
  “怎么,王麻子想打架吗?你个没老婆的光棍!”
  
  ……
  
  “小姐,买只镯子吧!”街边的小贩积极向梅超风兜售着商品,但是梅超风理都没理,她现在觉得脑袋都要炸开了。
  游戏里怎么可能没有复活点,怎么可能没有传送阵,怎么可能没有交易用的拍卖会,怎么可能会到处都是卖东西的NPC,,梅超风拧一下自己的手臂,不痛,那也就是没有在做梦了。蓦地她想起自己调成1%的痛觉,能感到痛那才是做梦。
  唉,怎么会这样?
  国战的时候她被帝国玩家杀死后应该出现在复活点,结果却跑到所谓的燕京郊外来了。燕京、燕京,梅超风突然记起这个城市的名字不是前年兴起的网游《射雕英雄传》金国的首都吗?
  皱起眉,梅超风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抓过一边的小贩,她问:“现在是什么年代?”
  被一个美女抓住衣领,小贩心里乐开了花,这年头还有主动送上门的艳遇,不过看眼前这位女子满脸冷寒,气势逼人,他不由冷汗直流,结巴道:“什么是什么年代?”
  “就是现在的皇帝是谁?”
  “啊,皇上的名讳岂是我们能说的,姑娘……”话还没说完,就被梅超风狠厉一瞪,一股脑把自己知道的全说了出来,“金国的皇帝是完颜阿骨打,宋国的皇帝是赵扩。”
  
  果然,和网游《射雕英雄传》里的设定一模一样。梅超风头大,她怎么会从《江湖》穿越到《射雕英雄传》?虽然家里这两个游戏舱挨得很近,但是不必她在《江湖》里死了就把她弄到旁边的《射雕英雄传》里复活吧。梅超风以为她穿越到了网游《射雕英雄传》里,可是紧接着晚上发生的事情让她明白,这里可不是网游,她穿越到一本书里来了。
  
  傍晚时分,梅超风在燕京一家客栈里投宿,天字一号房。中途下来吃饭的时候,听见大堂内有人在议论江湖上的事。
  
  “你们有没有听过黑风双煞?”
  “哪能没听过,听说这两个人无恶不作,杀人时还在人脑袋上留下五个窟窿!”
  “啊!这不是活生生的用手把人从天灵盖上弄死吗?”
  “好残忍!”
  “不过,有人说黑风双煞里的陈玄风已经死了,只有梅超风还活着。”
  “内讧?这种人死一个少一个。”
  “对!”
  
  梅超风这才想起,玩《江湖》的时候她直输入的是自己的本名,因为考虑到没有人会猜到这会是她的真名,她爸妈当初给她取名的时候没看过金庸的书自然也不知道书里有个梅超风。唉,没想到,现在跑到《射雕英雄传》这款游戏里,她竟然和那个女魔头同名。
  
  堂下的人仍在兴致勃勃地说着‘梅超风’多么多么可恶,要抓住她要怎么怎么折磨她,让她后悔自己怎么怎么作恶多端……
  虽然知道他们口里的‘梅超风’不是自己,可是梅超风还是感觉到别扭,手里夹的菜也一直抖啊抖的送不到嘴巴里。
  
  “好一个标致的小娘子。”
  
  只见一个青白脸黑眼圈,一看就是纵欲过度肾虚阳亏的猥琐男人朝梅超风走过来,身后还有一群凶神恶煞看起来颇为剽悍的大汉跟班。就在那猥琐男人手里的折扇将将要抬起梅超风的下巴时,寒光一闪,梅超风将秋水剑装备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横向一划比在猥琐男的脖子上,喝道:“滚!”
  冰冷如霜的触感让猥琐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两股战战。
  秋水剑此刻,正横在猥琐男的脖子上,只要他再往前一步,这把剑就会往里送三分。没有人看出梅超风是怎么把剑拿出来,又是以怎样的速度将剑横在男人的脖子上。
  其势之快,令人瞠目。
  堂下的众人立时醒悟,这是一个高手。
  
  猥琐男立刻朝后退,可是没有退上多远。他有些恨恨的看着梅超风,虽然心里清楚眼前的美人武艺高强刚才也差点要了他的命,但是就这样被她喝走,那也太掉面子了,怎么说他也是燕京一霸,传出去指不定要被谁笑话。
  想到自己身后重金雇来的打手,猥琐男立刻躲到大汉的身后,手一挥:“给我把这个女人抓起来,让爷回去好好教训她!”
  
  “凭你们?”梅超风直觉这是一个任务,记得以前有人在客栈杀了人然后被关进监狱后得到旷世武功秘籍,可是现在她做任务有毛用,她连怎么从游戏里出去都不行,她试着强制下线N次,结果都告诉她,系统故障。
  系统故障,故障你妹。
  梅超风将所有的火气都撒在面前的这个猥琐男以及他身后的跟班身上。
  手往桌子上一拍,5%的内力输出,技能【天女散花】。
  众人以为桌子会四分五裂,哪知只是桌子上筷筒里的筷子不见了。
  然后原本准备冲过来的大汉们,包括那个猥琐男,直愣愣的向后倒去,每个人的肩膀上插着一根筷子,筷子不偏不倚,刚好在每个人肩胛的位置上,鲜血直流。
  
  “好!”
  
  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好,登时堂下鼓掌喝彩声四起,他们早看不惯这个登徒子了,仗着自己是太尉李刚的儿子就胡作非为,今日这位红衣侠女替大家惩戒了燕京一霸,大家能不高兴?至于那些被筷子横穿了整个肩胛的大汉们,哼哼哼,今天碰到这位侠女,算他们倒霉。
  
  梅超风这个时候可没有兴趣注意众人的喝彩,逼退猥琐男和他的跟班后,她就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板起脸,很沉重的思考。
  NPC被打倒之后怎么会流血,而不是出现伤害值?
  难道这款游戏改版了?
  不对,《射雕英雄传》已经过时了,除了原本的老玩家基本上没有新人去玩,大家都挤进了游戏公司新开发的《江湖》,像她就是。游戏公司不可能花钱去更新一款基本上不赚钱的过时游戏。
  那么这种情况,又是怎么回事?
  梅超风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梅超风思考的时候,客栈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一伙衙役冲了进来,直接上楼冲到梅超风面前,领头的一人喊道:“来呀,把这个女人给我抓起来!”
  
  “抓我,我犯法了?”梅超风站起来,她隐约猜到这群衙役和刚才被她用筷子戳了一肩膀的猥琐男有关系。
  
  “小娘子惹了李大人的公子,算你的不幸。”领头的说,“我看你细皮嫩肉的,别反抗,乖乖跟爷去衙门,不然,哼哼”
  
  梅超风从没见过这么不公正的衙役,如果没有红名游戏里的衙役一般是不会出来抓人。想到现在的怪异情况,梅超风直接装备上秋水剑,说道:“动手吧!”
  
  面若寒霜的红衣美女只有一句话却是气势恢宏,仿佛她面前的不过是蝼蚁。这让来捉人的衙役十分不爽,一个个挥舞着大刀朝梅超风冲了过去,“呀!”
  
  只见秋水剑寒光一闪,如银月清辉普照大地。一干衙役身前的木质地板立刻裂开三丈长三尺深的裂缝。
  这是什么功夫,这么厉害?底下看热闹的人齐齐震惊。
  衙役们平时养尊处优惯了,只知道欺负小老百姓,遇到武林高手他们都是绕道走。没想到今天为了讨好李大人家的公子,竟然碰到了这样一个铁板。这女人一看就是个冷酷的人,要是她不爽说不定还会把他们给咔嚓掉。
  想到此,领头的衙役立刻挥手:“大家撤!”
  
  被这么一闹,梅超风也没了吃饭的心情,直接回了自己的天字一号房。蒙头埋在被子里,梅超风打开游戏虚拟面板,看着上面的各项人物属性、技能、地图、门派……
  唉,这个地方像是游戏又不像,可你说它不是游戏它又是什么地方,想得头都大了。梅超风干脆从床上坐了起来,爬到屋顶上坐下。
  从背包里取出离歌,再点开一首曲谱,吹了起来。
  离歌是她在卢柳山庄杀掉BOSS时爆出的装备,一管金玉笛,能以声音干扰对方的精神,伤害值高达4000。堪比她手里秋水剑的会心一击。只是离歌有个弊端,冷却时间长达一个月,即一个月只能用一次,没有秋水剑那么方便。
  
  笛声悠扬,清脆悦耳。
  当然,不适合在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夜晚来吹。
  即便这声音再美妙,吵人美梦还是会招来抱怨的,当第十一声叫骂声在客栈里出现时,梅超风皱起眉将离歌收回包裹,然后只见红衣飘扬,下一刻她已经出现在王府的后院。
  方才,梅超风在屋顶吹笛的时候,看见一群人鬼鬼祟祟在王府后院活动,每个人身上都背着一个巨大的口袋,看那形状,里面装的很有可能是人。
  是人都有好奇心,何况梅超风此时吹个笛都被人抱怨,心情郁闷无处发泄,自然很好奇这背后指使抓人的是谁?如果是采花贼,哼哼,她一剑杀了泄愤。
  
  梅超风静静的跟在这群人身后,看着他们恭敬的站在一个白衣小男孩身后。这个小男孩唇红齿白,眸若秋水,年纪虽小就可遇见以后的风姿无双,唯一的缺点,恐怕就是那故作老成的神态和毫无表情的脸庞吧。
  
  “你们下去吧!”小男孩挥挥手,说道。
  “是。”一群人立刻将肩上的布袋卸下,急速退下。
  等人走完后,小男孩将这些布袋打开,看到里面昏迷着的男人,满意的点头。然后将它们一个个搬进旁边的石洞内,梅超风在一边静静看着,没想到世风日下,游戏里的小男孩都对玩男人有兴趣,她该说设计师们的无耻吗?
  
  当只剩下最后一个布袋没有被移进石洞时,梅超风闪身出现在小男孩的身后,装备起离歌,顶在小男孩的背上:“需要我帮忙吗?”
  
  小男孩大惊,立刻回首劈出一掌,掌在中途又变成爪直直朝梅超风抓来。
  
  “九阴白骨爪!”梅超风大惊,以前玩《射雕英雄传》的时候,她可是对这个技能揪心不已,明明如此一个难听的名字,可是在招式使出来的时候确实说不出的幽静,漫天的爪印,像极了水墨一般的枯枝老虬。可惜当时她一游戏小白选了个青城——奶妈,打斗的时候负责给人加血就是,使不出这种极具美感的功夫,每次看到别人使用九阴白骨爪的技能时也只能望而兴叹。后来有次极巧合的爆出了九阴真经,可是奈何自己奶妈的体质学不了。
  
  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啊!
  
  现在这个小男孩使的九阴白骨爪明显不到火候,梅超风只用离歌轻轻一划就化解了他的攻势顺便点住他的穴道。饶有兴致地看着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依旧面不改色的小男孩,梅超风问:“你抓这些男人回来做什么?”
  
  小男孩沉默。
  
  刚才见到了太多有表情的NPC,以为有多智能多厉害结果却是不堪一击,现在遇到一个厉害点的看样子却似乎智能度不高。
  “看你的九阴白骨爪还没练到火候,练了多久?”
  
  小男孩面无表情。
  
  “你有九阴真经?”
  
  九阴真经四字一出,梅超风立刻感觉到身后有人袭来,回身装备秋水剑一刺,银芒堪堪从偷袭者的腰腹划过,女人受伤倒在地上,黑色的长衣,黑色的长发,黑色的眼眶,看起来十分恐怖。她捂着腰腹处的伤口,嘶哑着声音问:“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九阴真经?”
  
  女人朝梅超风看过来的时候,她的眼睛是闭着的,显然这是一个盲人。梅超风心里咯噔一下,既和九阴真经扯上关系,又是从石洞里出来的盲女,这人难道是梅超风?古怪的看一眼这个和自己名字一样的女人,梅超风不确定的问:“你是黑风双煞里的梅超风?”
  自己叫自己的名字果然别扭。
  
  殊不知被重伤在地的梅超风此刻心里却也不好受,突然来一个女人知道她练的是九阴真经上的功夫,而且这个女人一剑就能伤到自己,淡淡的语气仿佛不是询问而是肯定她就是梅超风。这人到底是谁?这些年她不仅害怕自己被师父黄药师抓住严惩,更要躲避几位同门师兄弟的追杀,这让她心里惴惴不安,满心惶恐下只能凭感觉扯过一边昏迷着的男人,一掌按下去,然后变掌为爪,那男人立刻在昏睡中死去,脑袋上插入着五根纤细的手指。梅超风妄图以此恐吓对方:“我是梅超风没错,不知姑娘有何指教?”
  
  黑风双煞里的‘梅超风’,可是游戏里的小boss呀,妈咪妈咪哄,竟然还真是她!梅超风想也没想立刻拿起秋水剑往下一砍,完全没有想过使用技能,她就像切豆腐一样砍了下去。
  红雪如梅洒落,游戏里的小boss就这样在她手里挂掉了。
  
  Boss挂掉之后没有装备爆出来,甚至连银两也没有。梅超风的心跟着一紧。其实在那个男人死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十分不安。
  死人了,而且那男人死了还不会刷新。
  ‘梅超风’死了,死了也没有爆装备,尸体更没有被刷新。
  满院的血腥味,像铁锈一般的味道,真实而又残忍。
  在原地静默了一分钟,梅超风突然跳脚起来。她总算是反应过来了,TNND,原来她穿的不是游戏《射雕英雄传》,而是是书呀!金庸写的那本有黑风双煞的《射雕英雄传》呀!

关于师徒
  
  竟然是穿越到书里了。
  如果只是两台游戏舱之间的穿越,那么只要家人发现了自己的异常后让游戏公司停下服务器,将她的精神体转移到现实里即可。可是现在偏偏穿越的不是游戏,而是一本书,一个可以说是与现实平行的一个空间,全无回去之理。
  她在这个世界,只是一个带着游戏数据的精神实化体。就算死了也就是死了,再也回不去原来的世界。
  
  跳脚一阵后,梅超风转身就看见方才的小男孩,正面对着她站着,毫无表情。想到这里是王府后院,这小男孩又和‘梅超风’关系匪浅的样子。
  “你是杨康?”
  “完颜洪烈的儿子?”
  “包惜弱的儿子?”
  梅超风每朝小男孩靠近一步便问出一个问题,主要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位小王爷解释她杀了他的师傅,以至于他以后学不了九阴白骨爪,甚至是他以后在归云庄被劫之后没有人会去救他等一系列问题。
  
  小男孩的神色终于有些松动,他问:“你怎么知道我母亲的名字?”
  声音竟然是说不出的悦耳动听。
  “还有,我不姓杨。”
  
  “没错,你现在是完颜康。”梅超风将秋水剑收回背包,负手站在杨康的面前,红衣张扬,大气洒脱,“刚才你看见什么了?”
  
  “你杀了她。”
  言简意赅,而且是面目表情。
  
  这让梅超风想到了游戏里经常是一张死人脸的落叶归根,那个人是等级排行榜和神器排行榜第一名,平时做人很低调但是杀怪升级做得很高调,见人不爱说话,别人和他说话也是一张死人脸,梅超风犹记得自己和落叶归根的梁子是因为刷梁山的盗贼结下的,彼时梅超风正在刷怪,无意间看到一贼首冲了过来,立刻一剑将之秒杀。她沾沾自喜的捡起boss掉下的装备,然后在下一秒被落叶归根送回了复活点。之后梅超风就和落叶归根展开了你杀我我杀你的游戏,每次梅超风想和落叶归根理论,那家伙就是一副死人脸,问十句话可能也不会回你一句。
  
  所以此刻当梅超风见到杨康的面瘫死人脸后,立刻联想到了落叶归根,阴笑两声后,她走到杨康的面前,揪住对方脸颊两边还有些婴儿肥的嫩肉,道:“小孩子就面瘫,小心以后没人要啊!”
  
  完颜康疼极,他看着眼前这个红衣女人,一个看上去清寒孤傲的女人,她竟然捏了自己的脸,还往旁边扭了扭?就像父王经常对他做的一般。
  “放开我。”因为脸被掐着完颜康嘟囔着。
  反抗无效。
  梅超风继续欺负完杨康,等玩够了才把手放下,临了还不忘加上一句:“喂,小孩子装作少年老成会未老先衰的。”
  
  完颜康也不过是十来岁的孩子,从小他懂事伶俐,为了得到父王满意的赞赏和母亲的关注,他力争在各方面都做到最好,兼之王府本身就是一个大染缸什么样的人都有,勾心斗角利益争夺无所不具。
  从起初的不适到现在他已经学会了用冷漠的表情震慑下人,用成熟稳重得到父王的赞赏。然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被梅超风这么欺负总是会爆发的,这不,张口就咬住梅超风在他脸上还未放开的手。
  
  “啊!”梅超风立刻抽回自己的手,大叫一声,看着手指上的一排牙印,无语道:“杨康,你属狗的啊?这么爱咬人!”
  
  “我叫完颜康,不是杨康。”
  
  取出生肌露,梅超风往伤口上抹去,原本流着血的伤口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杨康在一边看得瞠目结舌。梅超风不禁一得意,她一精神体穿越到金庸的书里,还附带游戏技能,这可真是诡异到了极点,按照她的级数在这个世界完全可以横着走。
  
  将生肌露在杨康的眼前摇一摇,梅超风道:“这可是我家传的秘方,活死人生白骨。就算你被人砍得皮开肉绽,只要抹上这生肌露,转眼就能生龙活虎。这种好东西你知道就行,不要告诉其他人。”
  
  可惜,梅超风的调侃在完颜康的耳朵里听来就是警告。这种良药若是让世人知道,必然会引来一场腥风血雨的争夺。
  这红衣女人是在警告他不要打生肌露的主意。
  看着红衣女人轻盈的步伐,想到她刚才一剑杀了梅超风的动作,完颜康突然觉得教导自己的那些师傅都是废物,不管是已经死了的梅超风,还是那个自称是全真教七子的丘处机,他们都比不上眼前的这个女人厉害。
  
  “你是什么人?”完颜康终于问了。
  
  梅超风本来是要离开王府的,她才杀了人,不想在这个血腥的地方待下去。恰好杨康问她了,于是回眸一笑,梅超风反问:“这么久才想起要问我的名字吗?”
  
  这一笑,似暗夜昙花,转瞬即逝。
  
  完颜康发现下一刻红衣女人又是一副面若冰霜的样子,不禁回忆起刚才的风华绝代。他自问从没见过如此一个女人,虽不是绝美,却像冰谷的幽兰,引人入胜。
  他的心思电转,下一刻就已经有了打算。
  “仙子,可愿意做我的师父?”
  
  “哈哈哈哈,你要我做你的师父?”梅超风肚子都快笑疼了,她听见什么了?那个面瘫杨康叫她仙子,还问她要不要做他的师父。
  停下离开的动作,梅超风转身走到杨康的面前,因为被她点了穴的原因,杨康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夜色入廖,少年的黑风飘扬,身着单薄的白衣,面如冠玉,倒颇有几分翩翩佳公子的感觉。
  “你认为我可以教你什么?”
  “什么都可以,因为仙子你很强。”完颜康老实的回答道。
  “你为什么叫我仙子?”
  
  完颜康的目光移向身旁的红衣女子,闻着暗夜里隐隐传来的馨香。彼时他还年幼,并不知什么是情、欲滋味,他只知道自己心如擂鼓砰砰乱跳。
  但是面上还是习惯性的无表情回答:“仙子之美,无人能及。”
  
  油嘴滑舌,可是女人谁不爱别人说自己漂亮?更何况杨康还说自己美若仙人无人能及,像梅超风这般无论是在现实还是游戏中都无比自恋的女人听了立刻开心起来。
  就冲着这一句话,梅超风答应了杨康的请求。只见她负手而立,学着当初在雪山上拜师时她的师父太清的腔调道:“记住,为师名唤梅超风。”
  
  这声音缥若云霓雾霭,完颜康听了却是起了另一重心思,原来这人并未对自己放下心,所以才告诉自己一个假名,他哪里知道梅超风没有骗他,这的确是她的真名。
  完颜康心中不定但嘴上还是附和道:“弟子完颜康,乃是六王府完颜洪烈之子。”
  
  “完颜康吗?”梅超风看着眼前的少年,既然现在他的生父杨铁心还没有出现,那便叫他完颜康吧。杨康这个名字还是等过几年他身世明了后再唤于他。
  “对了,为师住在王府什么地方?”
  
  “请师父为徒弟解穴,徒弟这就去安排师父歇息。”
  
  梅超风并不担心完颜康会耍花招,就算他耍了,梅超风也不惧,她这一身数据完全可以在射雕里横着走。
  凌空一指,梅超风解开完颜康的穴道:“快去。”
  她实在是困得不行了,前半夜在屋顶上吹了半夜的笛子,后半夜跑到王府后院和完颜康磨叽了半夜,现在她就想找个安稳的地方睡一觉。
  
  这一睡就是第二日辰时。
  
  早已经有侍女在外面伺候,说小王爷在院外等候多时了。梅超风看看日头,也就早上七八点的样子,她每天也是这时候退出游戏去公司上班。
  不过现在既然穿越了,谁还会去工作?
  侍女递上来几套衣服,让梅超风选,喜欢哪件就穿那件。梅超风瞅了几眼这些衣服,不说做工,就连防御的属性也是丝毫全无,根本就赶不上她身上的这件绯红冰蚕衣。她的冰蚕衣是她用五万块在游戏里买的最高档的货,永不损坏。
  和绯红冰蚕衣一比,这些衣服都是垃圾。
  所以,梅超风从房里出去的时候,身上还是那一袭红衣,张扬瑰丽。
  
  “梅师父,小王爷不方便进院子,所以在前面的练武房等你。”
  
  得,小王爷的架子就是大,踱着慢吞吞的步子,梅超风在丫鬟的带领下,慢悠悠的在王府里逛着。急死了一群跟在梅超风身边的下人,小王爷这次请的师父真是难伺候,这都过了小半个时辰还没到练武房,让小王爷等急了止不住找谁做人肉沙包泄气呢!
  
  终于在下人们千盼万盼之下,梅超风推开了练武房的大门。练武房内除了完颜康还有一位男子,四十来岁的年纪,身材高大,肌肉结实,一看就是练外家功夫的高手。
  
  那人见到梅超风进来,立刻将完颜康护在身后警惕的问道:“黑风双煞梅超风?”
  
  看来完颜康将自己的信息告诉了别人,梅超风也不说话,直接走到完颜康的面前,说:“既然我是你的师父,我问你我说的每一句你可愿意遵从?”
  
  “弟子不敢有违。”完颜康推开身边的侍卫,谦恭的回答道。
  
  “那你叫人放出风去,说黑风双煞里的梅超风已经被我杀了。”梅超风可不想以后有人遇见她就问一句是不是黑风双煞,现在将‘梅超风’死了的消息散布出去,也少了许多以后的麻烦。
  
  “是。”
  
  “对了,”梅超风自在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道:“我既然是你的师父,就要教给你点本事,我的内力你是学不成的,就教你一套剑法。”
  
  梅超风的内力是数据构成,别人想学也学不到,只有将游戏里的技能使出来给完颜杨康看看。做为剑客,梅超风最得意的就是她的剑法,默默打开虚拟游戏面板,梅超风选择了天山剑法。
  
  取出秋水剑,只见寒光闪过,红衣女子执剑而立。
  
  长剑在手,轻轻点地,然后红衣女子旋身飞快刺出。银光闪过,剑势凝而不发,继而回身横扫。一举一动,无不暗合事宜,当真是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收势,梅超风将剑负于身后,心想这套剑法果然不愧是《江湖》最华丽的剑法,用来装13再适合不过了,然后红衣丽影瞬间移动到完颜康的身边,问道:“可记住了?”
  
  “师父剑艺高超,弟子囫囵而学,竟得不到大概。”
  
  剑艺高超?
  Jian艺高超?
  
  当初选剑客的时候被好友嘲笑是jian客,没曾想又听到有人说她Jian艺高超,梅超风默默扭过脸,淡定的眼观鼻鼻观心,道:“这套剑法,为师每日练上一遍,你要好生学,切莫负了我天山派的名头。”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16k小说网 ,回复:射雕之风起梅落,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帮您找到您想看的小说找小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