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夜百小说网
精品小说推荐网

《小人物的江湖(反武侠)》小说大全

我从重生之后,发现自己依然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没有美貌,没有家世,没有聪明的脑袋。
家里只有两个老实到可怜的父母和一个聪明到可恶的弟弟。
长大后为了照顾一心想要学武的弟弟,被迫跑到一个没听说过的小派别里打闲工。
这个小派别的名字叫点苍派。

《小人物的江湖(反武侠)》小说大全


 我的弟弟

 “不要哭了!”我扭过头心烦意乱的看了自家弟弟一眼。
  那小P孩并没因我的叱喝而停下抽泣,反而哭得更响了。一双脏兮兮的小手抹着已经看不出五官的花脸,泪水一滴滴的打在他破旧的棉袄上。
  我恨恨的转过头不再理他,把卖剩下的两个南瓜装进袋子里。重新数了数口袋中的小铜板,嗯,一个也不少。弟弟看着我没有理他,转到我的面前眼泪吧吧的往下掉。我的天,我上辈子是不是浪费粮食浪费多了,让我这辈子摊上个这么不要FACE的弟弟。
  “不要哭了。”我无奈的从怀里掏出一条已经有点的脏了的手绢,捏着他的下巴狠狠的擦着,“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弟弟的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瘪着小嘴说:“我想喝豆腐脑,想吃肉…..”
  “知道了,知道了!”我嫌恶的把手绢揉成一团然后装到裤兜里。我怕你了,小云乐!我给你买还不行吗?
  ……
  “慢点吃”我拍着弟弟的后背说,“没人跟你抢。”
  小云乐整个人趴在小摊的桌子上,一只小手捧着装着豆腐脑的碗,另一只小手紧巴巴的拿着汤勺着急的往嘴里送着。我咽着口水的坐在他的旁边看着碗里白生生的豆腐脑,一只手伸到兜里紧紧地攥着铜板。好想吃~不过呆会还要买一些米和盐回去……
  啊——如您所见我是一个只有八岁的小女孩,身旁那个不要脸的小男孩是我现在的弟弟,今年七岁。可就是这一岁之差我就被他以弟弟的名义,整日差遣欺压。
  你说我现在的父母也真是放心让我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带着弟弟去集市卖南瓜,然后用赚来的钱买盐和一些零碎的物品。如果我真的是一个八岁小女孩现在早就被人贩子拐跑了或是被人半路把赚来的铜板骗走了。还有你们觉得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她识数吗?
  就是这样严重缺乏责任心的父母把我从荒郊野岭捡了回来,还在一年后顺便给我生了一个明明很聪明却整天装傻卖乖欺压我的某不要脸的弟弟。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在他们在慌岭经过时哭了,应该等一对有钱的夫妇经过时再哭,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遇人不淑哇……
  我现在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普通人。父亲李五月是一个教书匠,看样子以前家境应该不错,要不然身上没那么大酸味。母亲王氏是一个家庭主妇,平时也就织织布卖点小钱补贴家用。
  至于我李小豆,没有什么好介绍的,反正我这样的小女孩往街上一抓一大把。
  至于我弟弟李云乐,我已经懒得说他了。
  我现在住的这个小城镇叫平安镇。至于现在是哪个朝代,皇帝是谁,我才懒的知道。所谓山高皇帝远即使知道又如何?难道让我去和皇帝攀亲戚?!
  
  “吃完了。”弟弟把舔得干干净净的粗口大碗交给我。我瞪了他一眼接过碗,然后在桌子上放了几个小钱,“老板,收好钱!”
  “姐姐,我想吃肉…..”他转身抓住我的袖子。
  我哭丧着脸,把钱全都掏出来给他看:“你看就这么多钱,买完盐后根本就不够了。”
  “我不管,我不管……”他的眼泪又出来了。
  我的娘!云乐你在现代就可以拿影帝奖了,你以为你的眼睛是自来水管吗?
  “不要哭了!”我把他推开,直直的往盐铺走去。
  “姐姐……呜呜…..你欺负我”他在我后面屁颠屁颠的跟着,哭声越来越大,“姐姐不要脸,整天欺负我……”周围的人都好奇的瞅着我们两个小孩。
  “姐姐不要脸…..呜呜呜…..”
  我从口袋里掏出铜板递给盐贩,“一斤盐!”
  “姐姐是小狗……说话不算话。”
  我仔细盯着盐贩的杆秤,“太低了,再添点。”
  “李小豆你不是好人…….呜呜…….老是骗我…….”
  我接过盐袋子掂了掂,嗯,足秤了。
  …….
  接连转了好几个摊位,我的怀里也抱满了东西,弟弟还是拉着我的衣角有一搭每一搭的哭着。
  “累了吗?”我看着他,“哭累了吗?”
  他不明所以得点点头。
  “我们去买肉吧。”说完没有理他往肉市走去。
  “姐姐还有钱吗?”他擦了擦眼泪,心中重新扬起了希望。
  我舔了舔嘴唇没有说话,赶到屠户那里用剩下的两个南瓜换来了几根没有什么肉的骨头。“只能换到骨头了。”我把包在荷叶里的几根骨头递到他的手里,“拿着,回家炖骨头汤,肉下次买吧。”
  弟弟高兴得接过荷叶,小脸红扑扑的。
  我郁闷的看了他一眼,凭什么他长得比我漂亮,似乎也比我七岁时聪明?至少我小时候被妈妈喝一声就不敢乱要东西了。

武功万恶论

 听说书的讲我们生活在一个武侠世界里,家以外的地方就叫江湖。
  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切!我确实是身不由己,整天被这李家的这一家老小欺负着。我的青春啊~难道你就在劈柴中度过?
  “小豆啊,柴还没好吗?”母亲在厨房里喊道。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没有回答她只是更加用心的劈柴,说起来劈柴也是门学问。用力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太多容易让木块飞出去而且也累人,用少了斧头就塞在木头里拔不出来,最好是一斧头下去没有动静然后喀吧一声四散成花。目前我的水平还未到那个境界,顶多一斧头下去半天没有反应然后用脚踩一下,软绵绵的散开,中间的断痕也不干脆。
  “小豆啊,柴还没好吗?”母亲又喊道。
  “知道了,知道了……”不耐烦地应了两声,然后用柳筐装起木块。切!真是罗嗦的女人,你就不怕哪天说话太多咬着舌头吗?整天唠唠叨叨的烦不烦哪……
  母亲接过我披的柴,然后掀开锅盖看了看,“小豆,汤快好了,去把你弟弟找过来。”
  “知道了,知道了……”一边嘟囔的转过身,一边在心里诽谤着云乐。这死小孩不是嚷嚷着要吃肉和骨头汤吗,怎么舍得这个时候跑出去玩?切!老娘我一个心理成熟的成年人整天跟在一个小P孩的后面转悠,而且这一转悠就是七年。算了就当儿子养了…..
  
  “云乐,回家吃饭了!”我隔着半条街喊那个依旧穿着开裆裤的小男孩。
  “知道了。”云乐对吃饭的事情很上心,而且今天有骨头可啃。他丢下手中的瓦块对旁边的小男孩们说,“不玩了,姐姐叫我回家了。”
  其他的小泥猴们也没了兴致,一群孩子就散开了。他也朝着姐姐的方向兴冲冲的跑去 。
  “云乐小心!”我大惊得看着前方急速驶来的马车眼看就要撞到弟弟的身上。虽然弟弟平时是滑头了点,不乖了点…….但我还是很喜欢他的……..
  云乐也睁大眼睛看着快要撞到自己的马车,脑袋哄的一声变成一片空白。
  正当这个时候一个青影突然从弟弟面前一闪而过,马车过后地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我惊恐的叫着弟弟的名字,心里特别希望武侠里的狗血桥段发生在弟弟身上。故事里不是都这样写的吗,一个聪明的孩子被一个武林高手从马车下救走,然后发现此小孩筋骨奇佳,天生是学武的料,然后小孩拜那个武林高手为师………
  “小姑娘,这是你的弟弟吗?”背后的一双大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连忙转过头抱住脸色发白的弟弟,太好了!幸亏没事,否则我回去免不了被母亲唠叨致死……
  旁边的青衫人一脸慈祥的看着抱在一起的姐弟俩。
  等心情平静了下来我把弟弟放开,礼貌的朝穿着青衫的大叔鞠了一躬:“大叔,谢谢你刚才救了舍弟的命。”青衫大叔还是那一副慈祥的笑容,我不明所以得看着他,他似乎还在等我说什么。
  “大侠到我家吃饭吧!”弟弟突然冒出一句让我黑线的一句话。
  看着已经恢复常态的弟弟,不得不感叹一声造物主的不公平,像我小的时候被老鼠吓了一次,直接躺在床上发了三天的烧。我的弟弟李云乐,强人也!
  不过,云乐你肯定这个大侠会稀罕我们家的饭?还没等我打算敲他的头,那旁的青衫大叔已经答应了。
  啊,答应了?!
  
  没想到青衫大侠还是挺能侃的。我端着碗窝在桌角看着那个青衫人已经和我的父亲侃成一团。切!一群古代的臭男人,竟然当着老婆孩子的面谈论花街哪个姑娘更俊。
  云乐这种热血小孩估计对这个青衫大叔佩服的五体投地了,你看他的星星眼~寒恶~
  “大侠,我想跟着你学武功!”弟弟突然趁青衫大叔夹骨头啃的时候,把碗重重一放大声喊道。青衫大叔的手一颤,骨头又掉进锅里。
  我瞄了瞄周围没有人注意我,就悄悄地把那根骨头弄到自己的碗里,偷偷的啃着。这年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亏待了自己。
  “云乐说什么呢?!”父亲严肃的看了他一眼,母亲也责怪的看着弟弟。
  我把啃的光溜溜的骨头放到桌子上,又往碗里添了几口汤,心满意足地喝着。这年头有功名才是老大,什么武功啊光靠这个吃不饱饭。你看看眼前的大叔还不是要到我家蹭饭。
  像钱是万恶之源一样,武功也是江湖纷争的源头。
  学了一点的功夫就抛出晃荡,说好听点是闯荡江湖,难听点就是没事干到处找碴。以前的武侠小说里江湖为什么会起纷争?切!不是那些大侠吃饱了撑着到处找碴导致的吗?

我要当大侠

 看着身边滚来滚去的弟弟,我忍不住一下子摁住他的脑袋,“你还要滚到什么时候睡觉!”
  “我要去学武功,我要去学武功!!”他一边挣扎着一边喊。
  一脚把他踢下床,“去跟你爹你娘说,不要打扰老娘睡觉.”我把被子全都裹在自己身上。云乐识趣的重新爬上床,把被子从我身上扒下来盖在自己身上,但还是不死心的嚷嚷,“我想学武功,我想学武功……”
  我捂住耳朵不再理他,等了半天终于可把手放下时,他趴到我的耳朵上接着嚷嚷:“姐姐,我想学武功……”
  无可奈何的转过身,看着他:“你想学武功就跟爹说别跟我说,反正我也不想管你。”
  他躺下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我:“爹说只要姐姐答应和我一起去,他就让我跟那个大侠出去学武功。”
  我无聊的看着屋梁:“我才没有那么傻呢,万一那个所谓的大侠是个人贩子怎么办?他说他是点苍派的弟子,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个派别。”一把拉过弟弟,“别想了赶紧睡,明天起来就没事了。”
  “可是我还是想学武功……”
  “闭嘴!!”
  
  第二天,我顶着一对黑眼圈看着被老爹关禁闭的弟弟,幸灾乐祸的哼了两声,就是这小子让我一整夜没睡安生。你说你一个小P孩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读几个书,识几个字然后去考个功名多好,干吗去学什么武功?你以为那些大侠真的都那么潇洒?
  “小豆,你去劝劝你弟弟。”母亲拉住我悄声对我说。
  “要去你自己去!”没好气地甩开胳膊,切!是你养儿子还是我养儿子。那小P孩整天跟着我,想私底下做一点事都不行。
  “小豆,你的脾气怎么越长越大,将来怎么嫁的出去?”母亲揪着我的耳朵说。
  “知道了,知道了!”我连忙把她的手打下来,“干吗弄那么大劲,我的耳朵都要被你弄下来了。”
  
  “那个云乐咱就不要学武功了,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多舒服。你不知道学功夫可是很累的……而且对的身体素质要求很高。”我懒懒的坐在旁边的草堆上对他说,经过我这么长时间的熏陶这小子对我所谓的现代语言也习以为常,有的时候他也会蹦出几句很有特色的话来。
  “不要,我要学武功!”他的脑袋紧紧地贴着墙面,一动也不动的说道。
  我没有理他,直接窝在干爽的草堆里睡觉。反正小孩子的耐心都是比较差的,等他的固执劲过去了也就忘了这一茬的事。
  迷迷糊糊的感到身上热热的不舒服,我万分不情愿的睁开眼睛,擦了擦额头的热汗看着已到晌午弟弟还是对着墙壁一动不动。摇了摇有点不清醒的脑袋,走出柴房。
  “云乐还没有想通?”教书匠的父亲捧着一本《老子》眼皮连抬也没抬的问。
  “嗯!”我应了一声直接闪进屋内,开始接缝昨天没有做好的衣服。不要问我身为伟大的穿越一员为什么还要在这自己动手缝衣服,这个问题太肤浅。你不缝衣服你穿啥?你以为这里跟小说似的只要开间铺子就能风靡全国?你以为随便捡一个人回来,他就甘愿为你做牛做马?反正我活到七岁这样的事一件也没碰到。
  我生前是一个大学都没有读完的学生,而且学的是医学,咱也好歹解剖过尸体,帮人家开过小刀。但是现在我只有八岁,让我拿着解剖刀在古人的身上比划,这不是找死吗?
  除了会点外科知识,敢往人身上捅刀子其他的我还真都不在行,以前洗个衣服也要用洗衣机,衬衫上的扣子掉了也不知道补。一句话除了拿着刀子时我还算个人才,扔下刀子我就是那被毁掉的80后大小人。
  
  其实做衣服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活,你可以甚至稍微改变一下衣服的样式。六岁以后我的衣服都是自己做的,除了外衣以外内衣全都是现代样式。家里的人刚开始还骂我奇装异服但时间一长他们也就习惯了。
  等我把袖子缝好,天已经开始发黑了。我也不指望那两个不负责任的大人还记得自己的儿子现在仍旧在柴房作抵抗运动。母亲吧织布机停下然后开始做饭,我任命的往柴房渡去。
  “怎么还没有想通?”我靠在墙上问那个倔犟的小P孩。
  “我想学武功!”尽管嘴里带着哭腔,弟弟依旧保持着中午的姿势。
  “你就那么想当武夫?”我纳闷的问道。
  他把头扭过来,“不是武夫是大侠,我想做大侠!”
  嘿~你还想做大虾呢!我在心里诽谤道,“没有不识字的大侠。”当然学一点诗词歌赋的也能去花街调戏调戏那些小清倌(小豆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我想做像东方云那样的大侠!”他咬着牙说,“我不想做那种连一担柴都挑不起来的书生。”
  切!隔壁的薛书生您给舍弟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啊,深刻到只要提起书生就想起您挑柴的形象。还有东方云是哪只鸟,我怎么不知道?
  我无聊的看了他一眼:“随便你,我去吃饭了!”转过身刚走几步接着说道,“如果你今天晚上能在不点灯的柴房里站一夜儿不改变心意的话,我就答应你和你一起去找那个青衫大叔。”
  哼,如果连一晚上都撑不住的话你就是跪下求我,我也不会答应你。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16k小说网 ,回复:小人物的江湖(反武侠),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夜百小说网-主打豪门世家,婚恋情缘,穿越宫斗等女生小说
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帮您找到您想看的小说找小说请留言